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姐,这家伙啊你男朋友?”顾衡吸溜了一大口螺蛳粉,嘴上的油都没擦的他而如今只想吃瓜!“怎么?一碗加了两个鸭脚的螺蛳粉都堵不上你的嘴了是吗?”顾舟瞥了几眼一脸坏笑的弟弟,登时会觉得头皮发痛。再次穿越,变金子,这些事情在他们面前,最好是半个字都切记提,穿越,变金子,这些事情在他们面前,最好半个字都不要提,指不定这条财路就被这群没脑子的彻底断了。。...

“姐,这家伙真是你男朋友?”顾衡吸溜了一大口螺蛳粉,嘴上的油都没擦的他如今只想吃瓜!

“怎么?一碗加了两个鸭脚的螺蛳粉都堵不上你的嘴了是吗?”顾舟瞥了一眼满脸坏笑的弟弟,顿时觉得头皮发麻。

穿越,变金子,这些事情在他们面前,最好半个字都不要提,指不定这条财路就被这群没脑子的彻底断了。

“一碗螺蛳粉就想堵住我的嘴?”顾衡坏笑,你又不是今天才认识我:“起码再加三斤小龙虾!”

“对了,奶茶!奶茶必须的!”

“……”顾舟认栽,打开手机继续为人民服务。

在这期间,秦禹霄一直像个没事人一样,旁若无人地在一边继续摆弄着他的手机,丝毫没有把下午的事情放在心上。

小龙虾的店就在楼下,不出二十分钟,两个三斤装的盒子就被送了上来,奶茶可乐一应俱全,顾衡刚把最后一口酸笋吞下去,正好无缝连接。

“喂……你要不要尝尝?”顾舟对秦禹霄发出了夜宵邀请。

一份麻辣味,一份蒜香,顾衡手套一戴直接开干:“姐,你最近是不是奖金比较丰厚啊,怎么这么舍得下血本了?”

按照原来的故事情节,他说要三斤,到手绝对会打折,没想到今天还翻倍了!

看来这男人是姐姐的软肋!

“这虫子……能吃?”秦禹霄走了过来,看着桌面上两大盆张牙舞爪的奇怪食物,略显嫌弃地抽动了一下眉眼。

“不是吧……姐,你男朋友是穿越来的吗?小龙虾都没吃过?”顾衡麻溜地拽下虾头深吸一口汁水,一手拽着虾尾熟练地来了个金蝉脱壳!

顾舟一愣,可乐在胃里翻滚:“嗝……”

但应付弟弟那还不是手到擒来:“你懂个屁,人家刚从乡下过来的,是深藏不露的高人……高人知道吧!”

顾衡上下打量,继续埋头剥虾:“除了个子高点儿,其他的也高不了哪儿去!”

可能是螺蛳粉太扎实,没吃几口小龙虾的顾衡就吵着要回公司了,说是今天早上领导带着他到这边谈个新项目,想着就近来姐姐家拿上次落在这儿的耳机。

没想到整了这么一出大戏!

还好这倒霉孩子没什么脑子,顾舟随便糊弄几句,他也没有往下细想,跟姐姐不一样,他从小就是被团宠长大的,性格说难听一点是任性,换个角度就是单纯。

不过,再单纯,也是个吸血鬼。

“姐,好歹再多给点呗!”顾衡端着杯奶茶,像只壁虎那样趴在门上。

“弟弟,请你善良,这个月一共给你转一万五了,合适点行吗?”虽然已经做好了破财消灾的打算,但没想到这人这么没有底线。

“封口费!”顾衡朝屋里的秦禹霄瞟了一眼:“要不然我就告诉妈!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你想啊,姐,要是妈知道了,会不会立马买车票杀过来,跟我未来姐夫促膝长谈,谈谈结婚彩礼的事情啊……还有那个……”

顾舟背脊一凉,立马掏出手机:“再给你两千,这个月不要让我再看到你!”

“好嘞!”顾衡自以为帅气地撩了撩刘海,凑在姐姐耳边小声说了句:“那个……祝你们幸福!”

还没等顾舟回过神,那家伙已经被电梯带走了!

不行,下次还是要把他的钥匙收回来,这么下去迟早被他掏空!

……

好不容易送走了弟弟,又到十一点。

顾舟拖着身子往回一看,这才发现刚刚还剩一大半的小龙虾已经被光盘了!

“你不是说不吃吗?”

“味道……尚可!”

“好歹给我留点啊!你这……”顾舟看着一桌子狼藉,顿时语塞。

“我以为你吃饱了!”秦禹霄摊了摊手,把手套摘了下来,目光又锁定了桌上的奶茶。然后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快速插进了吸管。

“……”看来前些天对他的食量有所误解。

顾舟飞速计算着,要怎么跟他提加钱的事。

浓郁的奶香混合着淡淡的茉莉清甜,微微泛着苦涩的茶味在最后一刻喷薄而出,一颗颗软糯劲道的珍珠在嘴里相继炸开……

“这个!好喝……”秦禹霄略带兴奋地说了一句,又猛地喝了一大口,再三回味:“嗯,比酸奶还要好喝一点!”

他忽然觉得刚刚失去的两大盒酸奶,也不过如此。

顾舟呵呵了一声,开始收拾桌上乱七八糟的厨余垃圾,没见过世面,不过是杯最普通的珍珠奶茶罢了。

“你要是喜欢喝奶茶,我下次带你去个地方,那里更好喝!”

“这个很贵吗?”秦禹霄晃了晃手里快要见底的瓶子,似乎有些不舍。

“唔……也还好!”顾舟仰着头算了算:“一片金叶子,能买七八杯了!”

“……”

秦禹霄有些震惊:“你们的物价挺高!”

一般般吧!

……

“顾舟!”秦禹霄喝完奶茶,看起来心情大好:“男朋友是什么意思?”

“……”顾舟手里一滑,差点把龙虾汤打泼在地毯上,这家伙脑子跳跃挺大,想一出是一出的,让人毫无防备。

“刚刚听你跟他们解释,说我是你男朋友,他们就没有追问,我有些好奇,这个身份看起来似乎很安全。”

顾舟把垃圾扔出门口,回头洗了个手,决定坐在沙发上跟这家伙好好科普一下:“你是男的吧?”

秦禹霄点头。

“你算是我朋友吧?”

“嗯!”

“那连起来,不就是男朋友嘛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“不过是个隐藏你真实身份的虚衔,没必要那么认真,咱们不都达成协议了嘛,你给我钱,我给你找人,帮你隐藏身份!”

“嗯!”

说到身份,顾舟忽然想起了一个巨大的BUG。赶忙凑到秦禹霄跟前,眨巴着眼问道:“你老实交代,那个身份证,是怎么回事?”

“你说的是这个?”秦禹霄不急不慢地从裤兜里取出了身份证,递给了她。

顾舟一把抢了过来,仔细端详。这玩意儿相当真实,无论是材质还是印刷都跟真的一模一样,不对,这就是个真的身份证。

“哪儿来的?”顾舟有些好奇。

秦禹霄指了指自己的房间:“昨天早上忽然出现在我床头的柜子上的,我以为是你放的!这个是什么?证明身份的东西么?”

顾舟一脸懵,头摇地跟拨浪鼓似的:“不是我放的,不是我!”说完又解释道:“这玩意儿我哪有本事可以随便弄来,有了它,你就等于在这个世界里有了实实在在的身份!”

“哦?”秦禹霄愣了愣,将这张材质不明的卡片拿在手里仔细端详着,他试着用灵力探了探,果然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,若是别人拿来的,肯定事先仔细处理过。

难道……司空已经知道他的行踪了?

那为何迟迟不现身呢?

书评(176)

我要评论
  • 有些奇&怪,一

    不过,这身打扮着实有些奇怪,一身乌漆嘛黑连鞋子都是黑的,脸倒是生得白净,那对警惕万分的眼眸,闪着如墨般的寒光。

  • 眉头撇&带鄙夷

    男人被顾舟的眼光看得浑身不自在,蹙着眉头撇过脸,心中略带鄙夷。

  • 出一个&虚伪至

    “呵呵……”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的顾舟,只能挤出一个虚伪至极的傻笑。

  • 什么丧&保命为

    也不知道这家伙还有什么丧心病狂的隐藏技能,该稳健的时候必须要保命为先,为了不让这一头红发引起骚乱,走楼梯下地库可能更保险。

  • 一头亮&经火遍

    一头亮瞎眼的红发,堪比曾经火遍大江南北的洗剪吹好吗!

  • &个悬空

    她正半挂在一个悬空的圆形祭坛之上,一轮弯月躲在厚重的云层背后,被漫天的火光染成了诡异的殷红。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