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一夜好像极其波澜不惊,快到十点钟的时候,小四给秦禹霄打了电话,说在路边停车场等,他二话没说直接调头就走。路过此地角落的那个姑娘,她正悠悠地望着窗外,好像满肚子心事,并也没特别注意一闪而过的秦禹霄。走到车库的时候,正好迎面而来遇上二楼下去的电梯,小四抢先一步一步路过角落的那个姑娘,她正在悠悠地看着窗外,似乎满肚子心事,并没有注意一闪而过的秦禹霄。。...

这一夜似乎异常平静,快到十点钟的时候,小四给秦禹霄打了电话,说在停车场等,他二话没说直接掉头就走。

路过角落的那个姑娘,她正在悠悠地看着窗外,似乎满肚子心事,并没有注意一闪而过的秦禹霄。

走到车库的时候,刚好迎面碰上二楼下来的电梯,小四抢先一步把秦禹霄扯到了身后,几乎把他整个人都藏在了后面。

钟莉莉身上多了件西装,应该是那个裴家小少爷脱下来给她披上的。

“你去开车门!”小四低声说了一句。

秦禹霄从一旁钻了出来,刚好听见钟莉莉在打趣裴家小少爷:“思齐吖,你这西装上怎么都是女人的香水味,你家大哥就不管管你吗?”

“香水味?哪里有……”裴思齐凑了过来:“那是我的体香啊!”

几人后面的话秦禹霄都没有听见,远远看着钟莉莉把外套还给了他,头也不回地钻进了车里,车门关起来的一瞬间。

她脸上的笑容戛然而止。

“快走,累死了……”钟莉莉把高跟鞋一蹬,身子往后仰起,一双笔直的长腿从主驾旁的中控台伸了过来。

红色的指甲油分外显眼。

小四权当没有看见,一言不发地启动了车子。

……

回到莫如工坊后,秦禹霄坚持自己走回家,路过一个人没人的转角,小五从衣服里钻了出来,摇身一变站在了他身边。

“今晚感觉怎么样?”小五伸手过来揽起秦禹霄的肩膀。

“不怎么样,挺无聊的!”

“切!”小五笑了笑:“跟小舟舟有关的就不无聊了呗!”

秦禹霄听见顾舟的名字,眉眼间似乎又弥漫上了一层愁雾:“她说不想谈恋爱!觉得做兄弟更舒服!”

“你别听她瞎说!”小五随手扯了几片叶子塞进秦禹霄手里:“帮我变成金子,快点!”

“……”秦禹霄望着手里的叶子一脸茫然:“你干嘛?”

“急着用钱呗,最近又谈了个女朋友!”小五摸了摸后脑勺:“哎呀放心了,老规矩咱们五五开,回头我就给你打账上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今晚我是临时跑出来的,陪着你算是加班,你都不感谢一下我吗?”

秦禹霄皱了皱眉头,眼神一转,手心里就出现了一块金灿灿的金条。

小五笑眯眯地立马抢了过去:“哎,为什么司空大人就不给我们安排这个技能呢?整天玩些铁啊铜的,一点意思都没有!”

秦禹霄继续往前走:“他估计是担心那些姑娘吧,要是你们会炼金术,岂不是要用金砖去砸晕人家?”

“对啊!那小舟舟不就是被你砸出来的吗?”

“……”

回到家的时候,顾舟正披了个毯子在沙发上工作,听见关门的声音就知道是秦禹霄回来了。

要是顾衡那狗东西,关门的声音可以把耳朵震聋。

抬眼一看,秦禹霄穿着一身挺拔的西装,正站在门口换鞋,不知道是不是入户的灯光有问题,顾舟觉得他单手扶着墙拖鞋的姿势……

竟有些诱人!

仿佛是自带着一首萨克斯BGM的小电影……

怎么最近……总是喜欢联想这种奇奇怪怪的画面?

顾舟轻咳几声,装模做样地问了句:“今天怎穿得像卖保险的一样?去哪里约会?”

秦禹霄不懂卖保险的意思,解开西装外套的扣子,坐在了沙发上:“都说了是工作,这衣服是老板娘配的!”

顾舟嘟囔着嘴:“怎么你的运气就这么好,上个班又有免费的面包吃,还能时不时发几套衣服!”

秦禹霄扯了扯领带,这玩意儿已经勒了他一晚上了。

顾舟端着电脑的手忽然就停了下来,都说男人最有魅力的几个瞬间里,扯领带这一项绝对是名列前茅。

看着秦禹霄微微蹙起的眉头,脖子左右晃了晃,配上指节分明,纤细骨感的手。

动作一气呵成!

顾舟吞了一口口水。

完了,难道真的像顾衡说的那样,一个人单身久了,就会憋出问题来?还好那几条聊天记录被她删了……

看顾舟目光呆滞,死死盯着自己看的样子,秦禹霄竟有些脸红,松开手之后立马转移了话题:“你不也挺喜欢上班的吗?”

说起上班,像是一盆冷水,直接从头顶浇了下来,瞬间熄灭了刚刚熊熊燃烧的小火苗:“我们的上班,那叫为了生活疲于奔命!”

“你们的报酬很可观吗?”秦禹霄有些好奇,因为从他来的时候就发现顾舟是个绝对的工作狂,平时的生活异常单调,哪怕是出去逛街,也八成会被她当成市场调查来走。

顾舟把电脑丢到一边,伸了个懒腰:“报酬嘛,当然还行啦,毕竟像我这种销售奇才,有时候一个月的提成都能赶上人家一年的工资了!”

“哦?”秦禹霄露出了欣赏的神色,嘴角上扬。

不过嚣张之后,顾舟又有些伤感:“可惜啊,我们家就是个无底洞,我爸下半辈子都要坐轮椅,每个礼拜要去复健,我弟……哎!你也看到了那副德行!”

“其实,顾衡挺好的!”秦禹霄也不知道如何安慰别人。

“好个锤子,我亲弟弟有几斤几两我比你清楚,那家伙除了泡妞厉害点,其他的没一样能拿得出手的!”顾舟越说越伤感。

这么多年,她一直觉得自己上辈子肯定是做了什么天大的坏事,这辈子就是过来还债的,拼了命让自己多赚些钱,给爸爸请最好的护工,供弟弟上最好的大学!

而自己……好像总是排在最后。

想到这里,顾舟轻轻叹了口气,立马又给自己打气:“不过,这都是暂时的,今年年底有一次晋升的机会,等我当上销售经理,薪水绝对不止翻一倍!”

顾舟一边说着,一边兴奋地眉飞色舞,仿佛那个经理的位置已经在跟她招手了。

秦禹霄心里忽然袭来了一股莫名的情绪,他晚上才听见那个叫宋清荷的女人还在揣摩着,如何除掉顾舟这个绊脚石。

这傻女人竟然在幻想着自己升官发财的那一天。

“要不……你别上班了!”秦禹霄忽然蹦出了一句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话。

上一秒沉浸在幻想中的顾舟忽然被笑醒:“你说什么呢,傻啦吧唧的,在我们这个世界,不上班就养活不了自己啊!”

秦禹霄愣了愣,脱口而出:“我有钱!”

顾舟脸上的笑容倏地停了下来,看着秦禹霄一本正经说着这些傻话,是不是他都忘记了,自己总有一天会离开这里的事实。

“你逗我玩呢?”顾舟抓起电脑,半开玩笑地说道,准备回房间睡觉。

“我没逗你!”没想到秦禹霄竟严肃了起来,被扯到一边的领带还歪在那里,配上这个新剪的小寸头,越看越象个混黑社会的小痞子。

“那是你的钱,咱们非亲非故的,跟我有什么关系?”顾舟甩了一句。

“我都可以给你啊……”

“无功不受禄,我才不要!”说完,顾舟头也不回地钻进了自己的房间。

留秦禹霄一人坐在沙发上,独自凌乱……

书评(236)

我要评论
  • 了一道&,半个

    一阵恍惚,那面真实存在的墙,徒然变成了一道虚幻的雾气,她就那么一探,半个身子竟然穿了过去。

  • ,心中&却不敢

    男人眉头紧蹙,心中虽万般不舍,却不敢有丝毫犹豫,脚尖轻点便腾空飞了起来。

  • &,眼波

    杀气腾腾的敌军如潮水般从四面八方涌了过来,叫嚣声此起彼伏。红发男猛地抬头,眼波流转似有火光闪过,死死盯着探出半个身子的顾舟。

  • &”顾舟

    “你……怎么来的?”顾舟继续问,声音依然洪亮,但身体却很诚实,下意识往后退了一小步。

  • 钱赶紧&打过来

    “舟舟,这个月工资还没发吗?你弟弟租房子的钱赶紧打过来,哦还有,你爸这个月也要去医院做复健,抓紧点啊!”电话那头没有丝毫寒暄,一接通就直奔主题。

  • 口袋里&的手机

    口袋里的手机被顾舟紧紧攥在手里,时刻准备跟警察叔叔求救。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