雪白的浴袍滑过锁骨,再到肩膀……秦禹霄突然间像被电击般从床边弹了出来,终于等到行为意识到了自己正做一件极为不不要脸的事情。这家伙,袍子里面,什么都没穿!**的香肩就这样明晃晃地曝露在他的视野里,就差如果一点儿,半个身子呼之欲出,那个遮遮盖掩的轮廓像烙印般这家伙,袍子里面,什么都没穿!。...

雪白的浴袍滑过锁骨,再到肩膀……

秦禹霄忽然像触电般从床边弹了起来,终于意识到了自己正在做一件极其不要脸的事情。

这家伙,袍子里面,什么都没穿!

**的香肩就这样明晃晃地暴露在他的视野里,就差那么一点,半个身子呼之欲出,那个遮遮掩掩的轮廓像烙印般刻进了他的脑子里。

站在床边的秦禹霄彻底慌了神,忽然间手足无措,匆忙把房间的灯全部关了,甚至不敢把脱了一半的睡袍再拉回去,就头也不回地跑了出去。

万幸……顾舟没有醒!

不过……她身上的皮肤是真的好……滑得像绸缎一般。

秦禹霄呆呆地坐在客厅,随手抓起茶几上的矿泉水一口气喝干了整瓶。

抬手一看,这不是顾舟刚喝过的那瓶吗……

这样下去,今夜怕是更睡不着了。

……

虽然晚上看起来折腾了很久,其实顾舟睡下去的时候也没有超过十一点,所以第二天照常还是七点多就醒了。

她拍了拍还不太清醒的脑门,低头一看。

果然昨晚上穿着浴袍就睡了,自己是怎么爬上床的?

坐在床上苦思冥想了好一阵,安排完小五的事情之后,就彻底断片了……

看了看已经松散的腰带,她也没多想,毕竟歪歪扭扭睡了一夜,腰带松了很正常。

伸个懒腰,换身干净的衣服,推开房门的时候正看见一脸憔悴的秦禹霄正坐在沙发上,捂着嘴在打哈欠。

“早啊大兄弟!”顾舟顶着乱蓬蓬的头发抢先一步冲进了洗手间。

在家里也是这样,早起的厕所,秦禹霄永远是抢不过顾舟的,他早就习惯了……

不过,酒店的总统套房,有两个洗脸池!

破天荒第一次,他能跟顾舟一起洗漱。

一夜好眠的顾舟早就恢复了七八分,除了身上还有些宿醉的酒气,脸色已经红润了不少,不像昨天夜里惨白的像个鬼一样。

“哎哟……都说了牙膏不要挤那么多,大家都是二十六颗牙,能省一点是一点!”

碎碎念的顾小姐又回来了,秦禹霄心里滑过一阵暖流,含着笑对着镜子漱起了口,想着她还是穿点正常的衣服看起来让人安心。

顾舟瞟了一眼总是对她姨母笑的秦禹霄,嘴角抽了抽,有些难为情地小声问了一句:“你干嘛总这样看我?是不是我昨天夜里出洋相了?”

秦禹霄把嘴里的泡沫吐掉,抿着嘴摇了摇头。

顾舟半信半疑,快速洗完脸,趁着秦禹霄刷手机的空挡简单收拾了一下自己,还抽空给小五发了条消息,不过没有回应。

摸了摸肚子,昨夜吐了那么多,一大早起来早就饥肠辘辘。

叮咚……

酒店的服务员竟然推着送餐车进来了。

“你叫的?”顾舟一脸诧异地看了看坐在沙发上的秦禹霄。

“嗯!”

那当然,霸总的觉悟之一,就是要提前为女朋友安排好早餐,那么多电视剧可不是白看的。

“不错嘛……”顾舟忍不住对他挑了挑眉:“看来我们秦少的攻略的确做得很扎实!”

秦禹霄嘴角一扬,脸上是藏都藏不住的骄傲,虽然没有说话,但光看那表情就差把:我很牛逼,这四个字刻在脸上了。

“你们今天还要喝酒吗?”秦禹霄啃了一个羊角包,有些好奇接下来的行程。

“唔……”顾舟喝了几口鸡肉粥,仰着头思索着:“喝酒倒是不用,那些个领导也扛不住天天喝啊!”

“那接下来是?”

“接下来就是自由活动了,我们的大BOSS宋总不太喜欢搞那些军事拓展,所以也没安排什么固定的节目,就让各个小组自己安排了。”

说到这,顾舟端起手机在小组的工作群里象征性地问了一句:“你们想要集体活动,还是自己玩?”

照样是半天没什么回应。

“你看吧,其实人家都懒得搭理咱们!”顾舟自嘲道,也拿了个牛角包啃了起来。

秦禹霄看了看窗外,天气好得让人惊叹,不由得说了句:“这么好的天气,要不咱们出去走走吧?”

顾舟立马往凳子上缩了回去:“大哥,你是开玩笑吗?这么大的太阳,出去散步会被晒成干尸的!”

“那……难道就不出门了?”秦禹霄愣了愣。

“当代年轻人的度假方式了解一下!”顾舟一本正经:“不逛景区,不数人头,见太阳就躲,靠外卖活着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“哎呀,别那么沮丧!”看秦禹霄有些泄气,顾舟安慰道:“要不,等太阳落山了,咱们去玩水,听说这里有个大泳池,还有人工沙滩!”

“行吧……”

……

顾舟果然是说到做到,整整在房间了闷了一整天,工作小群里大家的热情不高,索性直接让他们放羊了,自己也图个清净。

就是小五那家伙一直没有露面,搞得顾舟都开始怀疑昨晚上到底有没有把事情交代清楚,心里没了底。

等到六点多,秦禹霄朝躺在房间里刷视频的顾舟喊了一声:“太阳快落山了,你确定等会儿要出去吗?”

顾舟抓着手机头也没抬,只是敷衍地哦了几声,又没了下文。

秦禹霄有些纳闷,怎么这跟电视剧里的情节不太一样,人家演的出去玩都是满世界跑,林子里捉个鸟,商场里逛个街,再不济也会散个步牵个手什么的……

怎么到了这里,整个就窝里蹲?

他越想越郁闷,躺在沙发上总觉得坐立难安,一会儿去阳台看看楼下的人流,一会儿打开冰箱找些东西吃。

忽然,顾舟砰地推开了门,抓着手机像是发现了新大陆:“哇哇哇……有大瓜!”

“……”秦禹霄一脸迷惑。

“你等我十分钟,我补个妆咱们马上下楼!”顾舟甩了手机,抓起夹子胡乱地把头发撸了起来。

就是几分钟前,他们的工作小群忽然炸了锅,说是有人在下午看见赵主管鬼鬼祟祟穿了件浴袍从10楼出来,然后他老婆一直在旁边哭成了泪人。

这条信息有两个关键点,第一是光着膀子只穿了件浴袍,第二是他老婆哭了。

结合在一起,整个公司已经把赵主管出轨,被老婆抓奸的消息传出了一百零八个版本。

刘宁在群里拼命渲染当时的细节,说赵主管的老婆本来就是柔柔弱弱的小女人,被逼得当场破口大骂赵颖是个忘恩负义,猪狗不如的东西。

作为另一个当事人,赵颖则是从头到脚屁都不敢放,始终低着头冲回了自己的房间,期间没有顶一次嘴。

这些小道消息传地有板有眼,据说当时有好几个同事都亲眼看见了。

这种事情一出来,哪里能拦得住悠悠众口,不过半个小时已经冲出度假村,朝着总部疯传过去了。

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事情会发展成这样,也不懂小五有没有从中推波助澜,但顾舟就是莫名有些兴奋,一直心烦着怎么整一整那个孙子的时候,报应就来了!

“7点在二楼的餐厅集合,我请客,大家放开吃!”心情好到爆炸的顾舟在群里丢下一条消息,就马不停蹄地拖着秦禹霄出门了。

书评(478)

我要评论
  • ,这…&?

    她的脖子像是年久失修的轴承,心不甘情不愿地缓缓转了过去,这……这不就是刚刚看到的那个男人吗?

  • 公司把&老命。

    夜深了,她独自拎着刚开好的药,准备回公司把没做完的方案收个尾,忽如其来的胃疼真是要了老命。

  • 了什么&风,迟

    这破电梯也不知道抽了什么风,迟迟不下来,手机却震了!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