挂在餐桌旁的时钟滴滴答答烦的更可怕,指针啪哒一声跳过了十一点。顾舟趴在沙发上叹了口气,王八羔子这么晚了还不回去?么明白了今天晚上有求于他,因为提早溜了?不行啊,时间20-300人,的确要中执行备选方案。职业病呢有时候候也有好处,但凡都要做多手准备,早的想好顾舟趴在沙发上叹了一口气,狗东西这么晚了还不回来?难道知道了今晚有求于他,所以提前溜了?。...

挂在餐桌旁的时钟滴滴答答烦的要命,指针啪嗒一声跳过了十二点。

顾舟趴在沙发上叹了一口气,狗东西这么晚了还不回来?难道知道了今晚有求于他,所以提前溜了?

不行,时间不等人,看来要执行备选方案。

职业病呢有时候也有好处,凡是都要做多手准备,早早的想好了Plan B,有备无患。

顾舟拿起手机,直接拨通了弟弟顾衡的电话,才不过一声就接通了!

“喂姐……干嘛?”电话那头无比嘈杂,音乐声跟男男女女的欢呼此起彼伏,顾舟甚至都听到了啤酒瓶碰撞的声音。

“靠!大半夜的,你干嘛去了?”

“几个同事,拉我出来喝酒,说是介绍些小姐姐给我!”顾衡的语气有些飘,听着也喝了不少。

“你大四那个女朋友呢?”顾舟一头雾水。

“她?”顾衡冷笑一声:“早分手了,后面又谈了俩……你这是多久之前的情报了?”

听着那边音乐声越来越大,顾舟有些嫌弃地把手机拿远了些,支支吾吾说起了正事:“你……你明天有空吗?”

“明天?没空!”顾衡二话不说直接拒绝!连有什么事情都懒得问。末了又加上一句:“我这个月花销有点大,姐!你再给我打两千块钱呗!”

“滚!”顾舟强忍着怒火一把挂掉了电话,混蛋啊!

有时候她也觉得纳闷,明明是同一个爹妈生的,年纪也不过只差了四岁,怎么两个人的差别就这么大?

特别是搞对象这方面。

顾衡从初中开始到现在,折在他手里的姑娘简直数不胜数,偏偏他又长了一张秀气十足的脸,怎么看怎么像个人畜无害的小奶狗,特别招女孩子喜欢。

人家海王是撒网捕捞,这家伙简直就是去海鲜市场批发的……

可到了顾舟这里,画风一转,爱情绝缘体!读书的时候除了学习就是奔波在各个兼职里,皮肤晒得黝黑,也从不打理自己。

加上性格又是不可能让自己吃亏的那种,别说娇滴滴流些眼泪博同情,要是谁敢让她不开心,头都能给你拧下来。

也就是上了大学,遇见了薛意,那小妮子什么好的护肤品都是用几次就塞给顾舟了,反倒让她捡了不少便宜,皮肤也好了起来。

大学毕业那会喜欢了一个比自己老了快一轮的大叔,还是自己的领导,有过那么一段时间的荷尔蒙荡漾,最后也是不了了之。

这么多年,她在感情上明白的道理全都在安慰薛意的时候,一股脑总结完了!

哎……

顾舟把手机往沙发上一甩,完犊子,Plan B也没戏!

……

吱呀……哐。门开了!

万念俱灰的顾舟刚准备去睡觉,秦禹霄顺着涌进来的热浪直接站在了门前。

不过看那张苦瓜脸,似乎有些心事,他其实很早就从林浩那里出来了,只是一直在街上瞎晃,把时间忘了。

禾城的战事大家本以为,会因为秦禹霄带着星天镜逃离而进入尾声,不料却莫名生出了许多意外,具体是什么林浩闭口不谈,估摸着怕扰乱秦禹霄待在这里的军心。

司空大人担心事情还有反复,决定再次打开时空折叠之门,但是这一次是要派林浩跟几个纸片人去往禾城,增援那边的战力。

这样一来,林浩在这边的任务就空置了下来了……

从钟莉莉记事起,林浩就一直贴身陪伴左右,跟她一起长大,哪怕执行其他任务,也不会离开超过三天。

如今,禾城战事吃紧,派寻常人去,司空大人总是不放心,所以非林浩莫属。

秦禹霄接到的任务便是——代替林浩,协助纸片人小四,做钟莉莉的贴身保镖。

当然,二十四小时贴身保护的事情交给纸片人,司空大人也不希望钟莉莉整天跟一个男人厮混在一起。

但是秦禹霄必须像工作人员一样,每天准时到莫如工坊打卡上班,暗中保护她的人身安全,然后就是陪钟莉莉出席一些名流聚会,商务宴请。

若是放在以前,这种事情秦禹霄压根就不用过脑子,张口就会拒绝掉。

堂堂一个顶流术士,会甘愿给一个女人做保镖?

但如今……

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,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异世界,一身灵力尽失,连回到禾城的办法都要依靠司空大人。

更别提要还面对日益冷淡的顾舟……

秦禹霄犹豫了!

司空大人给的报酬不低,除了莫如工坊的工资之外,每周会有一颗灵丸,如果有特殊任务时,灵丸还会翻倍。

听小五和小八的意思,灵丸这东西十分难得,平时只有出任务的时候才有,到他这里,每周一颗,一个月就有四颗!

省着点用的话,打发顾舟应该不成问题!

但是,唯一让他不愿接受的,就是钟莉莉那个女人了,当她听见司空大人安排秦禹霄顶替林浩时,瞬间火冒三丈,当场摔了好几个杯子。

对着窗外的空气怒吼着,撂下一句狠话:“换人是吧?看老娘不整死他!”

回家的路上,秦禹霄感概万千,不知道这个工作会不会有生命危险,毕竟今时不同往日,如今自己除了能打一点,其他的也没什么过人之处。

过来这么久,打心里还是想活着回禾城的!

姐姐跟素素,都在等着他!

……

“哟……秦大公子深夜有约啊?”顾舟从沙发上站了起来,望着秦禹霄脱口而出一句酸不溜秋的话。

呸!这张该死的嘴,明明应该说点好听的,怎么话一出口就不受控制呢?

秦禹霄把扣在头上的鸭舌帽取了,挂在一旁的挂钩上,想着自己也要像眼前这家伙一样每天上班了,还要面对那样一个凶神恶煞的老板娘。

想想都没办法摆出一副好脸色。

顾舟懵了,这家伙今天怎么阴着一张脸,难道是自己说了什么惹他不开心了?

难道……要用夹子音?心里又一次默念着:哥~哥?

不行不行,做不到,顾舟有些泄气,看着秦禹霄换了拖鞋往客厅里走,只能小心翼翼地跟在后面,试探性地问了一句:“小五呢?没跟你在一起?”

秦禹霄摇了摇头,依然没有回答。

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顾舟原本蔓延开来的睡意,一下子就被打散了,直愣愣的坐在沙发上等秦禹霄洗了澡,吹了头发,把衣服丢进洗衣机……

手机屏幕关了又开,开了又自动灭掉。

忍不了了!

“喂!”

“嗯?”

“跟你说个事……”

“这么巧,我也想跟你说个事!”

“不行,我先说!”顾舟坐在沙发上,把站在一旁的秦禹霄扯到了旁边坐下,她决定,关键时刻,还是要自己抢占先机。

“好吧,那你说!”秦禹霄长舒一口气,双手放在头顶,仰着躺在了沙发靠背上。

“明天,后天,大后天,你帮我个忙!”顾舟轻咳一声,把盘在一起的腿放了下来,胳膊撑在大腿上,露出了平日里根本看不到的……一丝羞涩。

“……”秦禹霄觉得事情不对,顾舟这副样子,看起来比当初叫他动手打人还要紧张。

“你先说同不同意!”顾舟打算先要答案。

“……”秦禹霄一脸错愕:“你都不说事?就让我直接同意?”

顾舟咬了咬嘴唇,看起来卯足了劲:“很简单的……就是,假扮我男朋友,陪我参加公司的活动!”

“……”

话音刚落,秦禹霄立刻收回手臂,身子猛地坐直了,有些云里雾里,半响才从嘴里挤出一句:“我……不是一直是你男朋友吗?”

书评(354)

我要评论
  • 怕难不&像鬼一

    她轻咳了一声,努力让自己保持镇定,大风大浪的什么没见过,正儿八经的鬼都不怕难不成还会怕这个像鬼一样的男人。

  • 口袋里&紧紧攥

    口袋里的手机被顾舟紧紧攥在手里,时刻准备跟警察叔叔求救。

  • 着嘴唇&:“你

    “逻辑不对啊……”顾舟咬着嘴唇小声嘀咕,猛地抬头,壮着胆子问了一句:“你逃难就好好逃嘛,要我配合什么?”

  • 事情咱&”

    短短几秒钟,像是思考了一个世纪,顾舟眼神一转,堆起满脸苦笑:“好汉饶命,有什么事情咱们好好商量!”

  • 知道了&踵而至

    “嗯,知道了妈!”顾舟匆匆挂完电话,财务的短信接踵而至!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