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啧啧啧……”小五不知道何时也凑了回来,像模象样地轻轻仰着头,用下巴逼视顾舟:“果真是人靠衣装马靠鞍!”顾舟也没理睬他,还沉侵在这一堆礼物的喜悦中,不能自拔!“我会觉得你所以试一试另一件!”小五像个参谋,走进来回上下打量了好一阵:“这条裙子但是衬得你秦禹霄眼神骤变锋芒一转,对着眼神还在顾舟身上反复游走的小五,狠狠瞪了一眼:“滚……”。...

“啧啧啧……”小五不知何时也凑了过来,像模像样地微微仰着头,用下巴直视顾舟:“果然是人靠衣装马靠鞍!”

顾舟没有搭理他,还沉浸在这一堆礼物的喜悦中,不能自拔!

“我觉得你应该试试另一件!”小五像个参谋,走近来回打量了好一阵:“这条裙子虽然衬得你锁骨好看,但你的长项是大腿啊姐妹!”

“……”顾舟一脸茫然地看着眼前的妇女之友,将信将疑地把那件暗色短裙拿了过来。

秦禹霄眼神骤变锋芒一转,对着眼神还在顾舟身上反复游走的小五,狠狠瞪了一眼:“滚……”

小五被这阴森冰冷的语气吓得一哆嗦,回过头小心补了一句:“我说的是实话啊,凭我阅腿无数的经验,小舟舟这双腿已经直逼满分线了!”

秦禹霄没有再说话,只是用浸了寒冰的墨瞳死死盯住小五,仿佛在无声地宣誓着主权。

刚刚还乐得开花的顾舟,似乎也感受到了秦禹霄这家伙忽然变得沉默了,正犹豫要不要冒着生命危险帮小五说几句好话……

手机在一旁震了起来。

“喂,琪琪……”顾舟飞速接起了电话!

“舟舟姐,怎么你的房间换了别人住啊,我刚刚去敲门看到的是三组的同事,你没来吗?”庞琪琪在电话里有些疑惑。

这下怎么回答……顾舟犯起了难。

直接说姐姐我换了个总统套房,不跟尔等平民住在一起了?

那不是赤裸裸的职场凡尔赛吗?以后这帮小家伙谁还会真心听她的话……

但是自己住在哪儿很快就会被大家发现,始终也是搪塞不过去的。

脑子一转,立马想到了说辞:“我不是有个好闺蜜薛意嘛,她前段时间刚好在这边定了个总统套房,不过这段时间出国玩去了,听说我要来,就直接让我住了!”

薛意这个小妮子,公司里不少人都认识,主要是她经常大手一挥给顾舟全组的小伙伴们买奶茶喝,大家心里都清楚她是个没什么脑子的富二代。

这么说来,应该没什么破绽了吧……

“哇……总统套房!舟舟姐你也太幸福了吧!”庞琪琪那边发出了羡慕的嚎叫。

“呵呵……也还好啦!”顾舟答道。

“时间差不多了,舟舟姐你化好妆了吗?晚宴马上就开始咯!”庞琪琪看了看时间,已经五点半了。

顾舟这才反应过来,一直在试衣服,脸上连个眉毛都没画,还好琪琪提醒了自己,赶忙挂了电话,提着拖地的长裙在行李箱里翻出了化妆包。

“你们都出去吧……一边儿凉快去……我要折腾折腾这张老脸!”

许久没有认真化过妆,拿起这些刷子来都生疏了许多。顾舟想起在大学的时候,第一次看见薛意满满一箱子的化妆品摆在宿舍的桌子上,当时吓得鞋都穿错边。

也是从那时候起,顾舟才有了护肤的概念,知道了洗脸之后要擦爽肤水,还有精华,面霜啊,连个擦脸的面霜还分早晚。

她知道了出门不管有没有太阳,都要擦防晒。

也知道了晚上睡觉前一定要好好洗脸。

都说小时候什么东西越匮乏,长大以后就越想得到什么,她大学学的是冷门的化学专业,毕业以后索性去了化妆品公司做了销售。

看见专柜里一排一排整整齐齐排着队的口红,就觉得这是世上最好看的东西了。

因为工作的原因,大多都是化着淡妆,不过在GK这样的公司上班,彩妆培训可没有少参加,哪怕是双猪手,也能练就一番出神入化的化妆本领。

半个小时过去了,秦禹霄都已经换上了那身量身定做的西装,打领带的时候小五十分热情地搭了把手。

“秦先生,你也真是个衣架子!”小五站在一旁由衷感叹。

“哦?”秦禹霄把领带往下扯了一点:“这玩意儿……勒脖子!”

“哎别动!”小五赶忙制止:“你不懂,就是要这样才显得精神,对了,赶紧去厕所把胡子刮一下,都这么长了……”

刮完胡子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,顾舟也刚刚收拾完。

“还行吧?”她朝着一直摸着腮帮子发呆的秦禹霄使了个眼色,这家伙怎么像个木头一样定在那里了?

秦禹霄轻咳一声,下意识又扯了扯领带,感觉喉咙有些烧灼:“那个,嘴巴会不会太红了?”

顾舟眉头一锁:“你懂个屁!”

说完十分自然地抓起秦禹霄的领带,用力一拉:“不要扯领带,松了不好看!这个小动作要改,记住了没有?”

“哦!”

秦禹霄有些纳闷,怎么这会儿看到的顾舟,跟半个小时前又不一样了。

更美了……

“小五你去吗?在三楼的宴会厅……”顾舟一边把补妆的东西跟手机塞进了另一个特意准备的包里,这还是去年从薛意那里顺回来的驴牌小手袋。

平时都舍不得拿出来的那种!

“你们公司有漂亮妹子吗?比你还好看的才算。”小五笑嘻嘻地反问道。

顾舟翻了个白眼,捏着嗓子故作高冷地回了一句:“开什么玩笑,全天下老娘最美!”

秦禹霄在一旁轻轻吐了一口气,低头又笑了起来。

“宴会厅我就不去了,我要去泳池那边转转,有什么你就给我发信息!”小五晃了晃手机,难得这一次司空大人允许他用人身这么长时间,可不能浪费了这大好机会。

……

“你是猪脑袋吗?走慢点!我穿的是高跟鞋!”电梯里顾舟挽着秦禹霄的胳膊,在他耳边疯狂提醒。

“唔!好!”

“还有啊,你穿西装,走路的时候不要像个武夫一样那么嚣张,步子稳一点!”

“???”

敢说我下盘不稳?秦禹霄眉头一皱,却还是开口应了下来:“好!”

因为在半个小时前,小五跟他复盘了一下霸道总裁的特点,他必须要学到位!

“秦先生,我来考考你,看了那么多电视剧,你知不知道最受女人喜欢的霸总都有那些特点?”小五紧张地进行着岗前培训。

“那还不简单?”秦禹霄解开了身前的西装扣子:“冷酷,话少,然后……霸道!”

“……”

秦禹霄对着镜子有些自豪:“这些不就是我本人吗?还用学?”

小五撇着嘴,不知道要不要打击一下他的自信心:“其实……你没有真的找到精髓!”

“嗯?”秦禹霄回头看了小五一眼。

还好,眼神里没什么杀气,小五这才敢继续往下说:“你只用记得,女人说的话都对,如果实在不对也不要搭理她,千万不要跟她讲道理!女人提的要求统统满足,如果实在满足不了就强吻!”

“……”秦禹霄的眉毛拧在了一起,这说的都是人话?

“还有!重点来了……”小五顿了顿:“只要女主在场,其他女人在霸总眼里,都是渣……看都不能正眼看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要是有谁让女主受了委屈,想都别想,上去就揍,核心是把永远把女主的利益放在第一位,保护她,收拾一切让她受委屈的人。”

“就这?”

“嗯……差不多吧!”

“这些……说的不还是我本人吗?”

书评(313)

我要评论
  • 了,头&东西瞬

    一万句口吐芬芳的话眼看就要冲破嗓子眼了,头也不回地伸手去抓门把手,可她的手还没有碰到把手,那坨闪着金属光泽的东西瞬间化成了一滩稀泥,滴滴答答像水一样流到了地上……

  • 楼道毫&地闪烁

    忽然,逼仄的楼道毫无预兆地开始剧烈摇晃,头顶的灯光诡异地闪烁了起来。

  • 都没有&名其妙

    但她估计做梦都没有想到,十分钟后,自己会莫名其妙捡到一个大男人。

  • 顾舟不&。

    “那你来我们这里干什么?”想起刚刚看到的那一幕,顾舟不由地心有余悸。

  • 一道低&双腿一

    “你是来接我的?”一道低沉的男声从身后传了过来,带着些虚实不定的飘渺,吓得顾舟双腿一软。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