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从给秦禹霄买了手机跟电脑,这家伙会出现在客厅的时间就越发少了。除了早晨蹲在阳台上被吸收一下日月精华,早上很多时候都是洗个澡就钻到了自己的房间里不明白干嘛去了。顾舟也见怪不怪,当然每日一片金叶子照给不误,别的嘛,她也懒得说理睬。是两大棵发大财树除了早上蹲在阳台上吸收一下日月精华,晚上很多时候都是洗个澡就钻进了自己的房间里不知道干嘛去了。。...

自从给秦禹霄买了手机跟电脑,这家伙出现在客厅的时间就越来越少了。

除了早上蹲在阳台上吸收一下日月精华,晚上很多时候都是洗个澡就钻进了自己的房间里不知道干嘛去了。

顾舟也见怪不怪,毕竟每天一片金叶子照给不误,别的嘛,她也懒得理会。

就是两大棵发财树被快递小哥送进门的时候,秦禹霄的眼神闪过了一丝很复杂的情绪,顾舟白了他一眼,心里想着,我已经很克制了,没有买龟背竹!

就这样相安无事过了一周,眼看着周末又要到了!

带秦禹霄出门薅羊毛……

哦不,见识世面的时间又到了!

对于出门,秦禹霄潜意识还是有些排斥,这一个礼拜他花了好长的时间,终于弄懂了一些电脑的基本操作,但还有很多功能不太会用,比如地图。

“那不是很简单嘛!走,打开地图,姐带你出门实操!”顾舟像是找到了一个绝佳的切入点。

看着面前的男人似乎还是不为所动,索性加了一句:“我知道有一家甜品店的奶茶最近很火,我带你去打卡!”

“奶茶?”秦禹霄很快找到了关注点:“打卡是什么意思?”

“就是去尝尝,去吗?”

“嗯!”

“那你打开地图,等太阳下山了,我们走路过去,离家里不远!”

“好!”

磨磨蹭蹭到了7点多,白天的热浪好不容易退下去了一些,顾舟这才换了身简单的连衣裙拉着秦禹霄出了门。

比起上一次,秦禹霄看她今天的装扮顺眼了不少。

一件淡蓝色的棉布裙子,虽然没有衣袖,但腰线剪裁地很好,裙摆也到了膝盖,雪白的小腿露在外面,搭配一双矮跟凉鞋,看起来斯斯文文,顺眼了不少。

跟穿成这样的顾舟出门,他心里踏实许多。

“你看好了,上北下南左西右东,这是最基本的口诀!”

“然后你不懂怎么走的时候,还可以点导航,就这里!”

“看见了没?路线一路线二人家都给你规划好了,你跟着他的提示走,在哪儿转弯,在哪儿掉头,都有的!”

秦禹霄第一次看见如此方便的地图,心里惊叹道,虽然这个世界人人都是废柴,但脑子还算好使,能扬长避短做出这么多方便的工具来。

“懂了么?”顾舟发问。

秦禹霄点了点头,大概清楚了七八分。

“得,咱们今天的目的地叫莫如工坊,你带我去吧!”随堂考试说来就来,作为一个合格的老师,就是要把学习跟生活完美结合在一起。

秦禹霄思索了片刻,飞快用手写输入法在搜索栏里输入了莫如两个字:“是这个吗?”

“不错不错,你汉字进步飞快啊!”

“跟我们的差不多,学起来并不难。”

顾舟颇为欣慰地点了点头,孺子可教也!果然跟个聪明人打交道,还是非常心情愉悦的,不像顾衡小时候,教写个名字都能让她暴跳如雷。

人与人的差距啊,何止是隔了一条鸿沟!

盛夏的傍晚,暑气未消,走了将近二十分钟,满头大汗的两个人一头扎进了这个冷气十足的,叫莫如工坊的网红甜品屋里。

这家店果然名不虚传啊,在公司里就天天听着琪琪她们疯狂种草,说是环境又好,下午茶的格调又到位,拍照还特别容易出片。

呵……整天就知道拍照发朋友圈!

幼稚!

整个店对外开放的一共有三层,是在一个小区靠马路边的一个独栋别墅里,麻雀虽小五脏俱全,竟然还配了个不小的私人游泳池!

一进门就听到了柔和的大提琴做背景音乐,立马显得这家店的主人品位不俗。

这个点正是最热闹的时候,他们来得巧,刚好有一个二楼露台的位置,惹得后面几个全副武装的小妹妹一阵羡慕。

吃个甜品,怕是恨不得把衣柜都搬过来吧!

菜单里的价格贵得让人乍舌,顾舟倒吸一口凉气,什么鬼,一个慕斯蛋糕切片要买98?

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吗?

她抬头一看却发现秦禹霄格外悠闲地半躺在了卡座的软垫里:“这里的确挺舒服的,就是人有些多……吵!”

顾舟顿了顿,硬着头皮扫码点了一个慕斯蛋糕一份拿破仑,外加两杯最便宜的奶茶。付款的时候心脏抽搐了一下。

没关系,这都是小事!

摇钱树开心了,下次我买龟背竹回来的时候他应该也不会说什么了。

顾舟洗脑式地自我安慰着,从二楼往下望去,刚刚跟他们抢位置的小姑娘已经换上了带蕾丝边的泳装。

秦禹霄发现顾舟也在往下面看,赶紧轻咳了几声,把视线挪开了。

很快,一个绑着领结的帅哥服务员推着小车走了过来,顾舟瞥了一眼,嘶……侧脸的轮廓柔和得像油画,眉眼俊朗不凡,身子看上去瘦却一点也不单薄。

一个服务员都这么有看头啊!

“两位打扰一下,这是您点的甜品跟奶茶!”

我靠,声音也相当加分呢……顾舟最喜欢的就是这种温柔里带着些奶香味的嗓音。

“对了,这是本店加送的马卡龙,希望二位喜欢!”

“这么好?”顾舟有些意外,这小店的营销做得不错嘛,难怪有这么多人自愿给它做推广,还是有几把刷子的,她又问道:“你们每桌都送么?”

小哥迟疑了一下:“唔……也不是,主要看老板娘的心情!”

顾舟像捡了大便宜似的跟小哥道了谢,推车走的时候还十分不舍地偷瞄了好几次渐行渐远的背影。

回过头才发现,咦,明明两人点的是同样的奶茶,怎么秦禹霄那一杯有些不太一样,看起来就感觉高级了许多。

……

甜品屋一旁的榕树下,两个纸片人看起来十分担忧。

“不好了小八,秦公子竟然找到这里了,我们要赶紧告诉司空大人!”

“是啊,肯定是零号不小心走漏了风声!”

“它是大人的直属,平时嚣张就算了,这次必须要告他一状!”

一阵微风吹过,纸片人再次消失地无影无踪。

……

顾舟两人在甜品屋蹲了差不多一个小时,楼下的妹妹衣服都换了几套了。

“回家啦秦公子……”顾舟伸手在他面前打了个响指:“看够了没?”

“胡说,我可没看!”

“戚……”顾舟站起来伸了个懒腰,秦禹霄跟在她身后一起下了楼,一前一后竟显得无比默契。

回去的路上,两人都没怎么说话,燥热终于褪去了,晚风里带着难得的清凉。大晚上的也没吃什么正经东西做晚餐,快到楼下的时候顺路在便利店买了两桶泡面。

“拿着!”顾舟把装泡面的塑料袋往秦禹霄怀里一塞,有个男人还是要用起来。

“我觉得今天那几个姑娘穿黑色吊带那一套衣服贼好看!”她走在前面,自顾自回味了起来。“那套泳装也不错,就是蕾丝边不怎么搭!”

“唔……”秦禹霄下意识接了一句:“我觉得白色裙子更好!”

哟,还说没看,顾舟回头白了他一眼。

呵……男人!

书评(413)

我要评论
  • 了一阵&,言简

    “逃难!”男人思索了一阵,言简意赅地说出了自己的目的!

  • &北的洗

    一头亮瞎眼的红发,堪比曾经火遍大江南北的洗剪吹好吗!

  • 被人推&,径直

    还没等她回过神来,背后像是猛地被人推了一把,径直冲向了对面的水泥墙,脚底一滑,整个身子都飞了出去。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