没想起在这其貌不扬的度假村里,还藏着这么一大片水域。夜间的热浪了褪尽,泳池里了挤得苍蝇都塞不进来了,这么多的人头恐怕找到了熟人的几率不高,再加大家去玩水的时候手机都是放到防水效果套里的,取得联系出来也大麻烦,顾舟疑虑了去跟小弟们会合的念头。“你会游泳白天的热浪已经褪去,泳池里已经挤得苍蝇都塞不进去了,这么多的人头估计找到熟人的几率不高,加上大家玩水的时候手机都是放在防水套里的,联系起来也麻烦,。...

没想到在这其貌不扬的度假村里,还藏着这么一大片水域。

白天的热浪已经褪去,泳池里已经挤得苍蝇都塞不进去了,这么多的人头估计找到熟人的几率不高,加上大家玩水的时候手机都是放在防水套里的,联系起来也麻烦,

顾舟打消了去跟小弟们汇合的念头。

“你会游泳吗?”她冲着依旧略显局促的秦禹霄问了一句。

“会!”

秦禹霄毫不犹豫地回答道,这可不是开玩笑的,禾蛊之战到处都是铺天盖地的水,禾城战士若是不通水性,基本就已经被宣判了死刑。

“那你等会儿保护我一下……”顾舟吐了吐舌头,游泳这个技能只在大学体育课学过一年,第一个学期还挂科了!

就算是旱鸭子,也不能阻止她对于水上运动的喜爱,也就是这两年当了小领导忙得起飞,大学刚毕业那阵子经常是一到周末就去游泳馆里泡水玩。

主要是郑微的水性好,自称浪里女白条……不过顾舟觉得她那段时间,八成是看上某个游泳教练了。

秦禹霄看着顾舟,有些茫然:“不会游泳,你还敢来玩水?”

“怕什么,那不是有你在吗?况且这种游乐性质的水域,基本都淹不死人的!”顾舟毫不在意,迈着轻快的步伐就朝他们口中的造浪池走去。

8点半刚到,泳池上方的射灯唰地一声全部打开了,嗨翻天的音乐在DJ的指挥下逐渐把气氛带动了起来。

熙熙攘攘的人群不约而同地朝池子里走去,顾舟今天心情大好,也想凑凑热闹,扯下身上的浴巾找了个寄存柜寄存了,拉着秦禹霄的胳膊就往水里冲。

“你慢点跑……”秦禹霄被拽着跟在身后,隐约有些担心。

刚开始的浪花还比较柔和,顾舟她们站得远,水面只是刚刚没过大腿,等大家逐渐适应了水流的冲击,DJ开始切换音乐。

顾舟立马兴奋了起来,硬拖着秦禹霄往深一点的地方挤进去。

秦禹霄拗不过,只得小心翼翼地跟在后面,寸步不离。

他此时心里有两个声音,首先是担心顾舟的安全,毕竟他下意识里对水还是有些不好的记忆。再有就是,这么挤,万一顾舟这傻大姐被别人占便宜了怎么办。

“喂……”顾舟有些兴奋地晃了晃他的胳膊,凑到耳边神秘兮兮地说了句:“你右前方,快看,有两个妹子一直盯着你,那身材绝了!”

“……”秦禹霄有些不耐烦地看了一眼,果然有两个姑娘正在对着他窃窃私语,而且穿着十分清凉,全身上下的布料加起来都不够他泳裤的一半。

“八成是看上你了,你要是有想法就不用管我!大家都是兄弟,懂的!”水流逐渐深了起来,顾舟大大方方地耸了耸肩膀。

这话直接诛心!

秦禹霄气得眼睛都红了:“搞不懂你在想什么!”说完他转过身来,背对着顾舟说的那两个姑娘,看都懒得再看。

音乐声逐渐大了起来,身后的浪潮已经盖过了秦禹霄的胸口,但这个高度对顾舟而言,已经高过肩膀了。

随着节奏的律动,DJ一声令下,从出浪口涌出了一个巨大浪花,秦禹霄瞬间神经紧绷,这高度,目测要盖过头顶。

音乐声越来越大,浪花越来越近,顾舟却越来越兴奋,张开胳膊准备跟周围的人一起被淹没。

哗啦啦一声,潮水褪去,耳边全是惊叫和欢呼。

顾舟抹了抹脸上的水花,抬眼一看,那两个穿着比基尼的姑娘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,慢慢随着海浪的涌动,有意无意地朝秦禹霄靠了过来。

秦禹霄就像个傻子,定定地站在水里一动不动,任由水流在身后拍打,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顾舟不放。

“你这样不好玩,要像我一样,浪来的时候跳起来,然后感受自己的身体被水流托起来的感觉,特别好玩……”

“那不是神经病吗……被冲走了怎么办?”秦禹霄不能理解!

“你怕什么,就屁大点的地方能被冲去哪里?”顾舟着急忙慌地解释道,因为下一个浪花眼看就要冲到眼前了。

这一次,他撇开秦禹霄,迎着盖过头顶的水花一跃而起,而秦禹霄则依然死死站在水中一动不动,任由海浪淹没自己的头顶。

忽然,他眼前一黑,一个巨大的人影随着水流一起涌到了他身前,看不到顾舟的影子他本能地往一旁探了探头,可眼前的黑影还是结结实实地扑在了他身上。

下一秒,海浪褪去,那人依然扑在他胸口丝毫没有离开的意思。

……

“啊……实在是不好意思!有没有碰到你啊?”一个格外软糯的声音传了出来,秦禹霄整个人怔在了那里。

顾舟回头一看,好家伙,这不就是刚刚那个比基尼吗?此时整个人都贴在了秦禹霄身上,两只手还十分挑逗地在他腰间轻轻摩挲,恨不得生出八条腿,带吸盘的那种。

“让开……”秦禹霄墨瞳微敛,没有半分客气,那语气像是浸了万年冰霜。

贴在身上的姑娘先是一惊,很不情愿地松开了手,抬眼看着那双没有丝毫情绪的双眸时,突然觉得浑身发冷。

她顿了顿,撒娇道:“哎呀小哥哥,我只是不小心撞了你一下……别那么小气嘛!”

说完又佯装脚底一滑,上半身毫无保留地又一次扑了过来。

在一旁看戏的顾舟整个人都傻了,那姑娘的胸器实在惊人,这样柔柔弱弱地倒下来,是个男人都会全身酥软吧。

可那姑娘千算万算,没算到自己运气不好,碰上了个傻缺……

秦禹霄压根没有给她第二次机会,直接哼了一声,转身就走毫不留情。

那姑娘这辈子都没想到,自己竟然也有没人扶的一天,真的重心不稳摔进了水里。

秦禹霄头也不回地走到顾舟身边,眼里写满了嫌弃。

……

“你……会不会太……那啥了?”顾舟看了一眼那个,呛了水猛地在咳嗽的姑娘,人家只是想占一占你的便宜,犯得着扶都不扶一下吗?

秦禹霄没有说话,眼看着下一波海浪又要过来,为了以防万一,这次他先发制人,把顾舟的手牢牢握在了自己手里。

顾舟犹豫了一下,刚想挣脱,可那只大手却越抓越紧……

来来回回折腾了半个小时,顾舟的嗓子都喊哑了,从头到尾都被秦禹霄抓在身边,玩得不是很带劲,索性拖着他离开了池子去拿浴巾。

回去的路上,秦禹霄眉眼松散了几分,没有主动说话。只是恍惚间看到一个熟悉的眼神一闪而过,再去找时,已经看不见人影。

顾舟却憋不住,总想挑些话头:“你刚刚怎么不接着那个姑娘!那身材……估计手感极佳!”

一边说着,还一边在胸前比划了几下。

秦禹霄瞥了她一眼:“不喜欢!”

顾舟有些泄气,按照她对男人的理解,不可能真的有这样坐怀不乱的存在,扶一扶顺便占点便宜才是正常的,转头一脸惊恐:“难不成你不喜欢姑娘?”

“……”秦禹霄强忍怒火停下了脚步,拧着眉头义正言辞地回答了一句:“谁说的,我只是不喜欢主动送上门的女人!”

……

顾舟还没回过神,秦禹霄已经走远了,她撇了撇嘴,小声嘟囔了一句:“矫情!”

书评(196)

我要评论
  • &准备回

    夜深了,她独自拎着刚开好的药,准备回公司把没做完的方案收个尾,忽如其来的胃疼真是要了老命。

  • 墙,徒&,半个

    一阵恍惚,那面真实存在的墙,徒然变成了一道虚幻的雾气,她就那么一探,半个身子竟然穿了过去。

  • 眼神里&说话的

    男人的眼神里怒气渐退,他顿了顿,尽量让自己说话的语气平缓一些。

  • “我靠&一口凉

    “我靠!”顾舟倒吸一口凉气,这家伙还会超能力?悬在半空的手立马收了回来。

  • “你…&很诚实

    “你……怎么来的?”顾舟继续问,声音依然洪亮,但身体却很诚实,下意识往后退了一小步。

  • 像鬼一&人。

    她轻咳了一声,努力让自己保持镇定,大风大浪的什么没见过,正儿八经的鬼都不怕难不成还会怕这个像鬼一样的男人。

  • 北的洗&吗!

    一头亮瞎眼的红发,堪比曾经火遍大江南北的洗剪吹好吗!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