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半夜外卖平台点奶茶备注多加一桶冰,会会被当做神经病?顾舟不明白奶茶店的老板是怎么想的,但送外卖平台的小哥递回来一大袋冰块的时候,眼神不自觉往屋子里扫了几眼。嘴角直线上扬,一副老司机模样,似笑非笑地着说了句:“现在的的更年轻人,花样真多!”……秦禹霄终于等到嘴角上扬,一副老司机模样,似笑非笑地着说了句:“现在的年轻人,花样真多!”。...

大半夜外卖点奶茶备注多加一桶冰,会不会被当成神经病?

顾舟不知道奶茶店的老板是怎么想的,但送外卖的小哥递过来一大袋冰块的时候,眼神不自觉往屋子里扫了几眼。

嘴角上扬,一副老司机模样,似笑非笑地着说了句:“现在的年轻人,花样真多!”

……

秦禹霄终于喝到了馋了一天的冰奶茶,瞬间感觉胸腔里压着的那一团闷气散了不少,顾舟把送来的冰块一股脑倒进了冬天用的暖水袋里。

暖水袋瞬间变身冰水袋!

啧啧啧……真是个机灵鬼!顾舟狠狠夸了自己一把,转身扔给了秦禹霄。

看着他头顶冒着白烟,还一边疯狂出汗的模样,顾舟又气又好笑:“你知道你现在像什么吗?”

???

“像个刚从蒸笼里拿出来的老面馒头!还冒着热气……”

……

折腾到差不多三点,秦禹霄好不容易睡着了。

这年头,想赚点轻松钱不容易!

顾舟洗了个澡,一头扎进了被子里,身边忽然安静了下来,她竟又回想起夜晚酒吧里的那个场景。

难道真的像那个纸片人说的,秦禹霄是因为替她教训那帮人,才晕倒的?

这人怎么这么弱鸡,就这?还好意思说是啥啥啥最厉害的术士,吹牛都不打草稿吗?

关键是脑子也不太好使,做事情都不考虑后果。

不过话又说回来,还……挺暖的!

顾舟把头埋进枕头里笑出了声,忽然,竟发现自己脸也莫名滚烫了起来。

……

生物钟这个东西就是很烦人,哪怕是三点才睡,该七点醒过来一刻也不会差!闹钟都还没响,顾舟就顶着一头凌乱的长发从床上坐了起来。

她不确定这四个小时,到底有没有睡着。

反正迷迷糊糊还有些头疼。

睡觉前烧的开水已经彻底放凉了,简单洗漱以后,端着水壶走到了秦禹霄房门外,不知道这家伙醒了没?

这房间的门声音很小,推门而入几乎听不见什么异响。

顾舟先是推开一小块门缝,往里面瞄了几眼,只看见一双平放着的腿,从这个角度来分析,八成他还是躺在床上没醒来。

没醒就没啥好怕的,顾舟壮着胆子慢慢把门推开了。

秦禹霄的确还躺在床上,但似乎又不太正常。

虽然双眼紧闭,脑袋却在微微地左右摇晃,两只手紧紧攥着床单,手臂上青筋突起,似乎使了很大的力气。

顾舟赶忙推门而入,把水壶放在床头柜上,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。

汗收了不少,却还是比常人烫一些。

秦禹霄表情有些痛苦,嘴里念念有词,整个人像是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压在床板上,他想挣扎却动弹不得。

“快跑……快跑……”几个散乱的词句像是卡在了喉咙里,嘴唇微微张着,顾舟凑近了才能依稀听到几句成形的话。

“素素,素素快跑……”

“姐姐……”

“姐姐……”

这家伙不会是做噩梦了吧?素素是谁?听着,倒像个姑娘的名字!姐姐又是谁?

怎么全是姑娘?

不知哪里来的无名火,顾舟忽然有些不开心,本可以轻轻摇醒他,但她偏不,伸手对着秦禹霄的腮帮子狠狠拍了几下。

秦禹霄像触电般弹了起来,不知从哪里飞出来的一把匕首,嗡地一声直接悬空地抵在了顾舟的脖子上。

“啊……啊啊啊啊……”顾舟脚底一软,怂了!

我只是拍了你几下,不用这么记仇吧!

秦禹霄睁开眼,先是一愣,立马伸手把匕首拿了回来,握在手里瞬间就消失不见了:“这是我的贴身兵器,它可能感觉到了危险,自己跑出来的!”

“你……”顾舟哑口无言:“你哪只眼睛看出来我对你有危险?”

“抱歉!”这是秦禹霄第一次对顾舟表达歉意,说完,他扯了扯歪到一边的衣领,让自己坐得端正些,似乎完全不记得刚刚做了噩梦。

既然都道歉了,顾舟也不是小肚鸡肠的人,白了他一眼还是把水壶端了过来。

秦禹霄咕咚咕咚毫不客气。

“怎么样了?好些了吗?”顾舟接过空水壶,随口问道,心想这家伙肾真好,喝了这么多水都不带上厕所的!牛逼!

“嗯,已经好多了,我昨天是不是晕倒了?”

“……”顾舟一脸黑线,大哥,你这反射弧会不会太长了点?晕了都醒了才反应过来吗?大半夜奶茶白喝了?

“昨天是不是有谁来过?”秦禹霄继续问。

顾舟猛地点头:“对,对对!有两个纸片人,其中一个还变成了人,然后是他把你扛进屋的。”

“之后呢?”

“之后它们就走了啊……”

“再然后呢?”

“再然后……你让我给你买了奶茶!记得结钱啊!夜宵要翻倍的!”

……

睡了一觉醒来,秦禹霄已经恢复了七八分,除了身上还有些烫,正常的行动已经完全没有影响了。

原本是轻松的周末,整了这一出,两人都没什么出门的欲望,索性在家里开着空调各自对着电脑打发时间。

下午差不多到了四点多,郑微才给顾舟发了第一条微信,这家伙还把她们三个人的群名直接改成了“铿锵三人行”

……

一股浓浓的年代感扑面而来。

郑微:你们都活过来了吗?

顾舟:我都已经快要做完一个PPT了大姐们!

薛意:我还在床上打滚呢……

三个人你一言我一语闲聊了半天,来来回回都是些鸡毛蒜皮的琐事,无非就是谁喝得多,谁说了些什么胡话,但从郑微摔倒的那个事情开始,后面发生的一系列离奇事件,像是从她们的记忆力凭空消失了。

顾舟:微微你昨天摔得疼不疼啊?

郑微:你喝坏脑子了吧,昨天有谁摔跤吗?

薛意:是啊……咱们不都好好的吗?还有个小帅哥过来要微微的电话呢!

……

顾舟对着手机满脸问号。

简直离谱!

到底是她的脑子出了问题,还是这俩人的脑子被人动了手脚?她瞥了一眼躲在房间里玩手机的秦禹霄,更加头疼了。

夕阳西陲,顾舟的肚子开始反抗,早餐跟中餐二合一的面条,完全抵挡不住饥饿。

“秦禹霄,我点外卖咯?你要吃什么?”

还没等秦禹霄回答,原本一直紧闭着的大门忽然被人从外面打开了……

“点什么外卖啊,这不就给你们带饭了吗?”

顾舟听着这声音,怎么这么耳熟,抬眼望去,果然是昨天夜里把秦禹霄从阳台上扛进来的那个纸片人小五。

原本还在房间里不知道干什么的秦禹霄,听到陌生人的声音,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闪现到了顾舟身前。

就这个不远不近的距离,顾舟又一次闻到了那股雨后花木的清香味,竟还不自觉地多吸了几下鼻子。

“秦将军,别那么杀气腾腾的嘛?”小五把手里一堆打包盒放在了餐桌上,笑脸盈盈地说道:“我只是替司空大人给你们送点自家做的饭菜!”

另一个纸片人小六站在小五的肩膀上,伸出没有指头的手像模像样地打了个招呼:“嗨……”

书评(151)

我要评论
  • 祭坛之&天的火

    她正半挂在一个悬空的圆形祭坛之上,一轮弯月躲在厚重的云层背后,被漫天的火光染成了诡异的殷红。

  • 她轻轻&疼。

    她轻轻抬起头,揉了揉后脑勺,膝盖磕在地上久了有些疼。

  • 钱赶紧&那头没

    “舟舟,这个月工资还没发吗?你弟弟租房子的钱赶紧打过来,哦还有,你爸这个月也要去医院做复健,抓紧点啊!”电话那头没有丝毫寒暄,一接通就直奔主题。

  • &,让我

    “如果我没猜错,是你不小心扰乱了折叠的结界,让我错过了接头人!”

  • 不舍,&犹豫,

    男人眉头紧蹙,心中虽万般不舍,却不敢有丝毫犹豫,脚尖轻点便腾空飞了起来。

  • ,蹙着&带鄙夷

    男人被顾舟的眼光看得浑身不自在,蹙着眉头撇过脸,心中略带鄙夷。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