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匆匆忙忙把我叫回去,是让我看这个?”小五较为明显话里有话,他从阳台上腾身一跃翻了进去,吓得顾舟一个激灵,一把房门了挡在前面的秦禹霄。“你可算回去了!”顾舟也懒得说理睬还也没弄干的头发,直接从沙发上跳了出来,一瞬间把刚还情深意切的秦禹霄抛到了外“你可算回来了!”顾舟也懒得理会还没有吹干的头发,直接从沙发上跳了起来,瞬间把刚刚还情深意切的秦禹霄抛到了外太空。。...

“匆匆忙忙把我叫回来,就是让我看这个?”小五明显话里有话,他从阳台上纵身一跃翻了进来,吓得顾舟一个激灵,一把推开了挡在前面的秦禹霄。

“你可算回来了!”顾舟也懒得理会还没有吹干的头发,直接从沙发上跳了起来,瞬间把刚刚还情深意切的秦禹霄抛到了外太空。

小五捂着鼻子退了几步:“你是喝了多少?臭死了……”

“我被一个孙子给害了!”顾舟晃了晃还站不稳的身体,板起脸,义愤填膺地说道,两只手握着拳放在身旁。

“然后呢?”小五哭丧着脸:“你知不知道我刚刚差点就泡到一个36D的妹子,她都告诉我房号了姐姐!”

“你就一张纸,能对人家妹子怎样?”顾舟瞥了他一眼,没好气地怼了回去。

小五毫不在意地呵了几声,挑了挑眉:“但凡你能想到的,我都行!而且……”他看了一眼满脸尴尬的秦禹霄:“而且,肯定不比秦少差!”

“……”

秦禹霄没有理他,站起来把吹风筒放回了洗手间,又从桌面上开了一瓶新的矿泉水递给了顾舟。

顾舟接过水,瞪了他一眼:“你别打断我!”

转身又跟小五说了起来:“我今晚本来可以大杀四方的……我的酒量那是出了名的好,就这点红酒都是小意思……”

小五拍了拍脑门,强行阻止了这波毫无意义的凡尔赛:“姐姐,你能不能挑重点!大家时间都挺宝贵的!”

……

秦禹霄忽然想起酒席开始前,顾舟跟他交代的那句话,要是她开始说胡话的时候,就赶紧打晕她,他捏了捏手掌,决定等小五走了以后,就动手!

“重点,重点就是我被一个孙子给害了,他在我酒里掺了白的!我还喝了满满一大杯!”顾舟用手比划着站了起来,摇摇晃晃对着窗户破口大骂。

“就是那个臭不要脸的狗东西,为了那么点业绩,为了抢我的销冠,为了让我出洋相,尽在背后使阴招,简直就不是人!”

“也就是我好说话,我心地善良,我大人不记小人过,但是小五,你作为我兄弟,你说,你能咽的下这口气?”

“我知道你肯定咽不下,我也知道你肯定很想弄死他,但是咱们是法制社会……”

“嗝……”

“咱们是法制社会!”

听着顾舟一顿劈里啪啦地说了半天,小五更懵了:“不是……姐姐,你到底要我怎样?能不能给个准信,弄还是不弄?”

“弄……”顾舟阴着一张脸。

“行!你说,咱们速战速决,36D还在等着我……”小五坐直了些,准备听从大姐大的安排。

到了关键时刻,顾舟强撑着坐到沙发上,竖起食指在小五面前晃了晃:“你去做两件事情!”

“第一,我特意看了时间,大概是8点15分前后,你偷偷去趟酒店的监控室,不管用什么办法,找到那个孙子给我混酒的证据!”

小五皱着眉,心想这是个大工程,摆平那些保安估计要费不少灵力!

“第二,去1004号房,看看那个孙子是不是在跟我领导干些偷鸡摸狗的事……你自由发挥,替我好好教训一下他们!”

“啥?我自由发挥?”

“嗯……”顾舟头疼地厉害,原本想着最多就是隔空打碎几个花瓶之类的,吓唬吓唬他们,又担心小五做什么出格的事,特意补充道:“咱们是法制社会啊……”

“行吧,我尽量玩小一点……”

劈里啪啦说了一堆,顾舟有些撑不住了,迷迷糊糊靠在沙发上不再说话。

“那个……秦少!”小五对着一旁发呆的男人使了个眼色。

“嗯?”

“没想到你也挺上道啊!”小五坏笑。

秦禹霄涨红了脸,撇过头没有搭理他。

小五接着说:“不过,你说小舟舟让我帮的这个忙,怎么说呢……就挺费灵力的,我还在想着,到底要不要帮她啊?”

是个傻子都能听出这家伙的话外之音,秦禹霄瞪了他一眼:“说吧,你想要什么?”

小五堆起一脸笑:“啧啧啧,秦少真愿意给?”

“你说!”

“好说好说,听小八透露的消息,司空大人每个礼拜都会给你一颗灵丸嘛,要不,你让点给我呗!”

“两颗!够不够?”秦禹霄开始谈条件。

小五犹豫了一阵,想了想即将到手的36D,摸着下巴决定不要脸一回:“太少了,三颗!这样吧,我也不一次性要,就每个月给我一颗,如何?”

“成交!”

“爽快啊!”

小五摩拳擦掌地一蹦三尺高,幸福生活即将开始,美好的未来已经跟他招手了。

“这件事情就交给我!”他拍了拍胸脯,看了一眼早就睡死过去的顾舟,对着秦禹霄眨了眨眼:“今晚上……我就不打扰秦少的雅兴了!”

话音刚落,他摇身变回了纸片人,从窗户口飞了出去,末了还不忘加上一句:“玩得开心哈!”

……

顾舟已经完全不省人事了,靠在沙发上一动不动。

秦禹霄坐在一旁等了半个小时,她却依然没有任何醒过来的迹象。

难不成就睡这里?

这里能玩得开心?

秦禹霄挪着身子,凑到顾舟面前:“喂……”

叫都没反应,那摇一摇呢?

他伸手摇了一下顾舟的肩膀,没想到这女人竟像一滩烂泥般直接往后倒了下去,秦禹霄慌了,立马伸手去扶,她整个身子又陷进了自己的怀里。

只不过这一次,跟宴会厅里抱着她的感觉明显不同,早些时候抱着她,还能感觉地到她意识是清醒的,但如今,就是一块死沉死沉的木头。

罢了……

秦禹霄有些失望地叹了一口气,腰间施力将顾舟又一次横抱了起来,朝卧室里走去。

用脚掀开被子的一角,再把顾舟轻轻放在了枕头上,那家伙也是十分不客气地一沾床就呼呼大睡了起来。

秦禹霄看了看这张精致的小脸,小心翼翼地把盖在脸上的碎头发拨开,卧室的灯光清一色都是暖暖的,照地这张脸也分外柔美。

啧……

不是给她拿了睡裙?怎么大晚上还要穿件这么厚的袍子在外面,不热吗?

秦禹霄皱着眉,心想喝了这么多酒,还穿这么厚睡觉,半夜肯定出汗,到时候指不定就会生病,得想办法帮她把外面这件厚衣服给脱了。

顾舟是侧躺着的,双手垂在胸前,秦禹霄上看下看,这衣服似乎没有扣子,那就是中间的这跟腰带……

简单!

他先把顾舟上面这只手拿到了身体侧放好,身子往下探了探,伸出双手准备去解开她腰间的那根绑带。

找到腰带的一头,轻轻一拉,为了不吵醒顾舟,秦禹霄的动作很轻。

腰带顺着秦禹霄的手,缓缓脱开。

完成了第一步,他停了下来,用手在自己身上比划了一阵,想着如果自己脱的话,接下来应该是从领口那里开始……

秦禹霄屏气凝神,打算先脱掉上面这一半,然后再把她转过来脱另一半。

他温热的手指轻轻伸进袍子的领口,另一只手扯着袖口,互相配合着往下一拉……

……

书评(375)

我要评论
  • &虚实不

    “你是来接我的?”一道低沉的男声从身后传了过来,带着些虚实不定的飘渺,吓得顾舟双腿一软。

  • 军如潮&,眼波

    杀气腾腾的敌军如潮水般从四面八方涌了过来,叫嚣声此起彼伏。红发男猛地抬头,眼波流转似有火光闪过,死死盯着探出半个身子的顾舟。

  • 极的傻&笑。

    “呵呵……”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的顾舟,只能挤出一个虚伪至极的傻笑。

  • 眼神一&有什么

    短短几秒钟,像是思考了一个世纪,顾舟眼神一转,堆起满脸苦笑:“好汉饶命,有什么事情咱们好好商量!”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