晚上下班高峰期,热闹的场面非凡的主干道上,一辆黑色帕萨特龟速在车流中穿梭。里面呜呜泱泱坐着五个大男人,恰恰前天无功而返的刘欣几人,不明白为什么前天偏偏也没蹲到目标人物,却莫名其妙每个人都受了一身伤。搞得昨天各个人心惶惶,所以他们据说那个叫顾舟的女人…里面呜呜泱泱坐着五个大男人,正是昨天无功而返的刘欣几人,不知道为什么昨天明明没有蹲到目标人物,却莫名其妙每个人都受了一身伤。。...

下班高峰期,热闹非凡的主干道上,一辆黑色帕萨特龟速在车流中穿行。

里面呜呜泱泱坐着五个大男人,正是昨天无功而返的刘欣几人,不知道为什么昨天明明没有蹲到目标人物,却莫名其妙每个人都受了一身伤。

搞得今天各个人心惶惶,因为他们听说那个叫顾舟的女人……不简单!

“强子,你今天带家伙了没有?”坐在副驾上的黄毛歪过头,朝后面问了一句。

一个瘦小的男人立马点了点头,嘴里念叨着:“放心,欣哥安排的东西,我都准备好了,都在后备箱呢!”

刘欣眉头紧锁,对着开车的小弟大喊:“他妈的,空调能不能开大一点!”说完摸了摸额头上的冷汗。

这一次的任务非同小可,他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精神。来之前就听人说,顾国华的女儿是个不怕死的狠角色,好几届散打冠军,一打五都不在话下。

而且最悬的是,据说这女人路子野地很,精通巫蛊之术!

想到这里,刘欣不自觉地摸了摸自己歪掉的脸,还有兄弟们受得不明不白的伤,背脊又隐隐传来一阵凉意,

越想越觉得玄乎,早知道就不该接这单活儿……

夜里7点多,车子终于缓缓开到了目的地,停在门卫室外降下车窗,还没开口说找你们物业老总喝喝茶,那个值班的小老弟只是看了他们一眼,就十分识趣地抬起了杆,还笔直地敬了个礼!

门卫小老弟心想,一看就认出这些人昨天都来过了,今天我得机灵点,说不定这帮大兄弟还能在老总面前给我美言几句。

刘欣倒吸一口凉气,难道那个女人都神到提前给门卫打招呼的地步了?

难搞啊,要不是这一帮小弟在,他恨不得立马就溜。

……

顾舟这一边虽然提前有了心理准备,而且小五拍着胸脯保证,这次绝对靠谱,加上秦禹霄也想戴罪立功,早早的就守在她身旁。

但她看见刘欣带着小弟们从车上走下来的那一瞬间,心底还是有些怂。

“支棱起来!”小五躲在她身后,小声地提点道。

顾舟立马站直了,摆起一张臭脸,像模像样地轻咳了几声。对着缓缓走来的几个人吹了个口哨:“喂……刘欣是吧,欣欣向荣的欣……”

走过来的几个大男人瞬间双腿一软,好家伙,这女人怎么知道老大的名讳,连口头禅都一清二楚,真这么牛逼?

走在最前面的刘欣抬眼就看见顾舟脸上诡谲的笑,吓得一哆嗦,赶忙吞了一口唾沫稳了稳神,不行,关键时刻不能怂!

“顾……顾舟是吧?”他颤颤巍巍地挪着步子走了过去。回头一看,那些怕死的家伙通通站到了十米开外。

猪队友!

……

“大热天的,辛苦老弟们走一趟啊!”顾舟扬了扬下巴,看着这群人的肢体动作,大概也验证了小五所言非虚,摆起谱来更加有恃无恐。

一边说着,一边晃了晃手里的钥匙,钥匙圈在食指上悠然地转了一圈又一圈,刘欣不敢看顾舟的脸,目光自然都被吸引到了钥匙上。

喀!

顾舟把钥匙抓到手心,刘欣身子一颤,像是中了魔咒一般冷汗直流。

“长话短说吧,我也没那么多闲工夫跟你们瞎扯,把我妈签的欠条拿来!”顾舟薄唇轻启,颇有大姐大的风范。

小五在身后拍手叫绝,孺子可教也!

秦禹霄站在那里纹丝不动,眼睛一横,似乎今天不需要他出马了。

刘欣赶忙从裤兜里掏出一张盖了手印的欠条,毕恭毕敬地双手送了上去:“在这,在这,顾小姐请过目!”

刚刚不还挺嚣张嘛,这会儿顾小姐都喊上了。

顾舟白了他一眼,伸手就扯了过来,都没有摊开来看一眼,直接上手撕成了碎片,大家都是文明人不能乱丢垃圾,多走了几步,扔进了一旁的垃圾箱里。

一顿操作猛如虎,刘欣看着面无表情的顾舟,紧张地屁都不敢放。

心里大呼,完了完了,这样下去要怎么回去复命啊,这里是逃过一劫了,回去铁定会被老大弄死!

大汗淋漓的他满脸愁容,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。

顾舟其实早就心里有数,知道摆平这个人也不一定能结束这件事,毕竟是老爸有错在先,处理事情还是要考虑周全。

……

“拿着!”顾舟从兜里掏出事先准备好的银行卡,朝刘欣手心塞了过去。

“这……这这……”刘欣望着手里的卡,激动地语无伦次,再抬头看顾舟时,顿时觉得这个女人头顶仿佛出现了一个女神光环。

“我也知道你很难办,但是我这句话撂在这儿了!这卡里一共20万,别说给那个兄弟治脑袋,男科都能治好了,拿了钱,滚蛋!”

顾舟深谙谈判的基本原理,先打一拳立马塞颗糖,这颗糖只要给到位,那基本就没什么后遗症了。

果不其然,刘欣直接给吓跪了:“顾小姐大人有大量,真是菩萨心肠啊!”

顾舟心中窃喜,轻咳一声装模做样地把他扶了起来:“好说好说……你们的这些游戏规则,我心里清楚!”

刘欣摸了一把鼻涕,声泪俱下地表起了决心:“你放心,顾小姐,我用人头担保,一定把这件事情解决了,你父亲那边我一定照顾地妥妥贴贴!”

顾舟颇为满意地点了点头,身后的小五笑得都快晕厥过去了,这家伙的戏会不会太多!

刘欣拿了钱,心中的那块石头终于落了下来,转背把躲在身后的小弟们招呼过来,站成一排,朝着顾舟再三保证:“顾小姐,以后我刘欣就是你的小弟了,有什么需要,只要你一句话,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辞!”

说完把手里的名片塞到顾舟手里,郑重其事地握了握手。

“行了行了……”顾舟憋着笑反手抓起刘欣的胳膊:“你的这份心,本小姐记下了,只要你帮我照顾好家人,以后有什么难处,都可以找我!”

刘欣谢了又谢,揣着银行卡一步一鞠躬地回到了车上,车子启动以后还不停地对着车窗外的顾舟点头哈腰。

看着缓缓开走的帕萨特,顾舟长长地舒了一口气……

没想到这么简单,事情解决了,还顺带收了个小弟!

破财消灾破财消灾,这波不亏!

只不过好不容易从秦禹霄身上薅下的羊毛,瞬间就见了底,这样下去可不是办法,什么时候才能愉快地去看房呢?

书评(389)

我要评论
  • 发男猛&,眼波

    杀气腾腾的敌军如潮水般从四面八方涌了过来,叫嚣声此起彼伏。红发男猛地抬头,眼波流转似有火光闪过,死死盯着探出半个身子的顾舟。

  • 了一阵&自己的

    “逃难!”男人思索了一阵,言简意赅地说出了自己的目的!

  • ,瞬间&的严重

    原本还憋着一肚子话的顾舟,瞬间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。

  • 冲向了&,脚底

    还没等她回过神来,背后像是猛地被人推了一把,径直冲向了对面的水泥墙,脚底一滑,整个身子都飞了出去。

  • &“我靠

    “我靠!”顾舟倒吸一口凉气,这家伙还会超能力?悬在半空的手立马收了回来。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