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去的路上始终沉侵在过去的那些好的回忆里,心情不太好。送到家了九点半多,关上门门的一刹那突然间会觉得全身疲倦。刚在门口换着鞋,倒霉透顶弟弟撒丫子就从房间里狂奔了出,紧紧地把握住顾舟的手:“姐,你知不明白你隔壁的隔壁的对面,住的那个姑娘叫什么名字?她是什么来刚在门口换着鞋,倒霉弟弟撒腿就从房间里飞奔了出来,紧紧抓住顾舟的手:“姐,你知不知道你隔壁的隔壁的对面,住的那个姑娘叫什么名字?她是什么来头?”。...

回来的路上一直沉浸在过去那些不好的回忆里,心情不太好。到家已经十点多,关上门的一瞬间忽然觉得全身疲惫。

刚在门口换着鞋,倒霉弟弟撒腿就从房间里飞奔了出来,紧紧抓住顾舟的手:“姐,你知不知道你隔壁的隔壁的对面,住的那个姑娘叫什么名字?她是什么来头?”

隔壁的隔壁的对面?顾舟被强行拉回现实,横着眼睛想了半天。

那……不就是那个夹子音小姐姐吗?

“问她干嘛?”顾舟甩开弟弟的手,下意识往屋里挪了好几步。

“你们认识吗?”顾衡眨着眼睛,似乎满怀期待。

顾舟毫不犹豫地摇了摇头:“不认识,不过……”

话说了一半,又有些难以启齿,毕竟在别人背后聊人家八卦似乎有些八婆。

但顾衡哪里管得了这么多,看着欲言又止的姐姐,直接拖着手一阵撒娇:“哎呀,好姐姐,你赶紧说完啊!知道什么,统统告诉我。”

“……”坐在沙发上看戏的秦禹霄单手摸着下巴,看得津津有味。

顾舟三两步走到沙发上坐了下来,叹了一口气:“你是不是吃错药了?怎么今天忽然关心起人家姑娘的事情了?你们见过?”

“是啊……今天跟姐夫去买菜回来,在电梯里碰了一面!”

“……”顾舟不禁狐疑,就这样?

“我觉得我的春天来了!”

“……”

顾舟身子一僵,气得连语言都组织不清楚:“你……你……你是泰迪吗?随随便便在电梯里看一眼也能发春?”

“你懂什么,那是爱情!”顾衡义正言辞,板起一张脸说得有模有样。

“劝你趁早别想!”事已至此,顾舟为了弟弟的幸福还是决定八婆一次:“那姑娘,换男朋友的速度快得令人发指,这一个多月,我就看见俩了……”

“……”秦禹霄双唇紧闭,往后靠了靠,结合傍晚时顾衡跟他分享的全新爱情观,他愈发怀疑这个世界到底有没有真感情。

没想到顾衡不仅没有被浇灭热情,反而心里的小火苗越烧越旺:“哇靠,那跟我岂不是天仙配?不行!我一定要拿下她!”

“……”

原本还有一肚子劝说的话憋在肚子里没来得及讲,看着弟弟这副德行,忽然有种恶人自有恶人磨的念头。

“你确定?”

“那必须啊!姐,我连策略都想好了,她但凡是出门坐电梯都要经过我们门口,我打算天天在门口蹲她!”顾衡已经在摩拳擦掌,一改这两日颓靡的势头。

“然后呢……”顾舟深表怀疑,却又对接下来的剧情很感兴趣。

“然后!哼哼……”顾衡扯着嘴笑戏谑一笑,伸出舌头舔了舔露在外面的小虎牙:“然后,我就来一个瓮中捉鳖!”

……

这成语还能这样用?

顾舟决定放弃,甩手离开了客厅:“追姑娘这种事情,你们男人在行,老弟你要是成了可以教教秦禹霄,我看他八成也是憋得慌……”

“哟……姐你这是暗示我姐夫不懂追你呗!”顾衡在后面阴阳怪气地接上了话茬。

这话一出,原本稳如泰山的秦禹霄忽然一个激灵,明明自己只是个看戏的局外人,怎么忽然锅从天上来。

“你可拉倒吧!”顾舟瞪了顾衡一眼,转背对着秦禹霄挑了挑眉:“不要玷污了我跟他之间纯洁的兄弟情谊!”

“是不是……大兄弟!”

“啊?”秦禹霄哪里接的上这种梗,一脸错愕地张着嘴半天没说得上话。

“我洗澡去了,明天还得上班!”顾舟耸了耸肩,钻进房间里拿衣服,进浴室之前还不忘说上一句:“别只顾着谈恋爱,记得找工作啊!”

“不急不急……”顾衡满不在意。

“你……”顾舟在心里默念了一万遍,这是亲弟弟,我是和蔼可亲的亲姐姐:“男孩子出门在外,记得保护好自己!该戴的东西要戴好!”

“没钱买……姐夫那有的话,要不先借点?”

“他没有那玩意儿!”顾舟已经走进浴室,听到顾衡在调戏秦禹霄,气立马不打一出来,冲出来吼了一句。

秦禹霄有些不好意思:“那个……我真没有,钱可以给你一点!”

“那就谢谢姐夫了!我要是追到了那妹子,以后我就做你军师……”顾衡的声音越来越低,凑到秦禹霄跟前给他眨了眨眼。

秦禹霄想了想,从嘴里挤出两个字:“成交!”

……

礼拜一一大早,嘴里叼着肉包子的顾舟满脸惊恐地看着比她起的还早的弟弟,已经趴在大门口的猫眼上,朝外面一个劲的瞅起来了。

这家伙来真的?

吃完早餐,隔壁的妹子没有丝毫动静,顾舟推开他,直接开门就走:“你省省吧,我前些日子看见一个肌肉男给她送早餐。你这身板,估计不够他一拳!”

“怕什么!”顾衡脱口而出:“我不是还有姐夫保护吗?”

“你敢……”顾舟伸手朝他后腰捏了一把:“敢把秦禹霄扯进来,你试试看,我先打断你腿!”

“嘶……”顾衡疼得直冒冷汗:“姐夫救命啊!我姐要掐死我……”

“……”秦禹霄立马垂下头,假装没听见。

一边是顾舟,一边是狗头军师,哪个都不能得罪!

为了避免节外生枝,原本10点才出门的秦禹霄,决定以后跟顾舟同时出门,就从今天开始。

想到这里他把手中的包子全部塞进嘴里:“弟弟你待会儿把餐桌收拾一下,我也去上班了!”

说完,他紧跟着顾舟的脚步,离开了家门。

“你去这么早?”出了电梯,顾舟随口一问。

秦禹霄摸了摸后脑勺,这个时候确实也不知道该去哪:“要不,我送你去上班吧,反正店里都还没开门。”

“额……也行,你就当散散步呗!”

说完就十分自然地把电脑包卸了下来,塞给了秦禹霄。

清晨的阳光洒在道路两旁的行道树上,去公司的这一路两边都种了许多大榕树,气根像长发一样垂下来,高一些的总是会碰到秦禹霄的头。

初秋的天气很好,不冷也不热,两人走在细碎的光影里彼此都没怎么说话。

秦禹霄没有去过顾舟的公司,自然不熟悉路,跟在她身后错开了半个身位,双手插进口袋数着脚底的步道石。

二十分钟,一共有4个红绿灯,要拐六个弯。

路过一个小学门口,有一家米粉店老远就飘出了香气。

“你吃过这家吗?”秦禹霄扯了扯顾舟的衣袖,指了指招牌老旧的粉店。

顾舟嘟囔着嘴:“不好吃,就是闻着香,米粉一点都不入味……”

“你说过,要带我去吃火锅的!”秦禹霄继续有一搭没一搭地找话。

顾舟扭过头,眼神闪着微光:“你放心,我答应过你的事情,肯定是会做到,我可是说话算话的!”

“唔!”秦禹霄有些开心,微垂的睫毛如蝴蝶薄翼,轻轻颤动了一下:“要不,以后我都来接送你上下班吧!”

顾舟莫名心尖一颤猛地抬头,看他墨瞳如水,笑容里杂揉着暖阳,盯着那双眼睛看久了,像是能把人吸进去一样。

“好啊……”半响,她咧嘴一笑,鬼使神差地应了下来。

书评(278)

我要评论
  • 虽万般&却不敢

    男人眉头紧蹙,心中虽万般不舍,却不敢有丝毫犹豫,脚尖轻点便腾空飞了起来。

  • “逻辑&”

    “逻辑不对啊……”顾舟咬着嘴唇小声嘀咕,猛地抬头,壮着胆子问了一句:“你逃难就好好逃嘛,要我配合什么?”

  • 的顾舟&意识到

    原本还憋着一肚子话的顾舟,瞬间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。

  • 一头亮&堪比曾

    一头亮瞎眼的红发,堪比曾经火遍大江南北的洗剪吹好吗!

  • 后花木&拉回了

    顾舟眼前一黑,似乎闻到了一丝雨后花木的清香,再睁眼时,又回到了刚刚的楼道里,她有些懵,门外乒乒乓乓收拾东西的声音传了过来,把她拉回了现实。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