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我以为顾舟会缠着自己问很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,秦禹霄心里始终在寻思着怎么说。他要去去上班了?工作内容是保护好一个女人。好像……不太好。可顾舟这边,在房间里晃了好几圈,一会儿赞叹床垫好软,卧室好大,肥皂洗手间居然有两个脸后盆,一会儿又房门小阳台对着房间他要去上班了?工作内容是保护一个女人。。...

本以为顾舟会缠着自己问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,秦禹霄心里一直在盘算着怎么说。

他要去上班了?工作内容是保护一个女人。

似乎……不太好。

可顾舟这一边,在房间里晃了好几圈,一会儿惊叹床垫好软,卧室好大,洗手间竟然有两个洗脸盆,一会儿又推开小阳台对着房间自带的小泳池赞不绝口。

关于这个房间是怎么得来的,她早就丢到了九霄云外。

反正秦禹霄跟那个什么大人的纠葛,她也弄不明白,索性不去管了。

“小舟舟,你不过来看看司空大人给你们准备的礼物吗?”酒店的工作人员已经把随车的行李都送了上来,小五在会客厅里朝她大喊。

秦禹霄已经近水楼台先得月,把属于自己的那一份拿了出来。

从外面就很容易看出来,是一套衣服的包装袋,不过这种样式的衣服他以前从未穿过,有些好奇地拆开包装的拉链,一件一件取出来摆在沙发上。

“哦~原来是一身西装啊!”小五在一旁饶有趣味地拎起一个袖管,这个牌子他知道,是司空大人最喜欢的私人定制的品牌。

这一身西装的价格,都够在三线城市买套房子的首付了!

这么看来,大人对秦将军还是挺上心啊!

顾舟闻声也从小阳台快步走了进来,在车里听说礼物是衣服的时候,心里还咯噔了一下,远远看见秦禹霄拿出了一套西装,这才冷静了些。

除了那身西装,行李车上还有好几个只比24寸行李箱小一些的纸箱子,包装极其奢华,但拿在手里却很轻。

顾舟瞟了一眼上面的英文字母,尝试着用自己拙劣的英语水平拼了半天……

滚犊子吧,认不出!

拆开上面的银色绑带,顾舟竟有了一丝拆盲盒的快感,这比拆快递盒子刺激多了啊!

“好好拆,手抖什么?”小五站在旁边捂着嘴笑,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,似乎比当事人还要心急。

顾舟两只手握着纸盖,往上提了好几下,愣是没打开……

这么紧?

好家伙,开快递的女人脾气说来就来,顾舟把拖鞋一蹬,一只脚直接跨在了沙发上,撸起袖子准备使蛮力!

刚把纸箱子悬空提起来,还没大力去摔……

哐当,一声钝响,打开了,一件缀着水钻的白色长裙跟盒子的下半部分一起掉在了地上。

顾舟眼神一亮,我的天老爷啊,这颜色也太美了吧!

她半蹲着小心翼翼地把裙子捡了起来,拿在手里仿佛是在欣赏一件艺术品,看着精美却不过分张扬,腰线的裁剪干净利落,领口做了一字肩,还能遮住一部分手臂。

看完这件白色礼服,她已经迫不及待地要打开剩下的箱子了。

已经有了开箱经验,接下来顾舟的动作明显顺利了很多,剩下三个箱子里还有一件暗红色带着刺绣图案的短裙,可以在正式场合穿,也可以日常通勤。

还有一双百搭的黑色高跟鞋和一盒首饰!

一整盒的首饰!

顾舟拆到最后整个人都丧失了语言功能,张着嘴支支吾吾却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:“这……这……我瞎了!”

小五看着开箱的过程都觉得有些累了,拉着秦禹霄一起坐在了沙发的另一边,一边吃着茶几上的水果,一边看着顾舟开怀大笑。

“你会不会太夸张了一点?”小五吞了一口西瓜。

“怎么会……”顾舟摸着手里闪着微光的首饰盒,一套钻石的,一套不知道是什么宝石的,眼睛定定地锁定在那里,一步都不想离开。

过了好一阵,顾舟忽然回过头,神秘兮兮地问了一句:“这些……还有这些?你确定都是送给我的?不会只是借我穿一次吧?”

小五差点笑喷:“开什么玩笑,送出手的东西,怎么可能还让你还回去,司空大人也是要面子的好吗!”

秦禹霄略带困意地半躺在沙发上,伸出右手用大拇指跟中指轻轻按压着太阳穴,抬了抬眼顺口问了一句:“你不去试试?”

这一问,才把顾舟从神游的状态下拉了回来,立马一蹦三尺高,抱着手里的衣服鞋子就往试衣间走了去。

趁着顾舟试衣服的空挡,秦禹霄小声问了一句:“小五,这些东西很贵吗?”

“当然了!”小五想都没想直接回答道。

“唔……”秦禹霄回过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西装:“这个……能换多少杯奶茶?”

小五扑哧笑出了声:“哈哈哈……让我算算啊!估计你十辈子都喝不完!”

“……”秦禹霄拎着西装的手忽然在空中顿了顿,神色瞬间凝固,难怪顾舟开心成这样,这一回赚大发了!

……

“秦禹霄……你过来一下!”试衣间里传来了顾舟略显焦急的声音。

“啊?”

“啊个锤子,快过来帮我一下!”

秦禹霄从沙发上站了起来,一夜没睡,午休又在车上,到了这个点忽然有些困意,脑袋晕晕沉沉的。

这该死的身体,不就是少了点灵力,怎么弱成这样了?

他半眯着眼,单手扶着额头,慢悠悠地挪着步子走向了试衣间。

可下一秒,顾舟整个背瞬间冲进了他的视线里……

白色长裙身后的拉链直接从脖颈延伸到了腰间,要不是顾舟一只手抓着下面,都不知道这该死的拉链要延伸到哪里……

刚刚还云里雾里的秦禹霄,瞬间灵台清明,不由得僵在了那里。

“你干嘛啊……磨磨蹭蹭的,过来帮我把拉链拉上来!”顾舟却丝毫不生分,都在一个屋檐下住了这么久了,哪里还有那么多乱七八糟的男女之别。

秦禹霄抿着嘴轻咳了一声,挪着步子慢慢靠近了。

原来只觉得顾舟脸上的皮肤好,没想到身上也……

秦禹霄走近了以后,顾舟本能地松开了原本捏着拉链的手,从他这个角度往下看,整个身体的轮廓一览无余……

秦禹霄赶忙闭上眼睛,上手找到拉链直接往上一拉,动作之快简直摧枯拉朽。

“这么快?”顾舟还没反应过来,对着镜子转了转,丝毫没有注意到身后的那个男人早已经连耳朵都涨红了。

“难不成……你还想慢一点?”

秦禹霄的语气里夹杂着十足的克制,双手不自觉地握紧了拳头藏在身侧。

这个女人,说起话来真是要命!

“好看吗好看吗?”顾舟转过身,头顶的筒灯刚好照在了头顶,明晃晃地照亮了整张脸,笑容忽然就被放大了!

秦禹霄轻咬嘴唇,只是木讷地点着头。

很多事情,不需要什么特定的时间,更没有刻意安排的场面,但只要人对了,那怕匆匆一眼,所有的一切都顺理成章!

书评(234)

我要评论
  • ,这个&打过来

    “舟舟,这个月工资还没发吗?你弟弟租房子的钱赶紧打过来,哦还有,你爸这个月也要去医院做复健,抓紧点啊!”电话那头没有丝毫寒暄,一接通就直奔主题。

  • ,也好&走的胆

    “不过,也好!”男人确定了顾舟没有逃走的胆子,把手收了回来:“那帮家伙就更难找到我了!”

  • 过来,&地抬头

    杀气腾腾的敌军如潮水般从四面八方涌了过来,叫嚣声此起彼伏。红发男猛地抬头,眼波流转似有火光闪过,死死盯着探出半个身子的顾舟。

  • 商量!&”

    短短几秒钟,像是思考了一个世纪,顾舟眼神一转,堆起满脸苦笑:“好汉饶命,有什么事情咱们好好商量!”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