处理方式尬尴,顾衡肯定是一把好手,这边先迅速把女朋友零乱的衣襟重新整理好,那边就打招呼姐姐跟姐夫坐了下去。完全是什么事都也没突然发生像的态度。放佛他们刚更本就也不是在卿卿我我,不是手都没碰地在看电视。“都是成年人……别这么太客气!”顾衡笑得非常自然而然。“完全就是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的态度。。...

处理尴尬,顾衡绝对是一把好手,这边先火速把女朋友凌乱的衣襟整理好,那边就招呼姐姐跟姐夫坐了下来。

完全就是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的态度。

仿佛他们刚刚根本就不是在卿卿我我,而是手都没碰地在看电视。

“都是成年人……别这么见外!”顾衡笑得相当自然。

“……”顾舟把手里的面包都捏成了泥。

老弟,你是当我瞎,还是当我傻?

这种不要脸的话,竟然能说得如此理直气壮。

秦禹霄更是尴尬得恨不得让林浩给他整个传送门,直接闪人。

更让两人没想到的,是那个姑娘,她竟然也能像没事人一样端端庄庄地打起了招呼:“嗨,姐姐姐夫好!”

“噗……”顾舟刚吐出来的一口老血又被硬生生咽了下去。

还好是扶住了秦禹霄的手,否则站都站不稳了。

……

四人终于是坐定了下来。

你看我我看你,还是顾衡打破了寂静:“姐,给你介绍一下,这是你邻居,渺苗!”

什么玩意儿?

顾舟全身鸡皮又不听使唤地颤抖了起来,强忍着那股翻滚而上的燥热,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:“你能不能好好说话!”

“我怎么没有好好说话了,人家就是叫渺苗啊!”顾衡嘟囔着嘴。

“……”这边,顾舟的拳头已经握紧,整个人绷到了极限。

“哎呀,姐姐别误会!”小妮子自己开口了:“衡衡说得没错啦,我姓徐,就是叫徐渺苗,渺小的渺,禾苗的苗!”

顾舟深吸一口气,谁给你取的名字,我很想跪下来膜拜一下!

硬逼着自己换了张职业假笑的脸:“妹妹你好!我叫顾舟!”

“我知道!”渺苗还是操着那口独特的夹子音:“衡衡都跟说说过啦,你是姐姐,他是姐夫!”

说完又娇羞地垂下了头,有意无意地往顾衡怀里靠了靠。

顾舟刚刚松开的拳头又不自觉地握紧了!

这小妮子绝对是绿茶里的雨前龙井,游戏里的荣耀王者……

“既然姐姐他们回来了,那我就先回去咯,你……待会儿过来吗?”渺苗依旧嘟着嘴,粉嫩的小脸像是能掐出水那般,让人莫名地心生怜爱。

最致命的是那双忽闪着的大眼睛,不知道是不是戴了美瞳的关系,那眼眶里总是像有星光在闪烁,一颦一笑间诱人至深。

顾衡舔了舔嘴角,露出一丝坏笑:“你说呢?”

“哎呀!你好坏啊!”渺苗轻轻的伸出拳头锤着顾衡的胸口,也不给他抓住自己的机会,转身就从沙发上跳了起来。

“那我……先去准备一下……”软软糯糯的声音像一道催命符,直击男人的心脏。

这话也说得让人浮想联翩……

说完就十分干脆地关门走了。

顾舟已经憋到了极点,看见门关上去的一瞬间,终于如释重负,顾衡那小子目光一直锁定在大门口,像是魂已经跟着去了。

回头一看,秦禹霄的目光也在看那边!

……

男人都是什么动物?

顾舟重重地咳了几声,把两个灵魂出窍的人拉回了现实。

“什么情况!顾衡,你什么情况!”

顾衡没有解释,摆出一副胜利者姿态摊了摊手:“哎……这有什么好说的,就是你们看到的这样咯!”

“不是……你不觉得听她说话浑身起鸡皮吗?”顾舟有些看不下去:“那声音简直就是……”

“没有啊!”顾衡直接打断了她的话,转向秦禹霄:“姐夫你觉得呢?起鸡皮吗?”

秦禹霄定了定:“有……有那么一点!”

“天底下这么多女人,你怎么就不能找个好好说话的呢!”顾舟咆哮着。

“我乐意!你管我……”

顾衡头也不回地冲进了房间,一边哼着小曲一边找了瓶香水欢快地喷了几下,门也不关直接在里面换起了衣服。

“看时间,估摸着她也准备好了!”顾衡看到了姐姐手里的面包,二话不说拿了过来三两口啃完。

“怎么一股蒜味!”虽然难吃,但好歹要填饱肚子才能战斗,想了想还是咽了下去,转身打开冰箱开了瓶酸奶,还不忘拿了一瓶在手里。

脸上一阵狂喜,像是想到了什么新花样。

“晚上不用等我了!”

说完也消失在了门口。

……

原本不大的房子这一瞬间忽然显得好空,而且好尴尬……

秦禹霄拍了拍裤腿站了起来:“你饿不饿,我煮个面条?还是炒两个菜?”

顾舟也说不上来自己到底在气什么,是怪弟弟眼瞎?还是闻不惯这满屋子恋爱的酸臭味?总之心里闷地发慌。

“我没胃口!”她讪讪地答了一句。

秦禹霄忽然提议:“要不,你带我去吃火锅?”

顾舟回头望了一那眼明眸皓齿的大兄弟,瞬间有种还是你懂我的感觉从心底冒了出来:“走,换鞋!”

纠结了半天到底是自己开车还是打车,想到今天看到了那么辣眼睛的事情,决定用两瓶啤酒洗一洗,索性摇了辆出租车拖着秦禹霄直奔火锅店。

这家火锅店不是开在商场里,而是一个花鸟市场的园区里,但生意爆好,平时没有预约根本排不上号。

正愁着排队的事情,没想到迎面竟走来一个黄牛,拿着还剩两桌的号牌兜售起来。

秦禹霄想都没想,直接用200块的高价买了个排队号!

顾舟还没把那句:你怕是钱多咬手这句话说出来。

秦禹霄竟然先发制人:“想吃,就不要等!”

顾舟想了想,反正又不是自己的钱,管他呢!没超过十分钟,他们就被叫上号了。

吃火锅,那当然是要最正宗的九宫格。

“你吃过这个吗?”顾舟拿着菜单朝秦禹霄问了一句。

对方毫不犹豫地摇了摇头。这玩意儿光是闻起来都觉得呛鼻,从下车开始空气里就一直氤氲着一股香辣气,直窜脑门特别上头。

“很香的,吃了以后保证你做梦都想来吃!”顾舟开心地摇晃着身子,拿着铅笔在菜单上一顿勾勾叉叉,这里的菜都有半份的规格,刚好适合他们两人来吃。

不一会儿,一盆红彤彤的辣椒被端上了桌。

秦禹霄直接傻眼,就吃这个?

是不是脑子坏掉了?

接下来,服务员不停地往桌子旁的小推车里上菜,小小一份的五花八门,足足点了十几份。

“这是毛肚,就是牛的胃,这是鹅肠,大鹅的肠子,这是牛舌,这个很好理解吧?”顾舟一边往冒着泡的火锅里放菜,一边认真做起了科普。

秦禹霄的面部表情逐渐变得扭曲,双唇紧闭,眉眼微蹙,隔着腾腾往上升的热气,顾舟觉得他似乎对这一顿有些恐慌。

最后一道菜终于被端了上来。

秦禹霄看着一碗雪白的脑花,胃里止不住一阵翻涌:“这……”

“大惊小怪!这是猪脑花啊!你们都不吃这个吗?”顾舟满眼放光,用漏勺兜了一个放进了靠近自己这边的小格子里。

看样子,她很喜欢吃猪脑子!

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,那些从未听过的食物被顾舟一一捞起,然后你一片我一片地放到了秦禹霄的盘子里。

“尝尝啊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“你怎么不吃?”

“……”

看着秦禹霄傻愣愣地坐在那里,也不动筷子,顾舟半开玩笑地说道:“你不会是怕了吧?不会吧不会吧……还有大老爷们儿怕吃火锅?”

“谁说我怕?”

书评(450)

我要评论
  • 顾舟望&候拒绝

    顾舟望了望已经稀碎的门把手,暗暗吞了口唾沫,不知道这时候拒绝是不是等于找死!

  • …这不&的那个

    她的脖子像是年久失修的轴承,心不甘情不愿地缓缓转了过去,这……这不就是刚刚看到的那个男人吗?

  • 捡到一&人。

    但她估计做梦都没有想到,十分钟后,自己会莫名其妙捡到一个大男人。

  • 了一道&身子竟

    一阵恍惚,那面真实存在的墙,徒然变成了一道虚幻的雾气,她就那么一探,半个身子竟然穿了过去。

  • !”顾&舟倒吸

    “我靠!”顾舟倒吸一口凉气,这家伙还会超能力?悬在半空的手立马收了回来。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