突然间,整个世界被按下了暂停后键。楼上空调管里滴下的水珠悬在了半空,微小的灰尘都完全凝固了下去。“哎……我就走了老半天!你们就百变了!”果真是小五的声音,顾舟望着树后噌噌噌蹿出了三个纸片人,一眨眼间,其中两个变为了人身,余下的恐怕是小六,颇富趣味地蹲在楼上空调管里滴下的水珠悬在了半空,细小的灰尘都凝固了下来。。...

忽然,整个世界被按下了暂停键。

楼上空调管里滴下的水珠悬在了半空,细小的灰尘都凝固了下来。

“哎……我就走了半天!你们就翻天了!”

果然是小五的声音,顾舟看着树后噌噌噌蹿出了三个纸片人,眨眼间,其中两个变成了人身,剩下的估计是小六,饶有趣味地蹲在一根小树枝上看戏。

除了小五,还有一个陌生面孔。

这特么又是谁?

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,小五飞速地在这群呆若木鸡的人群里来回穿梭,用食指轻点脑门,紧接着揪出了一捋闪着微光的不明物体。

除了顾舟跟秦禹霄,其余每个人都操作了一回,看他的神态相当轻巧,似乎并不费力。

完事以后,另一个等在旁边的陌生面孔深吸一口气,紧闭双眼,右手在胸前比划了一阵,嘴里念念有词。

顾舟瞪大了眼睛,不明所以地看着一切,说是科幻电影都不为过吧。

这特效肯定不止五毛。

一阵微风吹过,顾舟微微眯了眯眼,恍惚间身子震了一下,再睁开眼时,被按下的暂停键忽然失效了。

耳边恢复了正常的喧嚣声,那滴空调水啪嗒一声落了下来,溅起小小的水花。

说正常,但似乎又一点都不正常。

在场的所有人一言不发,沉默地有些离谱,胡博文带着小刘双目无神地快速回到车上,一脚油门直接把车子开走了。

回过头,再看刘欣那帮人,也是一个个傻愣愣地直接排着队往小区门口走去。

……

行尸走肉吗?

顾舟吓得赶紧往秦禹霄身边靠了靠,死死拽住他的T恤一角,捏得衣服都有些变形了。

“哎……搞定了!”小五咧嘴一笑,跑过一边伸手钩住了另一个人的脖子,笑嘻嘻地跟顾舟他们介绍道:“过来认识一下,这是闪闪!”

顾舟嗯了一声,怎么这家伙的名字跟其他人不是一个系列的?

“放手!”闪闪明显不怎么给面子,眼睛一横站在那里一动不动。也没有看顾舟他们,似乎对这次的行动十分不悦。

“哎呀……别那么小气嘛,下次我把灵丸还你就是了……”小五小声说道。

“哼!”闪闪一甩头,朝着树枝上看戏的小六吹了个口哨,转背就变成了纸片人,朝小六跑去。

小六十分自然地扯过闪闪的手,往背后一甩,两个纸片人又重叠在了一起:“这家伙不开心,我先带他回去了,拜……”

说完,就消失在了夜空里。

还有脾气?啧啧啧……顾舟轻轻摇着头,忽然想起了什么,拽着秦禹霄的衣服直接把他拖进了电梯!

喜欢打架是吧,上去咱俩比划比划!

……

顾舟嘟囔着开了门,直接把沉默不语的秦禹霄塞了进去,推搡着把他丢在沙发上,准备开始一场语重心长的批判会。

“说!为什么动手?”顾舟双手叉腰,像极了教训熊孩子的家长。

面对这没头没脑的质问,秦禹霄有些懵了:“你不是给我使眼色,让我上的吗?”

……

“我……”顾舟气得拍了拍脑袋:“大哥,我那是叫你让一让,你挤到我了!我没让你把他们掀翻!”

……

“行了行了……差不多就够了,别在我面前打情骂俏的!”小五看不下去了,扭动着纸片手装模做样的捂着脸。

秦禹霄有些不开心,哼了一声闷在了那里,胸口还隐隐作痛,这女人分明就是不识好歹,帮了她还赖自己头上。

两人就这么僵着,谁也不服谁,气氛有些尴尬。

小五凑过来缓解情绪:“小舟舟,你做好心理准备,那帮家伙明天还会来的哟!”

什么?顾舟转过头死死盯着依旧云淡风轻的小五,你特喵的再说一遍?

小五歪头对视了一眼,有些好笑:“你想什么呢……我只能洗掉他们打架那一段的记忆,然后告诉他们今天白来了,没蹲到你,然后闪闪就控制他们一小会儿,让他们找别的乐子去了!”

“所以呢?”顾舟惊呼:“那不是等于白搞?”

“大姐!该面对的始终要面对,那些深层记忆我无能为力啊……”小五辩驳。

“那……那两个警察呢?”

“哦!他们更简单,来到这里以后发现屁事儿没有,就开开心心回去等下班了!”

顾舟闷头想了一会儿,立马又跳起来:“不对啊,那个,他们还有那个执法仪……都拍下来了!”

小五冷笑一声:“你以为就秦长官会炼金术?”

……

好家伙,白跑一趟,还损失一台仪器,这年头警察的工作也挺难做的。

顾舟重重地叹了一口气,身边这两人,看都没眼看。一个莽夫,一个不靠谱。本以为自己找到了王者队友。

现在看来,小五充其量只能算个钻石,秦禹霄,呵……

搞了半天,只是把要面对的事情往后推迟了那么一天,这是什么感觉?给自己的死期倒数五四三二一吗?

看着顾舟有些懊恼,小五慢吞吞地说了句:“哎,也不用那么泄气,我给他们脑子里都放了点好东西。”

……

“什么鬼?”顾舟又支棱了起来。

“记忆这东西嘛,本事就很抽象,虽然抹除不了,但能添油加醋!”小五还在故弄玄虚地卖着关子。

“说人话!”顾舟没那么多耐心。

“就是你的形象,我在他们脑子里刻意地……描画了几笔!”小五半躺着,翘着二郎腿:“明天他们过来,肯定对你客客气气的!”

“为啥?”顾舟整个人横卧着趴在沙发上,伸腿把坐在角落的秦禹霄踢到了另一边的贵妃椅上,饶有兴趣地凑到小五面前。

“哈哈……你到时候就知道了嘛!全都说出来,就没有惊喜了!”

……

这么一说,还挺有意思,搞得她都有些期待了。

“喂……秦禹霄!”顾舟回过头瞟了一眼那个闷头不说话的莽夫:“你明天还是要保护好我,不过,别动不动就抡袖子,咱们都是文明人!”

秦禹霄抬眼,皱了皱眉,忽然脸颊一红,从他这个角度看过去,顾舟两条白花花的大腿摆在沙发上,顺着腿型往上一瞄,她今天怎么穿了件如此硬挺的热裤,边缘都翘起来了……

直接就……

黑色的!要命!

“你听到没有?”顾舟拎起一个四方抱枕直接甩了过去。

秦禹霄猛地回过神,接住这软绵绵的枕头,下意识往怀里塞去。闷着点了点头,哦了一声就不再看她了。

“对了,小舟舟,我还在那个警察脑子里也放了些好玩的!”小五来了兴致,口若悬河地继续邀功。

“啊?警察你也敢动手动脚?不要命了?”顾舟一脸错愕。

“也没什么……只是他下次见你,肯定也是相当客气的!哈哈哈哈……”

……

书评(489)

我要评论
  • 匆挂完&电话,

    “嗯,知道了妈!”顾舟匆匆挂完电话,财务的短信接踵而至!

  • 她的脖&就是刚

    她的脖子像是年久失修的轴承,心不甘情不愿地缓缓转了过去,这……这不就是刚刚看到的那个男人吗?

  • 嗓子眼&到了地

    一万句口吐芬芳的话眼看就要冲破嗓子眼了,头也不回地伸手去抓门把手,可她的手还没有碰到把手,那坨闪着金属光泽的东西瞬间化成了一滩稀泥,滴滴答答像水一样流到了地上……

  • 红发,&剪吹好

    一头亮瞎眼的红发,堪比曾经火遍大江南北的洗剪吹好吗!

  • ,似乎&里,她

    顾舟眼前一黑,似乎闻到了一丝雨后花木的清香,再睁眼时,又回到了刚刚的楼道里,她有些懵,门外乒乒乓乓收拾东西的声音传了过来,把她拉回了现实。

  • 眼神一&饶命,

    短短几秒钟,像是思考了一个世纪,顾舟眼神一转,堆起满脸苦笑:“好汉饶命,有什么事情咱们好好商量!”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