顾舟这边一路绿灯,心情好得起飞,很奇怪了,很难得周日上午司机开车如此畅顺,真是想在车里直接唱上一首《向前奔跑》……“速度是70迈,心情是自由自在……哦~~”哎呀,歌太老,唱错了!6点刚过,绿色小POLO扭过最后一个街角,居然在酒吧对面的大马路上,顺利地地不过侧方停车有点考验技术,连续倒了好几手,才勉强压线停了进去。抹了抹额头上的汗,把防晒衣脱了扔在车里。。...

顾舟这边一路绿灯,心情好得起飞,奇怪了,难得周六下午开车如此顺畅,简直想在车里直接唱上一首《奔跑》……

“速度是70迈,心情是自由自在……哦~~”

哎呀,歌太老,忘词了!

5点刚过,绿色小POLO转过最后一个街角,竟然在酒吧对面的大马路上,顺利地看到了一个空车位!

哇,简直天神眷顾啊有没有!顾舟内心一阵狂喜,又省了一笔停车费。

不过侧方停车有点考验技术,连续倒了好几手,才勉强压线停了进去。抹了抹额头上的汗,把防晒衣脱了扔在车里。

亲闺蜜聚会,不用穿得茶里茶气,出门的时候随便套了件T恤配了件阔腿短裤,帆布小挎包往背上一甩,白色平底鞋里偷偷塞了块2厘米的增高鞋垫。

全身上下就腿长一个优势,那势必要无限放大才行。

头发简单扎了个马尾,整个青春靓丽美少女啊!

等下,薛意那小妮子似乎心情不太好,不行,我不能表现得太开心!

顾舟在门外整理了一下心情,大步推开了黑漆漆的酒吧大门,这鬼地方不按照导航找,还真挺容易错过的。

从外面看,整个玻璃都是暗色,也没有什么指示牌,不懂的还以为没营业呢。

眼尖的顾舟一眼就看到了缩在角落里,叼着吸管闷闷不乐的薛意,对面还坐着个同样随便绑了个马尾的郑微。

“哇,你们这么快?”顾舟把包扔在一边,一屁股坐在了卡座上:“微微也在啊,最近忙什么呢?”

郑微抬起疲惫不堪的脸,黑眼圈用十层粉底都盖不住,直接吓了顾舟一跳。

“我靠!你要死啊……”

“差不多了!”郑微苦笑一句:“为什么老天爷还不把我领导带走呢?他活着就是浪费地球上的宝贵资源!”

“切……就你嘴最毒!”顾舟喝了一口水,抬手叫服务员过来点些吃的。

郑微跟顾舟她们是校友,不同专业但也是同一年毕业,大四那会儿跟顾舟一起在GK做实习生,后来跳槽到别的公司,直接不做销售,干起了人力资源。

跟几年前比起来,除了眼镜换成了细框的金属边,一张人畜无害的娃娃脸丝毫没有半点岁月的痕迹,谁看了都羡慕。

但是,却长了一张跟脸完全不搭的臭嘴,损起人来一个足球队都说不过她。

郑微对自己的口才相当自信,拍着胸脯说这是一个合格HR的必备技能。

不一会儿,一个扎着高马尾,黑色紧身短裙加细格网纹袜的服务员妹子慢悠悠走了过来:“喝点什么?”

这酒吧挺有个性……

“酒!我要长岛冰茶!”刚刚还蔫地跟个软柿子一样,半句话都没说的薛意忽然冒了头:“还有那个,你们店里的那个招牌,SEE YOU TOMORROW,给我上!”

“没事吧……我的小公主!”顾舟一脸惊慌,赶忙抓住了服务员下单的手:“等等,等等妹子,晚点再上酒,咱们先来点主食垫垫肚子……”

薛意有些泄气地继续咬吸管。

顾舟点了几份厚切牛排,反正是小公主买单连价格都没看,郑微也没什么要求,只是加了一份沙拉。

上菜速度还行,顾舟扒拉几下先帮薛意把牛排切开,放在了她面前:“边吃边说吧……到底怎么了?”

“就是,现在舟舟也来了,你总该开口了吧!我都陪你傻坐了半个小时了,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把你卖了呢!”坐在另一边的郑微切了一大块牛排塞进嘴里,嘟囔着尽量不让汁水流出来。

“我失恋了……”薛意看着桌上的食物,丝毫没有胃口。

“啥……又失恋了?”顾舟一手举着西餐刀猛地一挥:“前些日子不是还跟我们说,这次找了个靠谱的吗?”

“对啊对啊……不是叫什么……莫什么来着?”郑微也停下了刀叉。

薛意嘴角一歪,有些不开心地说道:“人家叫莫正阳,你们怎么连名字都记不住!”说完,眼泪直接吧嗒吧嗒往下掉。

说哭就哭的本领,顾舟早就见怪不怪了,赶忙扯了一张纸塞了过去,准备倾听小公主这一次的恋爱血泪史。

“他是我见过最温柔的男人,一起吃饭会提前点好我爱吃的,出去玩也只想着给我拍照,而且每天晚上都会跟我说晚安……”

“前段时间,他说公司财务出了问题,亏空了好多,整个人都很颓废,我二话没说就给他打了钱!”

“再然后,他妈又住院了,说是要做心脏支架,他状态变得更差。”

“但是不知道为什么,从那以后他就不理我了,微信直接拉黑!”

……

说到这里,两个在职场摸爬滚打这么多年的小姐妹,立马交换了个意味深长的眼神。

“言简意赅就是,你给他打钱了,完了之后他消失了是吧?”郑微翻了个白眼,把刀叉往桌上一扔,伸手抬了抬眼镜。

事情已经很明朗了,是个有脑子的都看得出来,小公主被骗了。

连人带钱一起白给了……

顾舟重重地叹了一口气:“算了算了……过去了都过去了!下次咱们擦亮眼睛!实在不行,你先带出来给我们把把关!”

“也不是第一回了,你说你……”心直口快的郑微说了一半的话,硬生生被顾舟杀人般的眼神怼了回去,赶忙闭上嘴,假装若无其事地喝了一口饮料。

顾舟瞪了郑微一眼,转头继续安慰薛意:“没事的,你还有我们呢,我们陪你!”

薛意点了点头,也顾不上眼妆有没有花,眼泪大颗大颗往下掉。

“哎哟我的天啊……”顾舟拿起纸巾小心翼翼地给她擦去眼泪:“算了算了……别给自己添堵了,心情不好会变丑的!”

“算什么算?臭不要脸的渣男能随便算吗?”郑微忽然来了脾气:“薛意,那渣男的微信你还留着吗?转账记录还有没有?截图了没?”

满脸泪痕的薛意瞬间被眼前的灵魂三问整懵了,抬着下巴又是点头又是摇头,半响挤出一句:“你们什么意思啊?”

说完又掉了几滴眼泪。

“你给了他多少钱一共,算过没?”顾舟上来凑热闹。

“钱的事情哪里记得那么多嘛!”薛意有些生气:“就有一次给了二十万,有一次给了十万多,其他的都是小数了,几千几万的我都没有记。”

“噗……”顾舟一口老血喷出来,差点当场去世,缓了半天义愤填膺地补充到:“微微说地没错,保留证据,告他,咱们去告他!找警察报案……”

好家伙,这哪里是谈恋爱,明摆着诈骗啊!

郑微着急忙慌地已经在知乎上找资料了,看看类似的案子该走哪些程序,顾舟默默帮薛意算数,恍惚间觉得,再好的牛排都吃不出肉味了。

只有薛意深吸一口气,两只粉嫩的小拳头往桌上一拍:“你们想什么呢?都什么时候了还想着钱,我只想找到他,问问他,到底有没有……有没有爱过我!啊……啊啊啊……”

书评(419)

我要评论
  • 找了个&台阶坐

    顾舟轻叹一口气,在楼梯间找了个台阶坐下,熟练地打开手机银行开始转账。

  • 闻到了&眼时,

    顾舟眼前一黑,似乎闻到了一丝雨后花木的清香,再睁眼时,又回到了刚刚的楼道里,她有些懵,门外乒乒乓乓收拾东西的声音传了过来,把她拉回了现实。

  • 忙甩手&那你藏

    想通了这个道理,赶忙甩手丢下一句:“那你藏好一点,别让他们抓回去了……”

  • 妈!”&匆挂完

    “嗯,知道了妈!”顾舟匆匆挂完电话,财务的短信接踵而至!

  • 一阵冷&逐渐平

    一阵冷若冰霜的沉默,楼道外面的嘈杂声逐渐平缓了下来。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