周六早上顾舟把手上剩下的活忙完以后,午饭都没吃几口就赶着去接微微了。走出公司大门,心情差到了极点,虽然这几个月早就有了心理准备,不过眼看着第三季度的销售报表真的做出来,还...

周六早上顾舟把手上剩下的活忙完以后,午饭都没吃几口就赶着去接微微了。

走出公司大门,心情差到了极点,虽然这几个月早就有了心理准备,不过眼看着第三季度的销售报表真的做出来,还是有些心灰。

他们比二组的销售额整整少了二十个点……

这就意味着,第三季度的销冠头衔,要拱手让人了。

再加上这个月到手的工资,照例没有在手里捂热,一转背又被打回了家里。还好秦禹霄前些日子雄起了一丢丢,否则真的要拖家带口喝西北风了。

……

“微微,五分钟以后下楼,我在你小区门口的便利店那里等你!”顾舟打着方向盘,发了一条语音过去。

车里的空调冷气十足,这是目前唯一能让她感到欣慰的事情。

微微没有回消息,顾舟看着沉默的手机屏幕有些疑惑,独自把车停好打算先去买一箱水扔后备箱,这种天气没有水喝会死人……

秋老虎啊,说来就来!

顶着一天里最火辣的太阳,顾舟跟个男人似的扛着一箱水晃晃悠悠地从便利店走出来,双手没空只能用屁股开门,吱呀,一个踉跄,门竟然从外面拉开了。

“咦,顾小姐!”一个熟悉的声音从身后飘了过来。

顾舟弯着腰往后一看,这人看起来挺眼熟,但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,一时间愣在了那里,逼着自己露出一丝职业假笑。

“是我啊!我今天没穿制服,你就不认识我了吗?”

顾舟一个激灵:“呀,原来是警察小哥啊!不好意思啊,我眼神不好……”

“没有没有,贵人多忘事,你叫我小胡就好了!”胡博文赶忙过来一把接住了顾舟手里的矿泉水,二话没说就往外面走去。

这么热情?顾舟有些不明所以。

对了,她这才想起小五说过,给这家伙脑子里也添油加醋了一番!难道是这么个原因,所以这次见她一反常态?

“顾小姐,这水你是要搬去哪里?”胡博文站在太阳下,豆大的汗珠从脸颊上滴落下来,脸上却满是笑意。

“哦,搬去车上,在哪……”顾舟指了指不远处的树荫下,绿色的小POLO格外扎眼。

把水放好,胡博文擦了擦额头上的汗,今天他穿了件很日常的白T恤,深色大短裤,看着像是刚从家里出来倒个垃圾,一点没有收拾。

“没想到在家门口遇见你啊,顾小姐!”胡博文咧开嘴笑得很开怀,转背看了一眼顾舟的车:“没想到顾小姐这么低调!”

什么鬼?顾舟苦笑着回了几句:“哪里哪里……”

低调?明明是实力不允许好吗!

正在苦恼着怎么结束这场尬聊的时候,有人在一旁高呼顾舟的名字,定睛一看果然是撑着太阳伞快步走过来的郑微。

“顾舟你能不能做个人,大热天的,就不能把车开到我家楼下吗?”

“这不是你家楼下?”

“你这理解能力需要回炉重造,我说的是开到我5栋楼下,我从电梯出来,就能钻进车门的那种!OK?”

郑微嗓门比较大,顾舟跟她对话都会不自觉地插起腰,拔高嗓音。

看得一旁的胡博文满脸惶恐,这女人,难不成有两幅脸孔……

郑微走进了,看见一旁杵着个陌生男人,眼神立马变了:“这谁?你男人?”

顾舟呸了几声:“别乱说,这是负责我们那个片区的警察,碰巧遇上的!”

“哦!”郑微点了点头,加赠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。

“你好!”胡博文摸着头打了个招呼:“你住5栋啊,我住你隔壁,6栋!”看着没人理他又补充了一句:“顾小姐的朋友都这么好看!”

郑微呵呵一笑,拉着顾舟就上车了,车子开动以后一本正经地说了一句:“现在警察的标准都这么低了么?”

……

去薛意家的路不太好走,有一段盘山公路,七拐八绕地转了半天,终于到了邕城最出名的富豪聚集地,也是楼王中的楼王——君澜府。

一个坐落在半山腰上的别墅区,无一例外全都是带了上千平米私家花园的独栋。

住在这里的人,非富即贵,寻常人连个厕所都买不起。

“不行了……微微,快给薛意发消息让她给个定位给我,这么开下去怕会迷路!”顾舟紧攥着方向盘,已经在别墅区里兜得蒙圈了。

顺着导航的指引,这辆绿色小POLO在一群豪华别墅中龟速穿行,路边动不动就是露天的迈巴赫,还有些不知道什么牌子但看上去花里胡哨的豪车。

郑微轻叹一口气:“哎……命运不公啊!”

这里的别墅很多都请了专门的设计师重新翻修过,原本统一的外墙现在都风格各异了,在里面走一圈就能把世界各地的建筑样式都看上一边。

顾舟每次来都觉得自己这二十几年白活了,眼前这些才叫做生活!

“你看那个!”郑微指了指右手边一栋改成现代简约风格的别墅,外墙刷成了黑白两色,看上去即低调又不失档次,不过四周被围得严严实实,只能隐约看见里面有个大泳池。

“有钱人,就是会保护隐私!”郑微自言自语道。

终于找到了薛意的家,很远就看见管家老胡撑着一把巨大的黑伞在跟她们打招呼。顾舟松了一口气,还好没有走丢。

“小姐还在睡午觉,只好叫我下来接你们!”老胡十分热情的帮顾舟开了门,伞都送到了跟前,有大半年没见,感觉这小老头反倒年轻了不少。

顺着老胡的指引,从负一楼的电梯直接到了二楼的主卧,没错,这么一大栋房子就薛意一个人住,她妈跟后爹住在同一个小区的另一户,除了偶尔吃吃饭,几乎不怎么走动。

用薛意自己的话说,她觉得老胡比那两个爹都更像父亲。

每次过来,顾舟都担心住在这么大的房子里,上厕所会不会迷路,推开小公主的房门,那家伙满脸倦容地坐在梳妆台前,似乎这个午睡不怎么畅快。

“你们终于来了……”小公主嘟囔着嘴:“自从正阳消失以后,我都好多天没有出过门,你们再不来,我可能真的发霉了!”

“你还没……”郑微脱口而出的这句话,被顾舟拦了下来。

“我们又没死,你一叫我们不就来了吗?”顾舟接着说道:“就是你家太难找,下次让老胡去小区门口接我们!”

“算了,直接到我们家去接,省得我开车费油!”

书评(406)

我要评论
  • &这一头

    也不知道这家伙还有什么丧心病狂的隐藏技能,该稳健的时候必须要保命为先,为了不让这一头红发引起骚乱,走楼梯下地库可能更保险。

  • 去,目&腥四溅

    顾舟往身下望去,目光所及皆是血腥四溅的厮杀,祭坛周围,十几个浑身被鲜血染透的将士正围成一圈……

  • 眼神里&退,他

    男人的眼神里怒气渐退,他顿了顿,尽量让自己说话的语气平缓一些。

  • &吗!

    一头亮瞎眼的红发,堪比曾经火遍大江南北的洗剪吹好吗!

  • ,她皱&梯口的

    看着来电显示,她皱了皱眉,转身推开了一旁楼梯口的门。

  • 电话,&踵而至

    “嗯,知道了妈!”顾舟匆匆挂完电话,财务的短信接踵而至!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