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浩走得悄无声息,自从有了相对固定的工作,秦禹霄也就完全恢复了起床的晨练,主要原因是小五这段时间——常常不在家里,也没那个拖后腿的整天提供更多各类小电影,生活作息正常地了不少。“以后,你吃了早餐再去去上班吧!”他跟顾舟明确提出了新的建议。对于天上掉馅饼这种事,顾舟从来不都不“以后,你吃了早餐再去上班吧!”他跟顾舟提出了新的建议。。...

林浩走得悄无声息,自从有了固定的工作,秦禹霄也开始恢复了早起的晨练,主要是小五这段时间经常不在家,没有那个拖后腿的天天提供各类小电影,作息正常了不少。

“以后,你吃了早餐再去上班吧!”他跟顾舟提出了新的建议。

对于天上掉馅饼这种事,顾舟从来都不会拒绝,甚至还会变着花样挑选馅饼的口味。

“秦禹霄,我明天不想吃面条了,要不咱们煮粥吧?”前天夜里,两人沟通好第二天的早餐菜单。

说是“咱们煮”……但顾舟从来没有动过手。

洗脸刷牙化完妆,早餐就会出现在餐桌上。

“怎么你还会做包子?”顾舟对着手里的大肉包赞叹不已。

“没有,隔壁小区楼下新开的,我买来给你配粥!”秦禹霄已经两个肉包下肚。

“可以啊!都已经学会搭配食谱了!”顾舟对他竖了个大拇指,不得不说,这包子的味道真不错,外皮松软,咬一口里面的肉馅还能爆浆!

“你喜欢吃包子?”秦禹霄看了她一眼。

顾舟一个劲点头,准备打包一个在路上慢慢吃:“我小时候最喜欢吃肉包子,但是我妈只给我弟买肉的,给我买的永远是粉丝包啊青菜包之类的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“所以从小就馋!大肉包欸!又软又香的肉包子,谁不喜欢?”顾舟半眯着眼,抓了一个包子在手里,duang~duang~duang一顿揉搓!

秦禹霄还在嚼包子的嘴突然就停了下来。

这动作……

不堪入目……

“手感不错!”顾舟自己已经玩嗨了。

秦禹霄一脸嫌弃地撇过脸,这个女人到底是个什么物种,为什么总能一本正经地做出这些没眼看的动作。

“小五昨晚上又没回来?”顾舟把手里的包子捏得乱七八糟,玩累了一口咬下了大半。

秦禹霄轻咳几声,回答道:“没有,他这个礼拜只回来了两晚!”

“哎……”顾舟把剩下的包子塞进嘴里,慢悠悠地走到门口换鞋,嘴里呢喃着:“不是说变成人形很费灵力么?怎么人家灵力就那么多!”

“还能夜夜笙歌……”

说者无心,听者有意!

秦禹霄噌得一下脸颊通红:“你……”

顾舟关门的时候瞥了他一眼,笑着说道:“别误会啊,没让你跟他学,灵力嘛当然要用在刀刃上!”说完又伸手搓了搓手指,比划着那个两人都熟悉的动作。

关上家门往电梯口走去,迎面看见一个肌肉男提着满满一袋子早餐从电梯里走了出来。

除了秦禹霄,还有人这么早去买早餐?

经过顾舟身边的时候,她还偷偷侧身看了一眼,身高虽然比不上秦禹霄,但一身腱子肉加上相当省布料的背心,莫名有种压迫感。

肌肉男正对着手机发语音:“宝贝,你起来了没?我到你家门口咯!快给我开门!”

本来这小区一层的住户就不多,顾舟隐约觉得这场景有些眼熟。

果不其然!

那个夹子音小姐姐的门吧嗒一声打开了:“哎呀……你怎么这么早吖哥哥,人家都还没有洗脸呢!”

顾舟等电梯的时候偷偷朝那个姑娘望了一眼。

姐妹,你假睫毛都贴上了,这是还没洗脸?

看来女神最近不喜欢程序员,胃口改成了肌肉猛男了。

这换人的速度……可能只有顾衡敢来一比高下!

……

说起顾衡,那家伙已经一个月没有跟顾舟联系,连要钱这种天大的事情都能忘?原本想着忙完新一季度的销售计划就打电话问问他的,没想到又拖了好几天。

顾舟从电梯里出来,抓起手机直接拨了他的电话,响了七八声才接,而且听声音像是还没睡醒的状态。

“喂……你一大早不用上班吗?都几点了?”顾舟有些火大。

顾衡在那边哼哼唧唧,半天才挤出一句话:“上什么班,累得要命,那帮领导就没把我们当人看!”

“……”顾舟的火爆脾气瞬间上了头:“你说的这是人话吗?哪有上班不累的?”

“爱谁谁……我是懒得伺候!”顾衡也有些不耐烦,听声音像是又要睡过去一样。

顾舟听着这语气,直接停了下来,街边人来人往,她手里提一个包,背后还背着电脑,每天起早贪黑在公司斗智斗勇,就为多赚点钱养家。

好端端的工作怎么到了弟弟这里,就变成伺候别人了?她隐约觉得不太正常,对着手机吼了一句:“你不会是辞职了吧?”

顾衡气急败坏地嚷嚷道:“哎呀……不要你管!”

说完就挂掉了电话!

顾舟心里一凉,这狗东西八成是把工作给辞了,但是又没听老妈打电话说起,他自己也没有问她要过钱,那这小子这段时间喝西北风?

她皱着眉头刚想给老妈打个电话问清楚,转念一想,这不是赶着去做冤大头吗?顾衡都大学毕业了,难不成还要当孩子养?

顾舟收起电话,咬了咬嘴唇,这次的事情,她就当自己不知道,不去管了。

……

秦禹霄上了半个月的班,除了学会了萃取咖啡的基本操作,其他的还没有入门,这天兴趣索然地找店里的咖啡师学拉花。

钟莉莉其实也没有难为他,刚开始不苟言笑,慢慢的也有了些笑脸,就是闲来无事的时候总是对着手里的铜镜发呆,店里的伙计们也觉得老板娘最近话少了许多。

大家纷纷猜测是不是跟秦禹霄有关系,毕竟传说中的那个神秘的林先生很久没来了,甚至有几个胆子大的直接问秦禹霄:“霄哥,你不会是跟老板娘有什么了吧?”

秦禹霄在这群人眼中,既没有光环,也没有威信,平日里除了话少一些也没表现出什么不同,自然有人敢这么跟他说话。

他懒得去解释,毕竟三言两语也讲不明白,倒是小五给他支了招,他对外人统一口径:“我是林先生的表弟,他暂时外出,我帮他照顾老板娘一段时间。”

那些八卦的小老弟们明面上虽然接连点头,但私下还是传着些秦禹霄跟老板娘有私情的话,谁让他第一次来,老板娘就送甜品了呢。

有更夸张的说法,老板娘第一眼就看上了秦禹霄,然后想方设法踢开了身边的原配,把秦禹霄包养在自己身边,但又不敢那么明目张胆地在一起,所以对外只说秦禹霄是个打杂的。

“一定是这样!”自认为长得最帅的那个服务员叫方亮,他大胆猜测:“你看哪个打杂的什么事都不用做,天天蹲在阁楼里跟老板娘腻在一起的?”

“就是!而且还学着林先生的套路,给老板娘做咖啡!”

“但是老板娘平时也没给他什么好脸色啊……”一个矮个子提出了疑问。

“你懂什么,林先生刚走,难不成她就跟秦禹霄搂搂抱抱?”方亮瞪了他一眼,更加笃定了心里的想法:“我跟你们说,平时要对霄哥客气点,人家可是有后台的!”

“嗯!亮哥说的有道理!”

……

书评(268)

我要评论
  • &在手里

    口袋里的手机被顾舟紧紧攥在手里,时刻准备跟警察叔叔求救。

  • &修的轴

    她的脖子像是年久失修的轴承,心不甘情不愿地缓缓转了过去,这……这不就是刚刚看到的那个男人吗?

  • 小声嘀&咕,猛

    “逻辑不对啊……”顾舟咬着嘴唇小声嘀咕,猛地抬头,壮着胆子问了一句:“你逃难就好好逃嘛,要我配合什么?”

  • “呵呵&笑。

    “呵呵……”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的顾舟,只能挤出一个虚伪至极的傻笑。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