秦禹霄前一秒的想法是:他妈的怎么会有人喜欢吃这种恶心玩意儿?下一秒:再给我涮一片毛肚!算了,我自己来……这顿火锅吃到后半段,顾舟已经不用自己动手了,秦禹霄完全接过了主动权,他这...

秦禹霄前一秒的想法是:他妈的怎么会有人喜欢吃这种恶心玩意儿?

下一秒:再给我涮一片毛肚!算了,我自己来……

这顿火锅吃到后半段,顾舟已经不用自己动手了,秦禹霄完全接过了主动权,他这个一丝不苟的作风,在吃火锅这件事情上也体现地淋漓尽致。

人家店里建议,毛肚口感最佳的时间是涮8秒,这家伙就正儿八经打开手机计时器一片一片地准点拿起来。

连虾滑都一定要倒腾成没棱没角的球形才放下去煮。

只是,到最后,他也没能接受软糯绵密的猪脑花……

哪怕顾舟强烈推荐,在他面前吃得津津有味,就差把火锅汤里的脑花沫子都捞出来吃了,可他还是接受无能。

用秦禹霄自己的话来说,这是他最后的底线。

顾舟被辣得汗水直流,干了半瓶冰啤酒贱兮兮地说了句:“迟早会让你放弃底线!”

期待了这么久的火锅,从客观上来讲,的确是没有让秦禹霄失望,回去的出租车上,顾舟有些微醺。

两人并排坐在后座,秦禹霄手里握着瓶喝了一半的矿泉水。

“吃火锅都不喝酒,你还是没有掌握吃货的精髓!”顾舟笑着打趣他。

秦禹霄勾唇一笑,神情慵懒:“这跟喝不喝酒没关系,我只是单纯不喜欢酒气。”

“为什么啊?”顾舟有些好奇,一个人喝酒没什么意思,今晚两瓶啤酒下肚她就叫停了,这点量对她而言顶多算是两成。

“我姐夫,就是因为醉酒才出了意外,因为他,我姐几乎把眼泪都哭干了。”秦禹霄仰着头,车窗外刮进来的风吹乱了垂在额前的刘海,他伸手揉了揉。

“姐姐?”顾舟像是记起了什么:“那次,你晕倒的时候就一直在喊姐姐!”

“嗯,那是我为数不多的亲人了!”

答话的时候,秦禹霄依然没有回头,眼神直勾勾地望着车顶,像是在回忆什么。

“所以……你迟早还是要回去那边的吧?”顾舟也学者他的模样靠在了后座上,只是眼神始终没有离开他的侧颜。

不得不说,长得好看的人,不管从哪个角度去看,都挑不出瑕疵。

车窗外的街道灯火通明,巨大的电子屏映射着冷白的光,出租车一闪而过,他们脸上的光影也变得忽明忽暗。

秦禹霄终究是侧过了头,正对上顾舟平静如水的眸子。

“是要回去的!”

“嗯……”

挺好,那边有亲人,血浓于水的情分自然是不能断。

顾舟一喝酒脸就会红,跟醉不醉的没什么关系,她扯了一张笑脸,故作淡定地开了句玩笑:“走之前记得多贡献点!”

说完又捏起两根手指在秦禹霄面前挑了挑眉。

不知为何,秦禹霄却笑不出来,原本还有些温度的双眸一点一点地冷了下来,最后拢上了一层薄雾,像是大雪将起,阳光被偷偷藏了起来。

顾舟连忙回过头,不敢再看他。

那双眼睛,看多了会上瘾。

反正最后都是要走的,人去楼空必定物是人非,何必想这些有的没的,徒增烦恼。

回到家已经很晚,两人或多或少还有些尴尬,睡了好几天的沙发,秦禹霄想起傍晚看到的那一幕,忽然觉得这沙发不干净了!

……

第二天,两人又恢复如初,不过这一夜顾衡没有回来,早晨秦禹霄他们出门的时候依然没有看到人影。

“懒得理他,死在那边活该,反正他自己有钥匙!”顾舟嘴上这么说,但还是把吃剩的皮蛋瘦肉粥放在锅里,点上了保温。

秦禹霄帮着她把早上买来的煎饼盖好,跟着一起出门了。

“明天周末,你有什么安排?”秦禹霄边走便问。

顾舟愣了愣,忽然想起这个礼拜郑微公司有事情,圆桌会议取消:“你有什么想法?”

“没有,就是想出去逛逛……”

顾舟一脸诧异:“刚开始来的时候天天拖都拖不动你,怎么现在反而想出门了?”

“不是你说的,既来之则安之吗?”秦禹霄双手插在口袋,歪着头避开迎面而来的榕树气根,语气听上去十分轻松。

顾舟想了想,总觉得秦禹霄这家伙最近有些不对劲,第一反应竟又是逃避:“我周六要去加班,礼拜天也有事情!”

“啊?”秦禹霄明显有些诧异,眼神暗淡了下来:“那我自己去趟超市吧!”

“嗯!”

……

走到莫如工坊,小四还是惜字如金地说了一句:“早!”

阁楼的会客厅里多了一套西装,秦禹霄一出电梯就看到了。

LOGO还是熟悉的绣球花,下面的几个英文字母他一个都不认识,只知道这套衣服跟上次在度假村穿的那件是同一个品牌。

“试试?”小四指了指一旁的更衣室。

不一会儿,秦禹霄像是换了个人,在这身藏蓝色的西装映衬下,显得格外神采飞扬。

几声拍手的声音缓缓飘了过来:“不错,我的眼光果然很好!”钟莉莉从里屋走出来,手里依旧握着那面铜镜。

“小四,去结账吧!”

“司空大人已经签过单了!”纸片人头也不回地回答道。

“行……反正也都是他的钱!”钟莉莉不屑的抬了抬眼,站在秦禹霄身后上下打量起这个俊朗不凡的男人。

初次见他,就觉得他举手投足间的气息跟林浩很像,特别是那双像鹰一样警惕的双眸,简直跟林浩一模一样。

那时候他不过只穿了件最普通不过的白T,工装长裤,神色清冷看上去不怎么好接近。

“你那个小女朋友,最近怎么样了?”钟莉莉悠悠地问了一句,纤细的手指搭上了秦禹霄的肩膀,半个身子靠在了他身边。

秦禹霄下意识侧身退了一步,又不敢走地太远:“她挺好的!”

“唔!不错,那姑娘有股狠劲,我挺喜欢的,下次,我去跟哥哥推荐推荐,他们那个公司在华南片区的总裁好像原来在我哥哥手下做过事!”钟莉莉也不生气,站直了身子绕到秦禹霄身后,比划着他新西装的袖口够不够长。

“是不是啊,小四,那个女的叫什么来着?”她有意问了始终离她不超过一米的纸片人一句。

“宋清荷!是钟少提拔上来的!”

“哦对!是她,啧……不过我看她总觉得别扭。”钟莉莉在秦禹霄面前晃了几圈,颇为满意地点了点头。

秦禹霄定定的站在那里,像一个被展出的衣架子。

“你既然在我身边做事,那种芝麻大的小公司,要不我把它买下来,送给你那个小女朋友做见面礼,你觉得怎么样?”

“……”秦禹霄眼帘一掀,看着一旁漫不经心的钟莉莉,竟在这句话里听出了一丝压迫感。

“莉姐……你不要任性!”小四阴着脸,赶忙打起了圆场。

“哼……老娘乐意!”

书评(411)

我要评论
  • !”男&意赅地

    “逃难!”男人思索了一阵,言简意赅地说出了自己的目的!

  • 在手里&准备跟

    口袋里的手机被顾舟紧紧攥在手里,时刻准备跟警察叔叔求救。

  • 一头亮&剪吹好

    一头亮瞎眼的红发,堪比曾经火遍大江南北的洗剪吹好吗!

  • &闻到了

    顾舟眼前一黑,似乎闻到了一丝雨后花木的清香,再睁眼时,又回到了刚刚的楼道里,她有些懵,门外乒乒乓乓收拾东西的声音传了过来,把她拉回了现实。

  • 不愿地&缓缓转

    她的脖子像是年久失修的轴承,心不甘情不愿地缓缓转了过去,这……这不就是刚刚看到的那个男人吗?

  • “呵呵&出一个

    “呵呵……”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的顾舟,只能挤出一个虚伪至极的傻笑。

  • 光所及&周围,

    顾舟往身下望去,目光所及皆是血腥四溅的厮杀,祭坛周围,十几个浑身被鲜血染透的将士正围成一圈……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