的话尬尴也可以用空间大小来二字来的话,那时下的尬尴程度恐怕是全宇宙。秦禹霄直接被卡在喉咙里的那口气呛到一顿干咳,停都停不下去的那种……“你……你别一场误会!”半响才从牙缝里挤出了几个字。顾舟心里从来不都是藏忍不住话的,就把前因后果说了出:“上午我弟忽秦禹霄直接被卡在喉咙里的那口气呛到一顿咳嗽,停都停不下来的那种……。...

如果尴尬可以用空间大小来形容的话,那当下的尴尬程度估计是全宇宙。

秦禹霄直接被卡在喉咙里的那口气呛到一顿咳嗽,停都停不下来的那种……

“你……你别误会!”半响才从牙缝里挤出了几个字。

顾舟心里从来都是藏不住话的,就把前因后果说了出来:“下午我弟忽然给我发消息,问你到底是不是变态!”

“……”

“我就问他怎么回事,结果他说你一个人单枪匹马赶跑了三个大老粗,而且毫发无伤,就觉得有些离谱!”

秦禹霄几乎是靠尊严在强撑:“然后呢?”

“然后我就帮你圆呗……说你练过散打,练过武术,还是跆拳道黑带,反正就是很厉害的绝世高手!”

“……”秦禹霄越听越纳闷,那怎么就扯到那个上面去了。

顾舟也有些说不下去了,索性把手机打开扔了过来:“这是聊天记录,你自己看吧。”

秦禹霄一个箭步接过手机,往上翻了一会,前面都是顾舟在正儿八经地夸他,夸得那是天花乱坠,整得顾衡连发三个巨大感叹号!

但后面就慢慢失控了……

顾衡:【姐,有件事情我一定要告诉你!】

顾舟:【有屁快放,我还要加班呢。】

顾衡:【上次我问霄哥,他是不是对你有意思,他自己承认的,他说想睡你!】

顾舟:【……】

顾衡:【真的,骗你我不是人,本来也没什么,但今天这件事情之后,我担心他是不是有暴力倾向,你是我亲姐啊,我不想你被家暴。】

顾舟:【……】

顾衡:【那三个大老粗都能被他收拾干净,你那蚊子腿一样的手臂,他弹弹手指甲你就是喊爸爸都没用啊……】

顾舟:【有完没完,滚一边去……】

顾衡:【姐……我是真的担心你!】

顾舟:【拜拜】

……

秦禹霄快速划过两人的对话,顿时哑口无言,这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臆断,怎么自己就被扣上了家暴的头衔。

那是多大的帽子……

“的确有些误会!”秦禹霄还是坚持自己的说辞。

顾舟从沙发上跪了起来,支棱着身子伸手过去把他手里攥着的手机拿了回来,闷闷地阴着一张脸,破天荒没有怼他。

她今天本来不需要去加什么班,只是找了个借口偷溜出去而已。

秦禹霄这个人从一开始那凶神恶煞的态度到现在,转变实在是大,大到她一个没心没肺的人,都看得出来有那么点不对劲。

从度假村那次开始,她就察觉出来了。

一开始,她以为冒充男朋友这件事情会让秦禹霄觉得很为难,甚至都做好了单枪匹马杀过去的准备。

没想到这家伙竟然答应地那么爽快,还弄了挺大的排场。

接着就是醉酒,然后就是去泡水。

有些事情,即使不用说,看一个人的眼睛就能分辨出许多东西。

对于谈恋爱这种事情,顾舟本来是很排斥的,虽然不能把全部的锅都甩给几年前那场无疾而终的暗恋,但不得不承认,哪怕是到了现在,她对待感情依旧不愿敞开心扉。

特别是一起吃完火锅,秦禹霄在出租车上清楚明白地说过,他始终都要回去,这个世界不属于他。

既然这样,那何必开始呢?

想着想着,顾舟的眼眶竟有些红,她下意识把头抬了起来,目不转睛地盯着屋顶上的吊灯。

这个熟悉的动作秦禹霄太清楚了,这一下他竟慌了神,着急忙慌地解释到:“顾衡是瞎说的,我没有说过想要睡你!”

顾舟眨巴着眼睛,歪着脖子看了他一眼,那憋着一肚子苦水的表情,跟几个月前刚碰见他的那个样子,简直就不是同一个人。

“你相信我,我没有说过那样的话……”秦禹霄真的急了,心里想着这个时候哪怕你像往常一样骂我几句,再不济打我几拳都好啊。

这样子眼泪汪汪的模样,简直比真刀真枪还要让人揪心。

顾舟又好气又好笑,说到底还是自己没有勇气,怪不得秦禹霄:“你真没说过?”

“对天发誓!”秦禹霄来真的,举起三根手指有模有样地对着老天爷说道:“我秦禹霄要是说过那样的话,天打雷劈!”

顾舟扑哧一声,破涕为笑,把盖在腿上的空调被踢到一边,拧着眉头半开玩笑地打趣他:“原来,你不想睡我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秦禹霄的表情像是生吞了一只苍蝇。

这女人到底什么意思?

“行了行了,我也不想谈恋爱,太麻烦,做兄弟不好吗?整天想东想西,还不如多赚点钱,早点退休!”顾舟收起了戏谑,回归了正常。

秦禹霄这才松了一口气。

“快去洗澡吧,都这么晚了,我要睡觉,别整出那么大的动静吵得我睡不着。”顾舟指了指阳台的洗衣机:“别洗衣服了等下,吵!”

“哦!”秦禹霄飞速应了一声,收了衣服和毛巾就钻进了浴室里。

看着他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客厅,顾舟越想越觉得好笑,原来怎么就没发现,调戏秦禹霄竟然是件这么快乐的事情。

她往沙发上一躺,继续睡在秦禹霄的枕头上,都说男人的头容易出汗,这家伙应该是个异类,枕巾上竟然还有些淡淡的香气。

顾舟凑过去使劲嗅了嗅,更加确定这不是家里洗发水的味道。

原本被踢到一边的空调被忽然从沙发的另一头滑了下去,软绵绵地掉在地上,虽然只是轻轻的一点动静,但顾舟忽然像触电般弹了起来。

她飞速捡起地上的空调被,脸颊竟有些微微发烫。

这样没脸没皮地去闻一个男人的枕头巾,是不是有点变态啊……

还好那家伙去洗澡了,没有看到,否则以后在这个家是抬不起头了!

……

浴室里,秦禹霄把整个身子埋进了淋浴里,天气虽然凉了,但他总是洗不惯太热的水,今天更加觉得淋在身上的水烫地出奇。

头发剪得这么短,水流像是直接冲刷在了头皮上,酥酥麻麻的感觉不禁让人浮想联翩。

他甩了甩不清不楚的脑子,真想不明白最近是不是智商退化了,还是因为日子过得太清闲,脑子里总是有些莫名其妙的画面乱入。

他快速洗完澡,用意念把淋浴的水龙头关了起来,扯了条毛巾对着镜子仔细观察起自己的脸来。

左看右看!

哪里不成熟了?

走出浴室的时候,顾舟的房门已经关了,剪完头发连吹头发这一步都可以直接跳过,想想还是挺方便的。

躺在沙发上,手机屏幕忽然亮了。

打开一看,竟然是小五发来的消息,这大半夜,他怎么还没睡?

书评(495)

我要评论
  • 上,一&躲在厚

    她正半挂在一个悬空的圆形祭坛之上,一轮弯月躲在厚重的云层背后,被漫天的火光染成了诡异的殷红。

  • 迟不下&了!

    这破电梯也不知道抽了什么风,迟迟不下来,手机却震了!

  • 面真实&过去。

    一阵恍惚,那面真实存在的墙,徒然变成了一道虚幻的雾气,她就那么一探,半个身子竟然穿了过去。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