云里听得云的待了一个早晨,秦禹霄独自一人趴在阁楼里打发掉时间,心里或多或少有些惭愧……,后悔当初也没把小五的再次提醒放到心上。祸从口出大概如此如此吧。但是,究竟是什么祸,他到现在的还也没完全搞明白了。跟方亮他们吃过午饭,闲时无事再次捣腾那台咖啡机,但心里毛燥做出的咖祸从口出大抵如此吧。。...

云里雾里的待了一个早上,秦禹霄独自趴在阁楼里打发时间,心里或多或少有些惭愧,后悔没有把小五的提醒放在心上。

祸从口出大抵如此吧。

不过,到底是什么祸,他到现在还没有完全搞明白。

跟方亮他们吃过午饭,闲来无事继续倒腾那台咖啡机,但心里毛躁做出来的咖啡也酸得离谱。

正想闷头睡个午觉,小五火急火燎地跟小四赶了过来。

小五轻飘飘地飞到秦禹霄肩膀上,不由分说直接开怼:“我说秦少啊,你还真是榆木脑袋,是不是就我出去撒钉子的那个时间?你跟人家搭话了?”

秦禹霄愣了愣,随即点头。

小五长叹一声:“哎呀……我都被大人骂的头都炸了!你说你,昨天夜里怎么也不跟我说呢,都过了这么长时间,估计连沈家那边都知道秦家小少爷回来了!”

秦禹霄从沙发上坐直了,一脸茫然地问道:“到底这个秦家小少爷是什么人物,怎么会引起这么大的波动,而且,我也没说自己就是他啊,怎么那帮人就联想到一起?”

小五也很无奈,垂着头回答道:“主要是那家伙的确跟你挺像的,能文能武还当过兵,身高跟你差不多,气质也有些神似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“最关键的是,秦家一直把这个小少爷保护得很好,从来没有让外人拍到过正脸照片,你这一出现,又跟在莉姐身边,加上秦家跟钟家的关系,很自然地想到他,也有些道理!”小五摸了摸下巴,从秦禹霄肩膀上跳了下来。

“那……那怎么办?”秦禹霄懵了,这怎么说也是别人的身份,不可能这样套在自己身上啊。

小五继续说道:“事已至此,司空大人已经联系了秦家那边,让他们把真正的小少爷留在国外暂时别回来,你就先用着他的身份吧,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!”

“用别人的身份?”秦禹霄有些难以置信。

“那还能怎么办?”小五甩了甩手:“都到这个份上了,你今天都跟裴老爷子握过手了,认都认下来了,难不成还反悔?”

秦禹霄倒吸一口凉气,早知道就不该伸手出去!

小五反过来继续安慰:“也没什么,也就是个虚名……”

话虽这样说,但小五心里清楚,这个虚名要坐实了,背后得下不少功夫,司空大人那边已经在打点了,顺便把他狠狠骂了一顿。

“那我接下来要做什么嘛?”秦禹霄显然还没有任何思想准备。

小五扔过来一个U盘:“这里面是我拷贝过来的一些关于秦家的资料,他们在海外的生意和一些人物关系图,你回去研究研究吧,虽然不一定派的上用场,以防万一!”

秦禹霄把那个黑色的小U盘握在手心,心里的愧疚感更加强烈,原本只是想安心在这边待着,谁知道自己一不小心又给司空大人惹了麻烦。

小五继续安慰:“别想那么多了,走一步算一步呗!”

午后的微风还有些热,今天的天气很好,一个好端端的午后竟然被这样无情摧残了,原本还想着睡个午觉发会儿呆,瞬间没了心情。

小五直来直去的性格也不会记仇,看着秦禹霄有些郁郁寡欢,就想着逗逗他:“秦少,听说,裴家老爷子把那个私生女塞过来了?”

“嗯!”秦禹霄依旧坐在沙发上,眼皮都没有抬一下。

“我看了资料,那姑娘才刚刚20岁就大学毕业了,是个小神童啊!”

“哦?”

“你就不感兴趣?”小五继续追问。

“跟我有什么关系?”秦禹霄只觉得那姑娘看起来有些可怜。

小五坐在茶几边缘,前后晃着两条纸腿:“关系可大了,你现在是秦家小少爷,裴老爷子把那姑娘塞过来,就是为了让你看上,然后让秦家跟他们家连襟呢!”

“……”秦禹霄这才恍然大悟:“原来莉姐说的麻烦,是这个事?”

小五哭笑不得:“天啊,你这脑回路,难怪追不到小舟舟,这都看不出来吗?”

秦禹霄摇了摇头。

小五耐着性子把前后的始末解释给他:“本来昨天夜里他们是想让莉姐对那姑娘有些好感,目的是介绍给钟少看他喜不喜欢,可今天他一来就直奔着你去,估摸着昨晚上就调转枪头,看中你了!”

“我?”

“八成是的,秦家在海外经营着古董拍卖行的生意,全球的值钱玩意儿都抓在手里呢,家底深不可测,再加上有司空大人在背后助力,所以外人看起来就觉得很神秘。”

秦禹霄双手撑着膝盖,想多听一些细节。

小五却有点烦:“哎呀,生意上的事情都在U盘里,你自己回去研究。说到底还是咱们钟少的问题,他都三十好几了还没成家,所以各个大佬们都想把自家女儿送过去试一试,图个运气呗!”

“三十好几?不近女色?”秦禹霄小声嘀咕着,忽然对钟莉莉的亲哥产生了浓厚的兴趣,那会是怎样的一个男人?

小五半开玩笑地说道:“可惜啊,那帮大佬怎么就不懂用自己的儿子去试呢……”

“……”秦禹霄一个激灵,像是明白了什么。

小五坏笑了几声,没有接着说下去,而是换了个话题:“欸,今天那个眼镜男去小舟舟的公司入职了,不知道那边什么情况!”

秦禹霄这才反应过来,还有这档子事,赶忙拿起手机发了条消息过去:【今晚几点下班,我去接你!】

过了半天,那边才回过来,简单一句:【不用,晚上聚餐。】

不知为何,秦禹霄总觉得这个女人对自己忽然冷淡了下来,难道是另一种形式的拒绝?可自己都还没有开始行动,怎么就被拒绝了?

小五凑到手机前,看了一眼他们的聊天记录,有看见秦禹霄逐渐暗淡下来的眸子,似乎也猜到了他的心事。

“别灰心,我去给你打听一下他们在哪儿聚餐,聚餐之类的总少不了喝酒,到时候你就去英雄救美,信我,绝对能行!”

“真的?”这句话倒是说进了秦禹霄的心坎里,脸上的愁容瞬间消散了不少,果然小五还是够朋友,关键时刻比顾衡那小子靠谱多了。

找队友,还是要擦亮眼睛!

下了班随便吃了点东西,秦禹霄一直守着小五的信息,平时刷短视频的兴致一点都提不起来,满脑子都是什么时候才能见到顾舟。

他对着窗外看了几眼,心想,必须要找个机会把自己的感觉说清楚才行!

这样子拖延着,心里总不是个滋味。

九点刚过,心焦不已的秦禹霄终于等来了小五的消息。

打开一看:【不好了,秦少快过来,顾舟跟人打起来了!】

……

书评(198)

我要评论
  • 的纸巾&扔进了

    顾舟神情颓然地按下了医院的电梯,顺手把擦汗的纸巾扔进了垃圾桶。

  • 墙,徒&,半个

    一阵恍惚,那面真实存在的墙,徒然变成了一道虚幻的雾气,她就那么一探,半个身子竟然穿了过去。

  • 于这个&无所知

    这一问,男人也怔在了那里,初来乍到对于这个时空一无所知,但是任务在身容不得半点马虎,转身答道:“别废话……我需要一个住所!”

  • “你…&很诚实

    “你……怎么来的?”顾舟继续问,声音依然洪亮,但身体却很诚实,下意识往后退了一小步。

  • 我没猜&你不小

    “如果我没猜错,是你不小心扰乱了折叠的结界,让我错过了接头人!”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