远远超过的,秦禹霄听到楼下好像有踩刹车的声音,没过多久电梯就动了出来。钟莉莉握着茶杯的手突然间顿了顿,脸上漾起了营业时才有的笑容。电梯门叮地一声再打开,走在最前面的是个五十多岁的老头,秦禹霄轻轻侧目,看出来挺面熟的,所以是昨天那几个大人物其中之一。“钟莉莉握着茶杯的手忽然顿了顿,脸上漾起了营业时才有的笑容。。...

远远的,秦禹霄听见楼下似乎有刹车的声音,没过多久电梯就动了起来。

钟莉莉握着茶杯的手忽然顿了顿,脸上漾起了营业时才有的笑容。

电梯门叮地一声打开,走在最前面的是个五十多岁的老头,秦禹霄微微侧目,看起来挺眼熟的,应该是昨晚那几个大人物其中之一。

“裴叔叔……”钟莉莉踩着高跟鞋迎了上去,秦禹霄倏地站起身,站在一旁不发一言,这才记起眼前的这个男人是裴家的当家人。

裴老爷子走出电梯之后,紧随其后的,竟然是昨天夜里那个拉大提琴的姑娘。

她脸颊清瘦,没什么血色,眼看着走出电梯的时候才把咬紧的嘴唇松开了,惨白的唇角上浮出了一丝红润。

小四拉着几个保镖跟在最后面,大家站定后,又回到了钟莉莉身边。

“莉莉,你这个地方真是闹中取静啊!”裴老爷子先是对周围的环境一顿夸赞,又回头对着女孩说了句:“多跟人家莉莉学学,看看你,一点大家闺秀的气质都没有!”

钟莉莉也是个懂得审时度势的,见状立刻接过了话头:“裴叔叔可别这么说妹妹,她都还是个孩子!”

“是不是啊梓柔妹妹……”

钟莉莉一边说着,一边走过去牵起小姑娘的手,那双手冰凉如水,握在手里像是个没有温度的木偶。

裴梓柔本能想把手抽回来,但碍于父亲的严厉,丝毫不敢动弹,只能任由钟莉莉把双手抓在手里,小心翼翼地点了点头。

在抬头时,猛然看到不远处眉心微拧的秦禹霄,神色淡然像个旁观者不动声色,那双静如冬雪般的眸子,就像长着细针,狠狠地扎了她一下。

“过来坐吧,别站着了!”钟莉莉稍微使劲,把裴梓柔往会客室里带了带,并没有理会其他人。

谁知……

裴老爷子竟大步走到秦禹霄跟前,大方地伸出一只手,满面春风地打了声招呼:“秦家小少爷什么时候回国的?怎么都不给我老人家问个安?”

一直握着裴梓柔双手的钟莉莉神色巨变,瞳孔猛地一紧。怎么裴老爷子忽然跟秦禹霄搭上了线,还一口一个秦家小少爷?

站在身后的小四也怔在了那里,似乎对这忽如其来的变数不知所措。

作为当事人,秦禹霄更是摸不着头脑,眼看着长辈的手都伸到了跟前,置之不理似乎不合礼数,再加上钟莉莉一直管他叫叔叔,看起来不是个好惹的。

情急之下,他没有多想,缓缓抬起右手,裴老爷子一把握住:“哎呀,一晃眼,都长这么大啦。许久未见,不知家父家母一切可好?”

秦禹霄清了清嗓子,鬼使神差地回了一句:“托您吉言,一切都好!”

钟莉莉忽然意识到,很有可能是秦禹霄在宴会上透露了姓名,被人误以为是一直在海外替钟家打理拍卖行的秦家小少爷了。

这家伙,怎么这么不小心!

“裴叔叔,别顾着念旧了,秦少回国还没什么人知晓,这不是还没来得及跟大家打招呼嘛!”钟莉莉撒开裴梓柔的手,三两步上前把裴老爷子往会客厅里拉。

还不忘转身给秦禹霄使了个眼色:“你也过来!”

面对这凭空变出来的身份,秦禹霄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,只得扯了扯衣服跟着莉姐的步子一起在会客室坐了下来。

裴梓柔偷偷抬眼看了一下秦禹霄,很快又把眼神收了回去,继续端着手里的杯子自顾自的喝水。

落座后,钟莉莉跟裴老爷子聊的都是生意上的一些琐碎,大多都被钟莉莉推了回去,理由是生意都由哥哥作主,她只是个闲散的甜品店老板罢了。

但看得出来,裴老爷子对这个推托之词并不在意,该说的照样一字不落地说完,似乎在着急忙慌地表明自己的立场。

大概的意思是最近钟家遇上的一些麻烦事,都跟自己无关,顺便把沈家一笔带过,旁敲侧击着暗示着你们应该去查一查他们。

上半场的闲聊告一段落,裴老爷子终于是说出了自己的主要目的。

只见他满脸慈父般的笑容,对着裴梓柔狠狠夸赞了一番:“我这小女儿虽然上不得台面,但琴拉得的确是不错,人也长得水灵,莉莉你看喜不喜欢?”

钟莉莉微微一笑:“梓柔妹妹我越看越喜欢呢!”

裴老爷子大笑几声,顺水推舟:“难得莉莉喜欢,这样吧,反正她现在回国了也没什么工作,要不就在你店里做个乐师如何?每天给你的顾客们拉拉琴,总比你放出来的音乐有氛围吧!”

钟莉莉脸上的笑容变淡,口头上有些推辞:“我这个店上不了台面,妹妹是要去国家级的剧院发展才行的……”

“哎!不妨事,能跟在你身边,那学到的东西可比什么劳什子剧院要强得多!”裴老爷子不以为然,似乎一门心思要把自己这个私生女塞过来。

钟莉莉喝了一口茶,淡淡地问道:“不知道梓柔妹妹是怎么想的呢?”

裴梓柔身子一僵,舔了舔干涸的嘴唇,握着茶杯的手指捏得泛白:“我……我一切听父亲的安排!”

声音柔柔弱弱,似乎只有蚊子般大小,眼神里的光转瞬即逝。

……

就这样,秦禹霄又迎来了一个新同事。

不过,这个新来的乐师比他时间还要自由,除了下午跟晚上客流量大的两个时间段,每次演奏一个小时,其他时间都可以休息。

所以她的上班时间是下午2点到夜晚九点,每天由专门的保姆车接送,休息时也会待在阁楼里。

秦禹霄算了算时间,自己6点钟不到就会离开,应该接触的时间不会太多。

裴老爷子临走时还一直抓着秦禹霄的手,热切地交待着:“我这个女儿呢,不怎么爱说话,平时要是有不懂礼貌的地方,还麻烦小少爷多多提点!”

秦禹霄不明所以得应了下来。

送走了那一行人,钟莉莉瞬间变脸,气鼓鼓得直接把手里的玻璃杯摔了个粉碎:“秦禹霄,你是不是故意给我添乱?”

“……”

秦禹霄一时之间慌了神,回头看了一眼眉头紧锁的小四,难道自己这次又闯祸了?

“你是不是在昨天宴会的时候跟别人说了你姓秦?”钟莉莉气得直跺脚。

秦禹霄回忆了一下,忽然闪过了那个服务员给他收拾餐具的那个画面:“额,有个服务员过来问我是不是钟先生!”

“然后呢?”小四眼神一转,问道。

“然后,我说我不姓钟……”秦禹霄顿了顿:“后面他又问我姓什么,我的确说了我姓秦!”

说完这句话,秦禹霄的手心已经冒出了些细汗。

难不成那个服务员也有问题?这也太防不胜防了……

“哼!”钟莉莉一甩手:“你看吧,才一个晚上,人家就巴巴的把女儿送过来了,秦禹霄我告诉你,那姑娘是冲着你来的,我可不管!”

“……”秦禹霄更是摸不着头脑,这跟自己又有什么关系?

看这秦禹霄一脸迷茫,钟莉莉更是气不打一处来:“算了算了,我纳闷呢怎么裴老爷一个晚上就变了卦,这事情我不管了,小四你回去跟那个老狐狸说清楚,让他来解决吧!”

说完,她就气鼓鼓得回了自己的房间,小四也摇身变成纸片人,从窗户外跑没影了。

书评(264)

我要评论
  • 声从身&软。

    “你是来接我的?”一道低沉的男声从身后传了过来,带着些虚实不定的飘渺,吓得顾舟双腿一软。

  • ,男人&转身答

    这一问,男人也怔在了那里,初来乍到对于这个时空一无所知,但是任务在身容不得半点马虎,转身答道:“别废话……我需要一个住所!”

  • 神来,&,径直

    还没等她回过神来,背后像是猛地被人推了一把,径直冲向了对面的水泥墙,脚底一滑,整个身子都飞了出去。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