时间回早晨,顾舟心急忙慌地离了家,深怕秦禹霄那家伙跟随一同跑出,因为更本没给他反应时的时间。她但是在感情上的经历并不多,但不管怎么说是个不懂得七情六欲的俗人,这些暗戳戳萌生出的小情愫她怎么会不明白了。自从翟天鸣一点也不迟疑地舍去了她后,这么多年也她虽然在感情上的经历并不多,但好歹也是个懂得七情六欲的俗人,这些暗戳戳萌发出来的小情愫她怎么会不明白。。...

时间回到早上,顾舟着急忙慌地离了家,生怕秦禹霄那家伙跟着一起跑出来,所以根本没给他反应的时间。

她虽然在感情上的经历并不多,但好歹也是个懂得七情六欲的俗人,这些暗戳戳萌发出来的小情愫她怎么会不明白。

自从翟天鸣毫不犹豫地舍弃了她之后,这么多年也有几个不怕死的男人追求过她,那句话怎么说来着,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。

不是她不愿意敞开心扉,而是每次尝试着接受的时候,总觉得提不起兴趣。

一拖再拖,单身的时间越久,她对感情的渴望反而越低。

一个人也可以过好的小日子,为什么要委屈求全去迎合另一个人?

更何况自己这个家境,每个月到手的工资从来不会自留超过三分之一,老爸的后半生都要指望她,顾衡那小子除了衣来伸手啥也不会……

找个男朋友岂不是害了人家,拉进来一起背锅吗?

每次想到这些,她就打了退堂鼓。

早上甩开秦禹霄,忽然觉得背上的电脑包变重了,人啊就是矫情,有人帮你背了几天的包,忽然这个包回到自己身上,反而还不习惯了。

没来得及吃早餐,在路口随便买了一个大肉包,啃在嘴里总觉得没有秦禹霄买的香,琢磨着下次得问问他到底是在哪家买的。

想到这个一开始人狠话不多的红发男人,她心里又莫名波动了一下,刚开始因为怕死才答应让他住进自己家,后面发现这小子身上有羊毛可以薅,又想尽一切办法留住他。

只是这一天一天的,看着他望向自己的眸子越来越深沉,从开始的不屑一顾到现在……总是像藏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情。

这一切,好像真的有些失控了!

如果自己无耻一点,豁出去牺牲一下色相,是不是可以薅到更多金子?

一年买房,三年退休的梦想就近在眼前……

顾舟把手里最后一口包子塞进嘴里,暗自骂了一句:“君子爱财取之有道,顾舟啊顾舟你怎么能有这么不要脸的想法!”

今天出门早,从公司的电梯里出来时,诺大的办公室除了前台到了,其他的人一个没来,顾舟回到自己的工位,慢慢悠悠地换了鞋,掏出口红补妆。

每个小组都有独立的小办公室,在自己的地盘,顾舟一直比较放得开,加上今天没有穿裙子,直接从旁边拉了个凳子把脚搭在了上面。

二十分钟的时间,她已经把今天的工作安排做完了。

伸个懒腰,其他人陆陆续续都从电梯里钻了出来,急匆匆的去前台打卡,火急火燎地生怕被扣了全勤。

庞琪琪是小组里第二个到的,一来就扯了张椅子坐到顾舟身边:“舟舟姐,你这么早啊?”

“昂,今天起得早!”顾舟说着把刚刚打印出来的文件扔了给她:“待会儿刘宁他们来了,一起去会议室开个十分钟小会!”

“好嘞!”庞琪琪爽快地接过文件,左右看了看,凑到顾舟耳边小声说道:“今天翟主管入职啊,估计晚一点他就到了!”

“哦!”顾舟低着头继续检查计划,内心没有一丝波动,思想建设一次就够了。

“舟舟姐你今天怎么穿这么普通啊,照道理应该闪亮一些才对!”庞琪琪嘟囔着嘴。

顾舟歪着脖子瞥了她一眼,轻飘飘地说了一句:“在能力面前,其他都是渣……”

……

一直到上午十点多,前台的方向穿来一阵骚动,远远听起来,像是几个姑娘在不由自主地低声尖叫。

此时,顾舟正拿着手机在铿锵三人组里激烈讨论,懒得理会其他事情,最近粉丝增长地有些慢,有点进入瓶颈期的感觉。

庞琪琪最喜欢凑热闹,那边刚有动静,她就探头探脑地偷溜了出去。

过了没多久,又一溜烟地跑了回来,脸上写满了震惊,她进门的时候顺便把玻璃门关了起来,神秘兮兮地说了一句:“我靠!那个新来的主管简直帅炸了!”

小梁和几个女实习生纷纷竖起了耳朵:“真的啊?”

“绝对的!我跟你们说那长相真的绝了,又高又帅,还戴了副眼镜,标准的男神范儿啊……”庞琪琪一边说着一边握着两只小拳头泛起了花痴。

一旁的刘宁直接翻了个白眼:“你们这帮人,就是颜控!能不能有点出息……”

“是啊是啊……原来赵主管不也长得挺帅的!最后不也……”一个实习生小声在旁边补充道。

顾舟把手机往旁边一甩:“你们几个是不是作业不够多?早上安排的事情干完了没有?”

作为小领导,这个时候就该拿出领导该有的风范,压一压这帮小屁孩躁动的心。

庞琪琪还是一副难以自持的状态:“舟舟姐,真的,你不知道刚刚前台那几个姑娘,已经在背地里商量着怎么下手了!”

“啧啧啧……”顾舟甩了甩手:“这么饥渴难耐?”

几人你一句我一句地八卦着,过了一阵,忽然有个二组的实习生过来敲门:“顾主管,宝哥让几个主管一起去二楼的会议室开会!”

“哦!”顾舟应了一声,捧起电脑给庞琪琪嗞了嗞嘴:“我倒要看看能帅到什么程度,难不成来了个GK吴彦祖?”

……

二楼会议室里,顾舟是最晚一个到的,明明刚接到通知就上来了,推开会议室的门才发现大家都已经坐下来等了她好一阵。

“哟……顾主管就是贵人事忙啊,我们都等半天了!”五组的廖科阴阳怪气地率先朝她吹响了号角。

顾舟心里一沉,立马知道了其中的蹊跷。

这时候把锅甩出去,说自己刚接到通知肯定是欲盖弥彰,因为主座上坐着的,可是大老板宋清荷。

“实在是抱歉啊各位,刚刚忙着和组里的小朋友讨论下个月的计划,忙起来一下子忘了时间,让大家久等了,我待会儿请大家喝饮料……就当赔罪了!”顾舟堆起满脸的笑容,不卑不亢一边把自己的责任担下来,一边赶紧发几颗糖。

廖组长笑了笑:“得了吧,你们组哪里有那么忙……”

高高在上的宋清荷轻咳了几声,脸上依旧带着和煦的笑容:“既然人都来了,那咱们就开始吧,今天主要就是给翟主管接风的,大家初次见面,以后在一起工作要好好配合!”

话音刚落,宝哥带头鼓起了掌。

他这个混迹职场多年的老泥鳅用脚趾甲都能看出来,这个新来的不简单,一个小小的销售主管入职,宋总竟然能亲自跑过来站台。

这是在从侧面告诉他,擦亮自己眼睛。

这圈子也不大,稍微打听一下就知道翟天瑞的背景。

顾舟十分礼貌地跟着众人一起鼓掌,抬眼望去,一个穿着深灰色西装的男人缓缓站了起来,身材匀称皮肤白皙,高挺的鼻梁上架着一副无框的眼镜,显得眼睛深邃有神。

顾舟不由得拧起来眉头,因为这张脸,特别是唇角勾起来的弧度,跟他堂哥简直一模一样。

书评(152)

我要评论
  • 她有些&出手拍

    她有些困惑,小心翼翼走到刚刚忽然消失的墙壁前,伸出手拍了拍,不对啊!这是正儿八经的水泥墙啊!

  • 想通了&他们抓

    想通了这个道理,赶忙甩手丢下一句:“那你藏好一点,别让他们抓回去了……”

  • 的?”&沉的男

    “你是来接我的?”一道低沉的男声从身后传了过来,带着些虚实不定的飘渺,吓得顾舟双腿一软。

  • 剧烈摇&晃,头

    忽然,逼仄的楼道毫无预兆地开始剧烈摇晃,头顶的灯光诡异地闪烁了起来。

  • 错,是&你不小

    “如果我没猜错,是你不小心扰乱了折叠的结界,让我错过了接头人!”

  • 若冰霜&,楼道

    一阵冷若冰霜的沉默,楼道外面的嘈杂声逐渐平缓了下来。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