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来回去只需10分钟的路程,昨天顾舟硬生生走了差不多半个小时,开完会时间了很晚,抽出来钥匙打开门的时候都7点了。这一路上,她多次反复去思考的,就仅有一个问题。怎么才能把秦禹霄骗去跟她一起团建,接着劝服他扮成自己的男朋友!再接着……狠狠地打一打赵颖这一路上,她反复思考的,就只有一个问题。。...

原本回家只需要20分钟的路程,今天顾舟硬生生走了差不多一个小时,开完会时间已经很晚,抽出钥匙开门的时候都11点了。

这一路上,她反复思考的,就只有一个问题。

怎么才能把秦禹霄骗去跟她一起团建,然后说服他假扮自己的男朋友!

再然后……狠狠打一打赵颖的脸,指着鼻子对他说:“看见没有,老娘也是有男朋友的人,而且又高又帅还多金!”

不比你男朋友好看一万倍?

……

不过,话又说回来。

就这件事情上,顾舟觉得自己是有求于人。关键是就她这二两肉,也不知道能给秦禹霄创造什么价值,让他心甘情愿帮自己这个大忙。

整整想了一路,也不知道能给那家伙开什么条件。

现在唯一能肯定的是,秦禹霄对她没什么敌意,也没什么企图,找人这事吧也早就有了着落,不需要她出什么力。

剩下的,除了能分一个房间给他住,也没啥拿得出手的……

顾舟越想越气,怎么自己就不会变金子,要不然这时候立马变块金砖出来砸晕他。然后居高临下地俯视他:“跟我走,照我说的做!”

哎……技能这东西,到用的时候才知道有多匮乏。

顾舟在门口站了几分钟,还在酝酿情绪,准备豁出去求求他,毕竟这次不是动手教训小混混那种简单活儿,而是进阶任务——假扮男朋友!

这穿越过来的脑子,会不会不够用啊?

忽然,同住一层楼,隔壁的隔壁忽然哐当一声,大门从里面被一把推开。

楼道里的感应灯瞬间全部亮起,顾舟拿着钥匙的手僵在了半空,好奇心让她顿了顿,下意识躲进了门口凸出来的承重柱后面,歪着脑袋看见从那屋子里被丢出来一个男人。

男人身材中等,肚子有些微胖,寸头戴着眼镜,穿着也是很普通的格子衬衫,看打扮八成是个苦逼油腻的程序员。

有好戏看?

那个格子男被丢出来之后,半猫着身体很明显还想往屋子里钻,刚抬腿却被一跟雪白纤细的手臂又一次推了出来。

重复推搡了好几下,一个声音极其嗲的女人在里面说话了:“哎呀哥哥,都这么晚了,人家想要睡觉觉了啦……你还不走吗?”

嘶……虽然隔了十几米,顾舟颤栗了一下,嗖地一声全身鸡皮集体起立。

这声音,这语气,绿茶里的战斗机啊!

果不其然,格子男直接脸红到了脖子上,口水都不会吞了,只是傻乎乎地舔着脸一边喘着粗气一边笑:“呵呵……别啊!别!”

“哥哥……你不想走吗?”女孩子的声音又传了出来,娇羞中带着腼腆,腼腆里又透着赤裸裸的诱惑,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……夹子音?

顾舟吸了吸鼻子,听说男人都喜欢这种类型的姑娘,赶紧往门边靠近了些,机会难得,必须跟大神学几招。

格子男的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,这不是废话吗,都这样了,谁想走,要不是猫着腰,下半身的想法昭然若揭啊!

啧啧啧……男人!顾舟皱了皱眉。

“唔,那好吧!”夹子音松口了,听声音似乎带着点欢快。

原本还往外推的手一把揽在了格子男的肩膀上,顺势往里带了带:“但是哥哥你能不能温柔一点啊,人家怕痛嘛!”

隔了十几米,那男人猴急的声响顾舟都能即得一清二楚:“放心吧宝贝儿……”

哐当!门又关了起来。

顾舟陷入了深思……

好一出欲拒还迎的高阶玩法!

学到了学到了!

开门之前,顾舟夹了夹嗓子,小声喊了一句:“哥~哥……”

本以为掌握了精髓,呸……昨晚上的饭都要吐出来了!

活了二十六年,怼人的工夫已经修练到王者水平了,但撒娇……倔强青铜吧!

收拾好情绪,顾舟有些泄气地打开了门,房子里黑乎乎的,别说人影了,鬼都没一个,秦禹霄什么时候学会夜不归宿了?

换了拖鞋走进来,空调倒是开着的,人不在怎么能这样浪费资源,不行,下次还是要好好给他上一课,真是不当家不知柴米油盐贵!

顾舟叹了口气,酝酿了半天的情绪忽然泄了气,索性自己去洗澡了。

……

这天,早一些的时候,秦禹霄在家独自吃了晚饭,浑浑噩噩好几天了,依然没有等到司空大人的回信。

自从灵力被抑制了以后,顾舟已经很久没有用那种会发光的眼神看过他。

他觉得浑身都不自在,压抑的情绪已经积累到了极点。

小五一大早接到了新的任务就不见踪影,没有陪伴,时间变得格外漫长,他默默把厨房的地板拖了三边,心一横,扣上鸭舌帽出门了!

熟悉的街道依然热闹非凡,天气越来越热,在禾城哪怕是八九月的秋老虎,太阳下山之后立刻就转凉了。

望着满大街的汽车,秦禹霄这才想起在网上看的温室气体。

他有些失神,这么发达的科技,到底是帮助了人类,还是害了人类呢?

一路想一路走,经过上次买奶茶的小店,发现里面那个长着大眼睛的小姑娘不在了,换了一个瘦高的小男生。

秦禹霄也不比往日,熟练地拿起手机扫码买了一杯奶茶。

小男生板着一张脸,用现在的话来说,应该是酷吧:“先生您好,请拿好您的奶茶!”

秦禹霄点了点头,接过来猛吸了一口!

嗯?这奶……不太行!

还是自己做的好喝一些。

但是上次给顾舟喝的时候,她怎么那么大反应呢?

难道她不喜欢那个牌子的奶味?

走到莫如工坊门口,秦禹霄找了个垃圾桶把喝空的杯子扔了进去,撩了一下垂在额前的碎发,露出一双明亮的墨瞳。

这时候正是生意最好的时间,店里连个落脚的地方都难找。

秦禹霄推门而入,四下望了望,立马有眼尖的服务员认出了他,挥手上前跟他打起了招呼:“秦先生,老板娘他们在阁楼,您是来找他们的吗?”

秦禹霄点了点头,就被带到一旁的直达电梯里了。

电梯的私密性做得很好,从外面是看不进来的,但是从里往外看却十分清楚,几个穿着清凉的女孩子正在泳池边上端着杯子拍照,一个不小心,连人带杯扑通一声掉了进去。

这一闹,整出了不小的动静,好几个服务员拿着浴巾就跑了过来。

秦禹霄探着脖子,还没来得及看完后续,电梯门打开了。

一开门,就听到了女人的尖叫和接踵而来玻璃被摔碎的声音。

“一个畏首畏尾的懦夫,连面都不敢露的男人,有什么了不起的,有本事让他来跟我谈!”这怒气冲冲的声音一听就是钟莉莉的,她的声音带着些特殊的腔调,很容易被记住。

“莉莉,不能这么忤逆司空大人,他可是……”林浩的声音紧随其后。

“可是什么?你不要跟我说什么养育之恩,我不需要,我只有一个要求,就是你不能从我身边离开!绝不!”

声嘶力竭的咆哮之后,隐隐又传来了些啜泣。

秦禹霄站在电梯口有些茫然,似乎,他来得不是时候!

书评(198)

我要评论
  • 的方案&其来的

    夜深了,她独自拎着刚开好的药,准备回公司把没做完的方案收个尾,忽如其来的胃疼真是要了老命。

  • 眉头撇&带鄙夷

    男人被顾舟的眼光看得浑身不自在,蹙着眉头撇过脸,心中略带鄙夷。

  • 了不让&。

    也不知道这家伙还有什么丧心病狂的隐藏技能,该稳健的时候必须要保命为先,为了不让这一头红发引起骚乱,走楼梯下地库可能更保险。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