顾舟迅速就意外发现,有小五在好处还不少。礼拜三开了一成天的会,焦头烂额满肚子火的时候,秦禹霄居然给她发了一条消息,点开一看!天!居然是一桌子菜!俗话说的好,民以食为天,顾舟心里犯起了难,边是也没完成4的工作,边是朝她不断地抛着媚眼的晚餐。就就像礼拜一开了一整天的会,焦头烂额满肚子火的时候,秦禹霄竟然给她发了一条消息,点开一看!。...

顾舟很快就发现,有小五在好处还不少。

礼拜一开了一整天的会,焦头烂额满肚子火的时候,秦禹霄竟然给她发了一条消息,点开一看!

天!竟然是一桌子菜!

俗话说的好,民以食为天,顾舟心里犯起了难,一边是没有完成的工作,一边是朝她不断抛着媚眼的晚餐。

就好比左手是金叶子,右手人民币!

这可怎么选?

顾舟思索了一阵,小孩子才做选择,成年人……哼,全都要!

她用最快的时间,把让人头皮发麻的会议做了个总结,这次新品上新以后,销售数据不佳,主要原因是他们组签的几个网红公司内部出了问题。

据说好几个头部网红忽然停播的停播,毁约的毁约,直接拉低了网络销量。

实体店这一块数据倒一直很稳定,没有大的变动,顾舟眼神一横,刘宁他们瞬间停下了手里的其他工作,知道顾舟这样的状态就是要安排工作了。

“刘宁,明天早上你不要戴工牌,带一个实习生暗中排查一下那几个出问题的MCN公司,看看我们是不是被别人安排了!”

“琪琪,你去商场,先跟那几个销量稳定的专柜打好招呼,让他们特别留意一下,尤其是最近不要有太多客诉!”

“还有,小梁,你是新来的,比较面生,平时多去茶水间听听八卦!”

“记住,咱们是一个团队,时刻都要谨记,要是有人敢在我们背后动刀子,谁都不要心慈手软,人若犯我,我必乱棍打死!”

顾舟给在座每个人灌了一碗强效鸡汤,很明显大家的眼神里都放出了异样的光,一个合格的小领导,就应该在关键时刻用最简单的语言,三下五除二调动起大家的积极性!

“对了,琪琪,点个夜宵,我报销!大家敞开了吃!”

又是一记绝杀,几个小辈瞬间对顾舟升起了浓浓的感激之情,舟舟姐不仅能力强,还对我们这么好,咱们有什么理由不拼命?

在一片赞赏跟肯定的眼神里,顾舟大手一挥:“我家里有事,先走一步,辛苦大家了!为了这个季度的销冠,加油啊伙伴们!”

“舟舟姐你真好……”琪琪已经快哭出来了。

顾舟快速掏出手机,跟秦禹霄发了个消息:“给我留点牛肉,半个小时后到家!”

……

实际情况是,没够20分钟,顾舟已经推开了家门。

饥肠辘辘的她把包一扔,手都没洗直接坐在了餐桌上。小五已经变回了纸片人,悠然地躺在沙发上看电视。

“你……”秦禹霄一愣,看了看时间,又看了看口水都要掉下来的顾舟:“去洗手!”

……

吃饱喝足,顾舟十分满意地摸了摸肚皮,眼角瞥见秦禹霄竟然在跟小五探讨明天一起做奶茶,要买哪些设备,买哪些原材料!

闲成这副德行了?

“顾舟,你能不能给我转点钱?”

……

“小五教了我网购,但我没有钱,金子不能用……”

……

呵!你见过吃进肚子里的肉,还能再吐出来的吗?

顾舟白了他一眼,有些没好气地说:“秦大公子,你这个礼拜的工资还没给我结!这才多久,就准备拖欠农民工工资了?”

小五莫名想笑,捂着嘴调侃了一句:“你这农民工,要价还挺高!”

顾舟狠狠瞪了他一眼,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,言下之意是你说话小心点,要不然姐姐直接撕烂你!

秦禹霄从口袋里掏出一片金叶子,塞进了顾舟手里:“这个,你先拿着!”

惊喜来得这么快?顾舟堆起一脸笑:“好嘞,谢谢秦大爷!回头我就给你微信转钱。”

欸……怎么这片叶子看起来这么眼生?

……

几人你一言我一语,正在讨论着第一次买多少茶叶,奶要买什么品牌的更香醇,忽然顾舟的电话响了起来,这年头不用微信,直接打电话的,除了老妈,应该没有谁了。

顾舟看了看日期,还没到发工资的时候啊……

电话接通,那头的声音格外嘈杂,听着不像是在家里:“舟舟,舟舟出事了!你爸出事了!不好了……”

顾舟背脊一凉,刚刚还眉飞色舞的脸色瞬间冷了下来:“怎么了?”

“今天我带你爸去医院复查嘛,唉呀,我就去付个钱,一会儿的功夫,你爸把人打伤了,现在还在医院做伤情鉴定呢,你说这可怎么办啊!”

“什么?”顾舟嗖地站了起来,哑着嗓子问道:“我爸一个坐轮椅的,怎么打伤别人?”

电话那头絮絮叨叨了半天,顾舟这才搞清楚情况。

顾舟的爸爸叫顾国华,是个要强的性格,在医院排队的时候被别人挤了一下,一直有些情绪,后面还被别人骂了几句瘸子残废之类的丑话,直接抡起旁边的凳子就砸了上去。

对方是个三十出头的男人,没想到顾国华脾气这么冲,丝毫没有防备的情况下被砸了头,当场晕了过去。

最棘手的是这个被砸晕的男人,有个不走正道的亲弟弟,二话不说直接把顾国华扣在了医院,嚷嚷着私了。

“妈你别急,她们要多少?”顾舟越听越觉得冷汗涔涔。莫名其妙惹上了这些人,这可不好办。

“哎呀,伤情报告还没出来,他们说至少要20万,否则……”周倩在电话那头直接哭出了声,这还是她第一次在女儿面前哭,情绪直接崩溃了。

“否则就怎么?”顾舟也急了,第一是因为她不在现场,根本没办法帮上忙,第二也是担心那些人的作风,万一惹急了他们,不知道还会干什么出格的事情。

“我也不知道!舟舟啊,你弟弟的电话打不通,你说怎么办啊!”周倩的声音越来越颤抖,隔着电话都能听出她的惶恐。

顾舟像个泄了气的皮球,一言不发地思考着对策,如果是20万,她新开的银行卡里勉强足够,但如果还有什么幺蛾子,那就难办了。

报警?大不了因为故意伤人拘禁几天,但好歹有警察的保护。

毕竟对方不是什么善茬,私了反而是最危险的选项。

“妈,你先别急,钱的事情,我想办法,如果不行,你就先报警吧!让警察来处理,咱们该赔多少,就赔多少!”顾舟努力让自己的语气平缓些。

这个时候,她千万不能跟着乱。

“报警?”周倩自言自语地嘀咕着:“那他们把你爸抓进去怎么办?你爸哪里受得了那种苦啊!”

……

电话那头,又传来了悉悉索索的杂音,周倩带着哭腔说了句:“伤情报告出来了,我先去看看,要是他们要钱,我就把你电话给他们啊!你……你来解决!”

话音一落,电话就断掉了!

顾舟满脸错愕地愣在了那里,秦禹霄还没搞清楚发生了什么,刚想上前询问,小五跳到他以领上扯住了他的领口。

“别瞎凑合,现在你帮不上忙!”

书评(94)

我要评论
  • 情颓然&,顺手

    顾舟神情颓然地按下了医院的电梯,顺手把擦汗的纸巾扔进了垃圾桶。

  • 一阵冷&若冰霜

    一阵冷若冰霜的沉默,楼道外面的嘈杂声逐渐平缓了下来。

  • 了起来&。

    忽然,逼仄的楼道毫无预兆地开始剧烈摇晃,头顶的灯光诡异地闪烁了起来。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