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是顾国华的女儿吧!”黄毛大摇大摆地走了回来,上下上下打量了一下顾舟,长得还行,能卖得出价钱……心里悬着的算盘终于等到落了地。顾舟下意识后退了几步,现在的但是8点多,天还也没完完全全黑。前天跟秦禹霄说好了,尽量避免早点回去,是怕被堵在门口,没想起这么快顾舟下意识退后了几步,现在不过7点多,天还没有完全黑。昨天跟秦禹霄说好了,尽量早些回家,就是怕被堵在门口,没想到这么快就被找上了。。...

“你就是顾国华的女儿吧!”黄毛大摇大摆地走了过来,上下打量了一下顾舟,长得还行,能卖得出价钱……心里悬着的算盘终于落了地。

顾舟下意识退后了几步,现在不过7点多,天还没有完全黑。昨天跟秦禹霄说好了,尽量早些回家,就是怕被堵在门口,没想到这么快就被找上了。

“你别怕,我们都是文明人!”黄毛扯着嘴角露出一排整齐的上牙,皮肤有些黑,反倒显得牙特别白。

看顾舟依然没有说话,眼神全是警觉,他又像模像样地伸手拍了拍顾舟的肩膀:“我叫刘欣,欣欣向荣的欣,别怕,就交个朋友。”

顾舟也不是个好欺负的,反手就把搭在肩膀上的狗爪子掀开,没好气地说道:“有话说话,别动手动脚!”

“哎哟……小姐姐挺有脾气!”

“可以啊,老大你遇上对手了!”

几个跟班在后面起哄,越发激起了刘欣的兴趣,这丫头片子,的确挺对胃口。

就是这身子,真的被拿去换钱的话,多少有些可惜了。

话不多说,刘欣从裤兜里掏出一张叠的整整齐齐的白纸,不用看顾舟都知道是什么,她瞥了几眼,是老妈的字迹,签字落款身份证号都是对的。

名字上盖的鲜红拇指印猛地戳了一下顾舟的心。

她就是这样被拉出来当枪使了!

刘欣步步紧逼,眼看着顾舟就要退到墙脚,欠条上的白纸黑字她没办法抵赖,就算报警了,最多是个民间借贷,怎么地也必须把欠的钱还清。

正在这时,飞奔而出的秦禹霄推开了一楼的密码门,用最快的速度隔开了刘欣,把顾舟护在了身后。心里暗呼,还好自己来得及时。

顾舟松了一口气,捏着两根手指抓住了秦禹霄T恤的一角,莫名多了许多安全感。

“哟……还叫帮手?”刘欣望着眼前这个起码一米八的大高个,不屑一顾地戚了一声,脖子一歪,身后几个小弟立马围了过来。

帮手,谁没有啊?

顾舟被挤在墙角里有些喘不过气,暗戳戳地给秦禹霄使了个眼色,言下之意大概是:你能不能往外挪一挪,好歹给我一个地方站着跟他们掰扯!

秦禹霄一回头,只看到顾舟扬着下巴给他疯狂使眼色!

这是什么意思?

难道……

秦禹霄心里一横,深吸一口气沉到了丹田,眼神瞬间变得凌厉,还没等顾舟反应过来,他径直冲了上去,朝着刘欣的左脸猛地甩了一记勾拳!

我靠!

顾舟直接吓傻!

这二货怎么动起手来了?

刘欣哪里有这种预判,这么结实的一拳下来,身子嗖地一声往一旁飞出去老远,剧烈的疼痛从脸颊直窜脑门。

好家伙,说来就来啊!

啐……

他朝一边吐了口带血的唾沫,张了张嘴,这脸颊骨怕是被直接打歪了!

身后的小弟们也愣在了那里,原本只是说过来找个女人,没有谁想过要真正动手,可如今老大被人这么下面子的甩了一拳,这口气,怎么能吞得下去?

四个小弟彼此交换了眼色,一窝蜂直接全部冲了上来。

秦禹霄左手把顾舟往身后轻轻一推,借着这股力自己眨眼间就冲了上去,他心里丝毫没有波澜,就眼前这几个蝼蚁,不费力也能轻松拿下。

在他看来,这帮人的动作简直慢得像八十岁的老太太。

侧身,躲过头顶的拳头,紧接着猛地出拳,每一次攻击都能精准无误地找到对手最致命的弱点。

顾舟眼睁睁看着蜂拥而至的几个人,被一个接一个放倒,忽然就慌了神。

她大喊一声:“秦禹霄,你给我住手啊!”

……

秦禹霄蓦然回头,挥起的拳头悬在半空,一脸的不解,眼看着就要挨下这一拳的小马仔吓得腿都软了,直接瘫倒在地。

“你是不是脑子有洞啊?我让你动手了吗?”顾舟气得话都说不出来了,一把扯过秦禹霄的手,把他往后拖了老远。

刘欣摸着脸颊站了起来,活动了一下错位的下巴:“你们什么意思?唱双簧呢?等着,我这就报警!”

说完,立马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。

秦禹霄朝刘欣手里望了一眼,刚刚还亮着的屏幕瞬间冒起了黑烟!

什么情况?

刘欣赶忙把手机扔到地上,这鬼东西难不成要自燃?

稍微动了一些术法,秦禹霄瞬间感觉胸口一阵剧痛,闷地一声捂住了心脏,身子踉跄了几步,好不容易才稳住了脚跟。

完了完了……事情已经完全朝着不可控的方向发展下去了。

顾舟咬着嘴唇,眉头都皱成了一个川字。看来还是自己高估了秦禹霄的脑子,一个眼色都能理解错,以后必须要把他跟小学生归为一类。

不知道是不是动静太大,一阵警笛声划破寂静,顾舟回头一看,熟悉的那辆警车已经开到了转弯口。

妈呀,这小区的邻居都这么热情吗?报警的速度简直非一般的快!

一个急刹,警车停了下来,胡博文掀了掀帽子从车里钻出来,抬眼一看,哟,这不是熟人吗?这姑娘家,又有人闯祸了?

“你好,接到群众报警,说这里有人聚众斗殴!”胡博文朝车里吹了个口哨,小刘立马端着执法记录仪紧跟着走了出来。

“这次又是什么事儿啊?”

还没等胡博文站稳,一旁捂着脸的刘欣三步并作两步冲了过来,操着小人得志的口吻一把抓住了胡博文的手……

“警察同志,是他,那个高个子动的手,你看我们几兄弟被打得老惨了!”

几个小弟也是相当配合,各个躺在地上哀嚎起来!

哎哟……哎哟……疼死了!一个比一个入戏。

顾舟轻蔑地瞪了几人一眼,这时候就该给他们每人一座奥斯卡!

“为什么打人啊?”胡博文走到秦禹霄身边,又是熟门熟路地掏出了警务通。

“警察小哥!”顾舟飞身上前,把秦禹霄挤到了一边,义正言辞地对胡博文说道:“是他们先来威胁我的,我男朋友不过是正当防卫!”

“哦?”胡博文抬了抬眉毛,这丫头片子,真是牙尖嘴利。

“我说的是实话,不信咱们可以调监控……”顾舟指了指墙壁上闪着红光的摄像头,刚刚的确那个黄毛是一直步步紧逼来着。

其实换个角度,也能说得通。

“是这么回事吗?”胡博文回头朝刘欣问道:“这里有监控哦,是什么情况,可不能乱说!”

刘欣有些怂了,吸了吸鼻子一口咬定:“是他先动的手!我们可都是文明人!”

眼看着情况有些僵持,胡博文大手一挥:“谁都不服谁是吧,得,跟我去局里走一趟吧,录个口供再商量怎么解决。”

说完又朝小刘交代到:“你去物业那里,把这段时间的监控拷回来,咱们慢慢研究。”

一听到要跟着去警察局,顾舟瞬间石化,这得折腾到什么时候啊,搞不好欠条上的50万还没还上,这边又得赔出去一大笔!

正当她整个人六神无主时,忽然路边的树上闪过一个纸片人的影子。

……

是小五吗?

书评(328)

我要评论
  • 死死按&间里都

    “不行!”男人一个箭步挡在了她面前,伸出手死死按住了楼道的门,哐当一声震得楼梯间里都有了回音。

  • 顾舟不&由地心

    “那你来我们这里干什么?”想起刚刚看到的那一幕,顾舟不由地心有余悸。

  • 身乌漆&如墨般

    不过,这身打扮着实有些奇怪,一身乌漆嘛黑连鞋子都是黑的,脸倒是生得白净,那对警惕万分的眼眸,闪着如墨般的寒光。

  • ,似乎&东西的

    顾舟眼前一黑,似乎闻到了一丝雨后花木的清香,再睁眼时,又回到了刚刚的楼道里,她有些懵,门外乒乒乓乓收拾东西的声音传了过来,把她拉回了现实。

  • &眼神一

    短短几秒钟,像是思考了一个世纪,顾舟眼神一转,堆起满脸苦笑:“好汉饶命,有什么事情咱们好好商量!”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