没超过25分钟,秦禹霄这边刚把买回去的肉袋装再打包,还没放进冰箱里,门就开了。顾衡望了几眼眼生的小五,好不容易平静下去下去的情绪一瞬间又被拉紧。“这谁?”基本上是异口同声,两人对着秦禹霄已发出了同样的疑问。“我朋友!小五!”秦禹霄对着一脸惊慌失措的顾衡顾衡望了一眼面生的小五,好不容易平复下来的情绪瞬间又被拉紧。。...

没超过10分钟,秦禹霄这边刚把买回来的肉分装打包,还没放进冰箱里,门就开了。

顾衡望了一眼面生的小五,好不容易平复下来的情绪瞬间又被拉紧。

“这谁?”几乎是异口同声,两人对着秦禹霄发出了同样的疑问。

“我朋友!小五!”秦禹霄对着一脸惊慌失措的顾衡解释了一句,又抬了抬眼继续补充:“这是顾舟的亲弟弟!”

“哦!就是那个他爹出事了,不想被连累的那个亲弟弟?”小五一开口就是绝杀。

顾衡愈发懵了:“什么情况啊姐夫?我爸怎么了?”

“没什么……顾舟解决了!”秦禹霄在厨房里拾掇了半天,终于是把冰箱里的肉都按照自己的想法分门别类地摆好。

他洗了洗手,走了出来,顺手拿了瓶酸奶扔给小五:“谢了!”

“兄弟之间,不说什么谢不谢的!”小五拧开瓶盖,嘴角一歪:“说好的酬劳呢?”

秦禹霄轻哼一声,从口袋里取出一个透明的玻璃瓶,扔了过去。

“我应该要谢谢你哟,秦少!”小五笑眯眯地接过灵丸:“外面都处理干净了,咱们什么时候出发?”

“去哪?”顾衡倒是不见外,顺口插了进来。

“你不用你去陪你的女朋友吗?”秦禹霄抓了件外套,已经在门口换起了鞋。

这句话像醍醐灌顶,忽然打醒了还在懵懂状态的顾衡,他急得一蹦跳了起来:“你不说,我还真忘了!靠!”

说完,连鞋子都没换,抓起外套直接飞奔而出。

秦禹霄慢悠悠地换好鞋子,小五一个劲地在旁边打量他。

“看什么?”

“你什么时候剃了这个头?像是刚从里面放出来的一样……”

“哪里面?”

“大牢里!”

……

关门的时候,刚好那边的姑娘开门了,身形娇小的软妹子一把扑在了顾衡身上,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珠子,大颗大颗往下掉:“衡衡,你怎么一下午不接我电话啊!”

“那个……我陪我姐夫去趟超市,手机没电就没带!”

“我刚刚被欺负了……”

“没事没事,那几个大傻子已经被我赶跑了!放心吧!”

???

小五苦笑了几声,望了望秦禹霄,见他没什么波动,故意扯着嗓子朝那边补了一句:“放心吧,那些人不会记得你还欠着他们钱了……”

……

周末的夜晚人流量明显比平日里多,两个大男人在马路上瞎逛了好一阵,小五终于是忍不住问了一句:“去哪?大老远叫我过来,就是陪你压马路?”

“我也不知道!”秦禹霄有些无奈,对这里的夜生活他一无所知。

“心情不好?”小五歪着脖子看了他一眼:“跟小舟舟吵架了?还是在店里被莉姐欺负了?”

“没有……”秦禹霄顺手扯了片榕树的叶子,拿在手心微微一震,翠绿色的叶子瞬间变成了金子。

小五看着他一会儿把金子融成长条,一会儿又变成正方体,下一秒就是个圆碌碌的金球,叹了一口气:“你已经无聊成这副德行了吗?”

“去哪呢?你说呗……”秦禹霄继续把玩手里的小金球,把问题又抛了回去。

“你又不喝酒,这大半夜的,要不,我带你撸串去?”

……

人声鼎沸的烧烤摊上,小五要了两瓶啤酒,顺便给秦禹霄拿了两罐冰可乐。

一阵又一阵腾起的白烟,让秦禹霄又想起了前天吃的火锅,自说自话般讲了句:“前天,顾舟带我去吃火锅了!”

“不错啊!多尝试尝试新事物,有利无害!”小五正在饶有趣味地啃一只鸡爪子。

秦禹霄看着他吃得一脸陶醉,冷不丁地插了一句:“顾舟说,这玩意儿是踩屎的!”

“呸!”小五脸色一变:“你真的是,什么不学,竟学些这种乱七八糟的!”说完就把剩下一半的鸡爪子甩到了一边。

咕咚咕咚喝了半瓶啤酒。

“你到底在愁些什么啊!”小五抓起了一串肥牛。

“我也不知道,前些天顾衡问我,是不是喜欢他姐……”秦禹霄也拿了一串肥牛,吃了一口觉得味道不错。

“这还用问?”小五抬了抬眯成一条线的桃花眼:“是个傻子都能看得出来,你对顾舟有意思啊!”

“有这么夸张?”

“废话!光是你看她的那眼神,就不一样!第一次见你们我就看出来了……”小五不以为然,心里想着,这两个人都是少根筋的,太难带了。

“不会吧……”秦禹霄一脸茫然,眉心微蹙,像是在回忆着什么。

不知道是不是夜宵摊里人太多,热气沸腾,秦禹霄觉得浑身燥热,擦干净手第一件事就是把外套脱了,顺手一甩扔在了一旁的椅子上。

原来喜欢一个人,是藏不住的!

那为什么顾舟却……

难道是她也知道了,但是有意疏远?

“哎!我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,其实说句真心话,你要是喜欢她,就大胆去追呗,我觉得小舟舟对你也有些好感!”小五继续说着。

秦禹霄撸着串的手忽然停了下来。

“她是对我有好感,还是对金子有好感?”这句话一直藏在他心里,哪怕是对顾衡也没有吐露过。

听见秦禹霄这么说,小五愣了愣神,发现这家伙其实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天真。

一开始小八跟小六跟在他们身边挺长一段时间,回来就一直在背地里讨论过,说司空大人是不是看走眼了,竟然挑了一个这么爱财如命的替身。

当时打开时空之门,只有司空大人和大哥在场,因为医院是阴气最重的地方,所以是最佳选项,其实诺大的医院,挑一个独身的人并不难。

大哥竟给大人推荐了顾舟。

也是孽缘!

不得不说,大哥的眼光真是毒辣……他就笃定秦禹霄会看上顾舟,然后有了羁绊就能安心留在这边守护星天镜。

至于原因,他从未跟这些小弟们说起过,这已然成为大哥其实是个神算子的有力证据。

看着秦禹霄有些颓废,小五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,随口说了一句:“你管她喜欢什么,反正这世上也就只有你会给她送金子,喜欢你,还是喜欢金子,不都一样吗?”

虽然就是一句略带敷衍的安慰,但对秦禹霄却出奇有用,他回过头,脸上竟浮现了一丝笑意:“这么说,也对啊!”

“啊?”小五被这谜之脑回路打得措手不及!

秦禹霄心里的郁结瞬间被疏解了不少,眉眼松散了许多:“小五,你觉得,感情这种事情到底是结果重要,还是过程更重要?”

这句话问出来,还在撸着串的小五立马明白了他话里的意思,虽然现在司空大人还没有把叫他过来的真实意图完整地告诉他,但里面的细枝末节,小五是清楚的。

这一波节奏,至关重要!

“当然是过程啦!你不去追,连过程都没有的话,怎么知道结果会怎样?”

“可是……我终究是要走的!”

眼看着节奏要崩,小五立马打开可乐塞进了秦禹霄手里:“以后的事情,现在想也没用,今朝有酒今朝醉,听我的,喜欢就去追!”

“真的?”

“必须啊!”

书评(408)

我要评论
  • 的严重&性。

    原本还憋着一肚子话的顾舟,瞬间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。

  • 嗓子眼&到了地

    一万句口吐芬芳的话眼看就要冲破嗓子眼了,头也不回地伸手去抓门把手,可她的手还没有碰到把手,那坨闪着金属光泽的东西瞬间化成了一滩稀泥,滴滴答答像水一样流到了地上……

  • 苦笑:&饶命,

    短短几秒钟,像是思考了一个世纪,顾舟眼神一转,堆起满脸苦笑:“好汉饶命,有什么事情咱们好好商量!”

  • 的门把&道这时

    顾舟望了望已经稀碎的门把手,暗暗吞了口唾沫,不知道这时候拒绝是不是等于找死!

  • 外面的&来。

    一阵冷若冰霜的沉默,楼道外面的嘈杂声逐渐平缓了下来。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