另边,顾舟开着车熟门熟路地先去接了郑微,这家伙是磨磨蹭蹭,本来约好的时间总会给你晚个二十分钟。对于这种卑鄙的迟到行为,顾舟了见怪不怪。蹲在车里刷了会儿视频,郑微穿着件白T恤搭了件大红色的半身裙,外面套着件卡其色风衣满面春风地敲开了车门。“嘶对于这种无耻的迟到行为,顾舟已经见怪不怪。。...

另一边,顾舟开着车熟门熟路地先去接了郑微,这家伙就是磨蹭,原本约好的时间总会给你晚个十分钟。

对于这种无耻的迟到行为,顾舟已经见怪不怪。

蹲在车里刷了会儿视频,郑微穿着件白T恤搭了件大红色的半身裙,外面套着件卡其色风衣满面春风地敲开了车门。

“嘶……穿得跟个媒婆似的,你这脸上的腮红是不是不要钱?”顾舟瞥了她一眼,默默收起手机,点火启动。

“你懂个屁,我今天没有擦腮红好吗!”郑微竟然没有生气,也没有怼回来。

顾舟哪里相信,直接上手往她脸上擦了擦,竟然真的什么都没有:“你是不是偷吃唐僧肉啦?怎么最近气色这么好……”

“嘿!不告诉你!”郑微笑眯眯地绑起安全带:“还没确定呢,等定下来了再告诉你们!”

“什么东西……神神秘秘的!”顾舟打着方向盘,不以为然。

本来还想追问,但想着秦禹霄这家伙在家里住了这么久,都没有告诉过她们,自己反倒是刨根问底有点双标,索性不理她了。

周日下午路上的车少,再加上这段时间几乎隔一两个礼拜就会小聚一次,所以路线记得清楚,不出半个小时,小POLO就已经停在了半山腰。

老胡早早打开了车库门,顾舟说出去都觉得骄傲,自己可是在君澜府有固定车位的女人。

这种高档小区,外人连进都进不来,而她的车牌号都被薛意录进了物业系统里,每次过来都不需要跟门卫阿叔打招呼,道闸就会自动抬起来:欢迎回家!

就是车子差了点……

“老胡辛苦啦~”顾舟从车上下来,郑微今天看起来心情极好,抢在她前面跟老胡打起了招呼。

“两位小朋友好!快进去吧……”老胡依旧穿着干净硬挺的白衬衫,虽然上了年纪,但怎么看都是个精致的小老头。

自从她们的小事业蓬勃发展以来,薛意把原来负一楼的琴房搬空了,买了一堆拍摄用的设备,光是单反相机都不下三台,还有各式各样的小微单,无人机都整了一个。

一开始顾舟还想批评她几句,不该这样铺张浪费,无人机能用来干啥。

但话还没说出口,薛意就自己挑起了话头:“哎,今天又下单了一个口袋精灵,才3000多,早知道就不买那几个单反了,重得要命!”

顾舟立马闭嘴,人家关心的根本就不是钱。

不过既然是护肤类的视频,主要的拍摄场地还是在她自己的卧室里,每次她的豪华衣帽间一出镜,评论区里就会炸锅。

——哇,这才是真正的小公主啊,实名羡慕。

——YIYI家还缺不缺保洁?我可以免费干活……

——看到了同款香薰灯,原来YIYI公主家也用这个!

薛意的账号名字就叫YIYI公主,不过才个把月时间,眼看就要突破三百万粉丝了。

对于一个新手账号,这样的成绩无论放在那个MCN公司都是可圈可点的,就等着再来一条大爆款,很快就会升级成千万网红。

“舟舟你不知道啊,上次我去驴牌买包,竟然被柜姐认出来了,天啊,她还让我跟她合影了!”薛意抓着手机一脸兴奋。

顾舟吐了吐舌头:“哟,那可是大明星的待遇啊!”

郑微:“你赶紧把签名练好,我先预定三百张签名照,等你火了我拿去卖……”

三人盘腿坐在沙发上,你一言我一语相互调侃了一阵,言归正传,今天顾舟可是带着重要任务来的。

张姐端过来了应季的水果和酸奶,招呼几人多吃些。

“咱们是不是要考虑成立一个公司?”顾舟也不扭捏,直奔主题。

从头到尾一直对着手机傻笑的郑微忽然回过神,这么久她也一直在想这个问题,只是碍于闺蜜关系不好拿出来讲,看着顾舟开了头,立马郑重其事地点头附议。

“成立公司有什么不一样吗?”薛意有些拎不清。

顾舟抓了个抱枕,把嘴里的哈密瓜吞了下去,打算好好给这个小公主科普一下:“其实咱们也可以不成立公司,做成工作室的形式,但是我觉得成立公司更合法合规,以后接广告接代言,然后纳税什么的都走正规流程。”

“没错!这些事情还是要谨慎的!”郑微是在座三人里唯一有些财务基础的,她大学就是学的这个专业,只是后面跑偏了而已。

“唔……”薛意咬了咬大拇指:“我没什么意见,反正听你们的就行。”

顾舟一把抓过她塞进嘴里的手:“多大年纪了,还喜欢咬手指甲!”转身继续刚刚的话题:“那行,既然这样,咱们首先要安排两件事!”

“第一,咱们要起草一个公司章程,明确咱们的分工、出资比例、还有分红比例!”

“第二,其他岗位暂时不缺了,我负责业务,微微做视频后期,薛意你就专心拍片子。但财务还是要另外找一个,毕竟咱们都不专业,而且最好也别插手太多钱这方面的事情。”

顾舟一边说,郑微一边打开手机备忘录全部记了下来,这点她是很认同的,毕竟亲兄弟明算账,大家都是好姐妹,最后可不能因为这种事情闹掰。

这也是她特别欣赏顾舟的地方,随时随地都能保持清醒,面对各种突发状况能沉住气,快速做出决策。

有这样的大局观,在这个年纪里绝对是凤毛麟角。

只是两人都没有注意到,说起财务,薛意的眼眶里竟又染上了一层泪霜,下一秒,大颗大颗的眼泪直接夺眶而出。

顾舟一回头,吓了一跳,立马抽纸巾递过去:“你怎么了,好端端的哭什么?”

原以为是她不懂这些杂七杂八的琐碎事情,觉得心烦,没想到她竟捂着脸说道:“正阳就是干财务的,又开过公司,要是他在的话,那该多好啊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顾舟跟郑微两人满脸黑线,都这么久了,大家都以为薛意早就把这档子事抛到了九霄云外,没想到她竟然还对那个骗人又骗财的渣男念念不忘。

“他最近没来找过你吧?”顾舟担心薛意又被骗,赶紧问清楚。

薛意抽泣着,说起话来坎坎坷坷:“没……没有……他要是来找我……来找我就好了!”

爱情真是有毒!

顾舟耐着性子又安慰了半天,嘴里嘀咕着:“这世界上,最恶心的就是这些情情爱爱,把人弄得半死不活,后劲还贼大……你说是不是,郑微!”

说完她朝一脸茫然的郑微使了个眼色,姐妹,你接上啊!

“啊?”郑微怔了一下:“额……也没有那么夸张吧!”

“……”顾舟懵掉,这两个家伙今天怎么都不按套路出牌?

书评(342)

我要评论
  • 挺嘴唇&的销售

    鼻梁高挺嘴唇有些薄,乍一看就觉得脾气不咋样,好看是好看,估计不太好相处。顾舟作为公司最年轻的销售主管,看人面相是必备技能。

  • ,似乎&后花木

    顾舟眼前一黑,似乎闻到了一丝雨后花木的清香,再睁眼时,又回到了刚刚的楼道里,她有些懵,门外乒乒乓乓收拾东西的声音传了过来,把她拉回了现实。

  • 不对啊&……”

    “逻辑不对啊……”顾舟咬着嘴唇小声嘀咕,猛地抬头,壮着胆子问了一句:“你逃难就好好逃嘛,要我配合什么?”

  • 的那个&?

    她的脖子像是年久失修的轴承,心不甘情不愿地缓缓转了过去,这……这不就是刚刚看到的那个男人吗?

  • “嗯,&短信接

    “嗯,知道了妈!”顾舟匆匆挂完电话,财务的短信接踵而至!

  • &人思索

    “逃难!”男人思索了一阵,言简意赅地说出了自己的目的!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