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天下午快到办理退房手续的时候,小五才哼着小曲叩开了顾舟的房门。这边两人的行李早已拾掇完了,但结帐这种事情,顾舟从来不都是能躲就躲的。一大清早她就在群里再次吃赵部门主管的瓜,听刘宁的意思昨天赶赴,他们两口子就离开了了度假村,除了更高得的消息传出,说是总部这边两人的行李早就收拾完了,但结账这种事情,顾舟从来都是能躲就躲的。。...

第二天中午快到退房的时候,小五才哼着小曲敲开了顾舟的房门。

这边两人的行李早就收拾完了,但结账这种事情,顾舟从来都是能躲就躲的。

一大早她就在群里继续吃赵主管的瓜,听刘宁的意思昨晚连夜,他们两口子就离开了度假村,还有更离谱的消息传出来,说是总部已经直接让HR联系赵主管主动辞职了。

顾舟在小群里看这帮小屁孩聊得起劲,心里这口恶气终于是散了不少。

办完退房手续,小五又恢复了秦少司机的角色,前前后后忙着扛行李上车,顾舟则是小心翼翼把这次收获的衣服首饰挨个又检查了一边。

趁着刘宁他们不注意的时候悄无声息地坐上了宾利后座,偷偷先跑了。

一个多小时的车程很快就到家,小五朝他们打了个招呼没有下车,让他们自己搬行李:“我先把车送回去,今晚上就不回来了,36D还在等着我~”

顾舟哼哼了几声:“你是不是忘记了自己只是一张纸?”

“切……”小五从窗口探出半个头,对着秦禹霄使了个眼色:“秦少,记得咱们的约定哦,别说话不算话!”

顾舟一脸茫然:“???”

这两个二傻子又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交易?

秦禹霄没有回答,不说话就代表默认,提着拖箱直接上了楼。

回到家的顾舟着急忙慌地把鞋子换了,穿上自己熟悉的拖鞋,看到熟悉的房间,还有屋子里熟悉的味道,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。

“还是回家好啊!是不是秦禹霄?”她伸着懒腰咧嘴笑着说道。

家?

秦禹霄一愣:“嗯!”

……

连续吃了好几天的大鱼大肉,度假村的自助餐简直不要太丰富,而且都是地道又新鲜的当地食材,顾舟都感觉味蕾有些麻木了。

随便煮了两碗清水面打发了晚饭,就头也不回地钻进了房间里继续跟“铿锵三人行”探讨属于自己的小事业。

秦禹霄洗了碗,用干净的毛巾擦干水,整整齐齐地摆在了碗柜里,几天没有住,总感觉哪哪都积了一层灰。

忙完厨房还是觉得不舒心,又里里外外把整个屋子打扫了一边。

既然顾舟说,这是他们的家,那……还是要好好爱惜的!

拖完地,坐在沙发上长舒一口气,终于顺眼多了。顾舟虽然窝在房间里,但平时不到睡觉的时候不爱关门,就敞开着毫不避讳。

用她的话来说,就是省着房间的空调,让大厅的凉气飘进去。

秦禹霄平时习惯坐在沙发的右边,因为从这个角度看过去,正好可以看见顾舟整个身体瘫在在椅子上的背影。

小五不在的时候,他喜欢忙完了手里的事情以后,就坐在这里,看着那个傻女人把两条腿抬得老高,时不时一边刷手机一边笑,都不知道在乐些什么。

生活在这里的人,找乐子似乎是件很容易的事情,哪怕有些不开心,对着手机刷会儿视频,看会儿小说,坐在沙发上看看综艺,心情总能好起来。

小五总跟他说,既来之则安之,反正现在又回不去,何必要把自己绷得那么紧。

是啊!

秦禹霄对着茫茫夜空深吸一口气,是不是自己真的可以放松一些了?

他下意识用仅存的灵力探了探自己的灵墟,九死一生换回来的法器完好无损地躺在里面,这个世界,应该没有人能拿走它。

想到这里,他又望了一眼房间里对着手机打字的顾舟,一股暖流缓缓滑过心脏。

难道这就是命中注定?

但是,他终究不属于这里,若是明知没有结果,却因为一己私欲凭空生出许多羁绊,这样真的好吗?

……

顾舟正在跟郑微她们复盘已经上传的四条视频,又把这段时间里找到的一些厉害的博主截图发在了群里,让薛意取长补短。

薛意自从有了录视频这个事情做,整个人的状态变得好了很多,起码聊天的时候没有动不动就怨天尤人了。

薛意:你们周末来我家,我总觉得咱们应该搞个每周一次的圆桌会议。

郑微:可以啊,你让张姐买点波士顿大龙虾,我保证天天去!

顾舟:我要求低一点,小龙虾也行。

聊着聊着,郑微忽然话锋一转,聊起了些私事。

郑微:舟舟,你们辖区那个警察姓什么来着?

顾舟:具体我不记得了,好像是姓胡,名字谁记得啊……

郑微:对对对,就是叫胡博文,那小子平时也这么热情吗?这段时间我们搬办公室,我资料没地方放,就搬了一些回家,这家伙,一见面就直接动手帮我扛上了楼!

顾舟想了想那天他帮忙扛水的场面,若有所思地回了一句:好像那人就那样,可能警察小哥都比较乐于助人吧。

郑微:搞得我都怪不好意思的,给他买饮料还不肯要,难不成以为我要用一瓶脉动贿赂他?

顾舟:额……你想太多了姐姐!

薛意:你们说得是谁啊?男的吗?长得帅不帅?

顾舟:不好看……

郑微:长得倒还行……

薛意:你们俩的审美差异挺大!

……

愉快的假期总会结束,吃饱喝足的顾舟从电梯里意气风发地走了出来,今天她特意用了一支比较暗的姨妈色口红,为的就是在气势上高人一筹。

刚出电梯口,就跟飞奔过来的琪琪撞了个满怀……

“舟舟姐,大新闻啊!”琪琪看了看撞到的是顾舟,立马压低了声线把她的耳朵往自己嘴边拉。

“???”顾舟一脸黑线,你刚踩到我脚了妹妹!

“赵主管已经被辞退了!”琪琪说话的语气带着压抑不住的兴奋:“听说是总部直接下的辞退书,宋总上台以后,这是有史以来第一个啊!”

“不至于吧!就那么点私事,有必要闹成这样?”顾舟没想太多,弯着腰拍了拍鞋子上的脚印。

小五给她的U盘都还没派上用场,这么快就结束了?

下一秒,另一个电梯门打开,浓烈的香水味喷薄而出。

还没有看到人,顾舟就下意识喊了声:“宝哥早上好!”

宝哥扭着腰肢用电梯走了出来,对着顾舟微微一笑:“早啊小顾,你今天气色不错!”

琪琪看见宝哥过来,立马闭了嘴,等他走远了才拉着顾舟回到了自己小组的地盘,小声说道:“听说是宝哥写了检举信,说赵主管上个季度的销售数据造假!”

顾舟顿时恍然大悟!

好一招金蝉脱壳……

还是得不到索性就毁灭?

“真是太无情了!”琪琪阴着脸,看上去有几分后怕。

“哼!”顾舟轻蔑一笑:“职场里不都是这样?头天夜里能喊你宝贝,等你墙倒众人推的时候才发现,推地最用力的就是他!”

“舟舟姐,你怎么这么淡定啊?”

“因为我见过比他厉害得多的人物,那种手段我可能一辈子都学不来……”顾舟说完就陷入了回忆。

当年她还是个乳臭未干的实习生,她喜欢的男人已经是颇有成就的人物,小女孩的天真浪漫遇上城府深沉的大叔,她受伤不轻……

书评(493)

我要评论
  • 还没等&背后像

    还没等她回过神来,背后像是猛地被人推了一把,径直冲向了对面的水泥墙,脚底一滑,整个身子都飞了出去。

  • 了什么&了!

    这破电梯也不知道抽了什么风,迟迟不下来,手机却震了!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