距离度假村之旅过去的了足足一个月,小五终于等到在一个正常地的时间点回去了。那天下午白天,顾舟照旧在房间里修改后薛意拍视频的脚本,秦禹霄端着笔记本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剧,而如今的他了对韩剧里的霸总情节不怎么感冒发烧了。小五依然不喜欢翻阳台屋里,而已这一次进去时,神色明那天夜里,顾舟照常在房间里修改薛意拍视频的脚本,秦禹霄端着笔记本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剧,如今的他已经对韩剧里的霸总情节不怎么感冒了。。...

距离度假村之旅过去了整整一个月,小五终于在一个正常的时间点回来了。

那天夜里,顾舟照常在房间里修改薛意拍视频的脚本,秦禹霄端着笔记本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剧,如今的他已经对韩剧里的霸总情节不怎么感冒了。

小五依然喜欢翻阳台进屋,只是这次进来时,神色明显有些黯淡。

看见纸片人悄无声息地走到沙发上,秦禹霄没有寒暄,从口袋里取了个透明的小药瓶,里面装着颗明晃晃的蓝色药丸。

“这个,是给你的!”他朝小五扔了过去。

眼看着小药瓶就要掉到地上,纸片人嗖地一声变出人形一把接在手里,有些失落地说了一句:“哎,以后你不用给我了,这玩意儿多了也没啥用。”

顾舟听到了动静,想着许久没见小五,有些兴奋地跳下椅子快步走了出来:“哟,这就回来了?36D呢?”

“分手了……”小五有些沮丧,耷拉着脸,那双含情脉脉的桃花眼也露出几分倦怠:“你们这些女人啊!还真是……啧!”

“啥?”顾舟有些好奇地挨着秦禹霄坐了下来,随手扯了个抱枕塞在怀里,准备听一听纸片人的恋爱经历。

“真是欲求不满!”小五撇过脸,半仰着头看向窗外。

“……”秦禹霄惊得立马盖上了笔记本,有些懵。

“噗……”顾舟则是笑出了声:“你说清楚点,怎么就欲求不满了,话说你就一张纸,满足不了人家那不是很正常吗?”

“你想什么呢!”小五气得涨红了脸:“思想龌龊!我说的不是那个……”

“……”顾舟捂着肚子继续笑。

“我都想不通,为什么你们女人的脑回路这么奇葩!”小五顿了顿,一脸严肃地继续说道:“24小时要随时在线,信息要秒回,电话要秒接,迟了一点还得解释半天。”

“就这?”顾舟明显有些失望。

“这还不止!”小五皱着眉,双手环抱在胸前:“今天闺蜜买了个包,明天她就一定也要去买一个更贵的,三天不送礼物就是感情淡了,哭得天崩地裂……”

“哈哈哈哈哈……”顾舟也不知道自己是笑小五的表情,还是笑他眼神不好,怎么这么多妹子里面就挑了个极品。

“女人真是可怕!”小五做了最后总结。

“对!”顾舟努力收起咧开的嘴,准备火上浇油:“女人嘛,本来就是这样的,特别是谈恋爱的时候,那不是得充分挖掘你的利用价值嘛!”

“……”小五无言以对,本来想着回来跟他们吐槽一番,能得到些安慰,谁知道顾舟这家伙丝毫不懂得共情,反而还扒开伤口给他再撒一把盐。

窗外夜色渐浓,秦禹霄在旁边听得很认真,恍惚间他在脑子里搜索了一下这段时间看过电视剧,里面确实有很多女人都是这种款式。

他完全没有理会小五的情绪,而是横着眼问了顾舟一句:“那你呢?”

“我?”顾舟先是一愣,歪过身子看了一眼阴着脸的秦禹霄。

“嗯!你谈恋爱的时候,也是这样的吗?”秦禹霄追问道。

顾舟想了想,她从小到大也没什么正儿八经的谈恋爱经历,加上刚毕业时暧昧过的领导时常给她灌输一个理念:爱情不过是利益交换的一种官方体现,任何一方没有对等的价值,就不可能有长久的爱情。

顾舟自从被他归为没有对等价值的那一类人之后,就愈发不相信爱情这种虚头八脑的玩意儿了。

再加上最好的姐妹薛意,天天被所谓的男朋友折腾得要死不活,她就更加从打心底排斥这个东西。

“我压根不想谈恋爱!”顾舟思索了一阵,脱口而出。

秦禹霄轻抬眼睑,浓密的睫毛上下忽闪,有些失落地扯了扯嘴角,继续打开电脑,点开刚刚看了一半的电视剧接着往下看。

小五却把不理解统统写在了脸上:“你都老大不小了,为什么不想谈恋爱?”

“谈恋爱多麻烦,就像你说的,得天天发消息打电话,有那个闲工夫,我还不如多干点活多赚点钱呢……”顾舟撅着嘴,说得十分轻巧。

“呵……”小五瞪了她一眼:“你就是掉钱眼里了!”

看其余两人都没往下搭话,小五扶着沙发站了起来,抬手伸了个巨大的懒腰:“我这次是来跟你们道别的!”

“啊?”顾舟坐直了,这话题转地有些快。

“咱们秦少不是已经有人管着了嘛,我要回去给司空大人和大哥煮菜去了,据说我不在的这段时间,大人已经瘦了10斤!哎……”小五继续弯腰做着拉伸。

“……”秦禹霄看了看他,没有说什么,脸上似乎没表现出太多不舍。

“秦少你要对小四好一点,那家伙就是个闷葫芦,比你还闷,几棍子都打不出一个屁的那种,我走了以后不要太想我!”小五调侃着对秦禹霄笑了笑。

“我觉得挺好!”秦禹霄依然惜字如金。

“哼!”小五扭了扭脖子,露出了一脸坏笑:“你一定会想我的!”说完从兜里掏了个U盘扔给秦禹霄:“答应了你的私货,我不在,你记住别瞎点那些网站……有什么需要,随时给我发消息!”

“还有!别动不动就乱用术法,我可不想再给你们擦屁股!”

“……”秦禹霄撇过脸,正好与表情复杂的顾舟四目相对,瞬间脸红了大半。匆忙抓起U盘扔了回去:“什么乱七八糟的,我听不懂!”

小五侧着身子躲了一下没有接,U盘结结实实地落在了对面的沙发上。

气氛再次有些尴尬。

“有什么好东西,推三阻四的?给我看看呗……”顾舟刚把盘着的脚放下地,拖鞋都还没有穿上,秦禹霄已经用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瞬间闪现到了另一边。

吃了几颗灵丸,最近恢复了一些力气,抢在顾舟之前拿到U盘也是分分钟的事情。

“靠!”顾舟小声腹诽了一句:“小气鬼……”

“这些东西,女人不能看……”秦禹霄涨红了脸,瞪了一眼心不甘情不愿的顾舟,说完就把U盘塞进了裤兜里。

小五在一旁看戏,笑得差点岔气:“哈哈哈哈……秦少你还是太天真,你以为小舟舟不懂这些?”

顾舟若有所思地笑了笑,站起来拍拍大腿:“都什么年代了大哥……好色又不是男人的专属!”

一边说着一边对秦禹霄颇有深意地摇了摇头,大手一挥对小五说道:“兄弟你慢走,记得常回家看看……”

“还有……以后再遇见36D的妹子,记得也带过来给我看看,我帮你筛选一下!”

“有得必有失……放轻松,你只是失去了一颗珍珠,还有整片海洋呢!”

这也算是说了几句安慰人的话,小五苦笑着回了一句:“得嘞,舟舟姐!”

看着顾舟老司机般的背影,秦禹霄忽然对这个世界感到深深的绝望。

书评(204)

我要评论
  • 抬起头&勺,膝

    她轻轻抬起头,揉了揉后脑勺,膝盖磕在地上久了有些疼。

  • &层背后

    她正半挂在一个悬空的圆形祭坛之上,一轮弯月躲在厚重的云层背后,被漫天的火光染成了诡异的殷红。

  • 像是思&事情咱

    短短几秒钟,像是思考了一个世纪,顾舟眼神一转,堆起满脸苦笑:“好汉饶命,有什么事情咱们好好商量!”

  • 意识到&的严重

    原本还憋着一肚子话的顾舟,瞬间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。

  • 知道抽&机却震

    这破电梯也不知道抽了什么风,迟迟不下来,手机却震了!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