赵莼御起真气,缓缓地迈入其中。幸好修士无需以目为视,即使是幽暗中,她也能很清楚瞅见周围。已不知道走了多久,放佛沉在灵气的海洋之中,只但是,是一片血海,让赵莼严禁不封锁起来丹田,免叫此种邪异的灵气受到污染灵基。暗道狭小无比,只容一人穿行,且但是赵莼相对瘦削好在修士无须以目为视,即便是黑暗中,她也能清楚瞧见四周。。...

赵莼御起真气,缓缓步入其中。

好在修士无须以目为视,即便是黑暗中,她也能清楚瞧见四周。

已不知走了多久,仿佛沉在灵气的海洋之中,只不过,是一片血海,让赵莼不得不封锁丹田,免叫此种邪异的灵气污染灵基。

暗道狭窄无比,只容一人行走,且还是赵莼较为清瘦的缘故,若是体格宽大些的高壮男子,怕是要侧身而行了。

一路上平静无风,寒意却愈加浓重,直至暗道到了头,眼前出现一方矮小石门,赵莼欲推开,无果,发现此门早已被人以重重阵纹封闭。

赵莼以真气附着于手,抚上石门,然而阵纹实在牢固,便是赤金真气,也难以破除。

并且门上光有阵纹,而无阵眼,赵莼不晓阵法一道,却也知除非从阵眼下手,否则只能以高深修为,粗暴破阵,可这两种方法,她都是有心无力。

正当失意之时,丹田火焰却是在灵基上跃动,赵莼会意,轻声道:“你想试试?”

得她允许后,火焰立时在出现在指尖,几乎是燃起的那一刻,周围阴森寒意尽数消解,赵莼终可舒上一口气。

那火焰飘飘忽忽,飞到石门上,突然裂出一张大口,将重重阵纹吞吃进去,吃去越多,火焰便越盛,直至阵纹完全消失,它才颤颤巍巍地飞回丹田,停在灵基之上,像孩童饱腹后,瘫坐着消化。

赵莼只觉得身上一片暖融之意,不觉有害,便移开心思到石门上。

阵纹已破,石门便不足为碍,只轻轻一推,就向里倒下。

她屈身进入,眼前霎时开阔!

四面铁索连接中间一块暗红色石台,往下是无底深渊,漫天血气便是从下而来。

赵莼踏铁索登上高台,台中唯有一方小小桌案,堆了五六玉简,玉简旁边,却是许多命蛊小球,已然僵化死去。

而踏上此台才知,足下暗红之色竟全是鲜血浸染而来,恶孽深重至极!

她将玉简翻出,细细查看。

“壬阳弟子三,用一,其余弃之。”

“壬阳弟子六,用两,其余弃之。”

“壬阳弟子十一,用五,其余弃之。”

……

“壬阳弟子三十二,用十三,其余弃之。此教重命蛊,不重灵根,弃多用少,不宜。”

到此,其中一枚玉简看完,赵莼神色凝重,再换。

“青蟾门弟子二,用二。”

“上均宗弟子三,用二,其余弃之。”

……

“淳风派弟子一,用一。”

赵莼搁下连连看完三枚,余下便只剩两枚。

其一为:

“外门弟子十七,用十二,其余弃之。”

“外门弟子二十三,用十九,其余弃之。”

……

“内门弟子樊海峰,水重,木土轻,小用。”

“内门弟子尚菲,水重,木轻,大用。”

……

“内门弟子沈有祯,金重,水轻,小用。”

沈有祯!?

此人与她比斗大会一战,后还前去了百宗朝会,赵莼唯一识得之名,便是他。

再往下看,又是几个陌生的名姓中,夹杂着她所熟识得名字,甘媛、夏申德……

无一例外,均是内门练气,双灵根弟子!

再往下,末位两个名字,赫然是蒙罕,郑辰清!

赵莼心中顿起一荒谬念头,心神浸入最后一枚玉简,其中繁复口诀心法众多,她未曾见过,然而有一篇小记,却让她心头生寒。

“以血为引,盗夺灵根,移天换日,大道既成。”——《换日盗灵大法》

正是她与蒙罕从长辉门弃徒岳纂手中夺来的邪术!

赵莼忆起,昔日江蕴曾道:“近来弟子时常殒命宗外,秋长老领筑基修士,巡查方圆百里,便不大得有空闲,与你斗剑。”

宗门弟子连连失踪,巡查宗外乃是秋剪影主动请缨,是了,试问门内有谁能猎杀弟子不为旁人所知,有谁能在暗处布下如此天地,又有谁……灵根不足,需要此秘术增补!

她与蒙罕献上秘术,不过才数年,此数年内,不知多少弟子亡命她手!

“是你?”

赵莼立时回过头去,见一蓬头垢面,满脸血污之人,站在深渊下石壁一处狭窄的石沿上。

“恩人!”他抚开乱发,露出一张熟悉的圆脸面容来。

“你是洪家的管事,小双?”修士的记忆何等牢固,几乎是瞬间,赵莼便将他认出。

小双点点头,示意赵莼随他过来,露出身后一隐蔽洞口。

他不过是一凡人,威胁甚小,赵莼在其身上也未感知到恶意,便拿上玉简,跃向洞口处。

小双轻声道:“此处不会被她发现,恩人可放心躲避。”

赵莼甫一进去,便释然,原是一处绝灵之地,其间断绝灵气,自也隔绝了修士感知。小双口中她不会发现,应也是指秋剪影灵识入不了此处。

洞内阴暗潮湿,中有一人仰躺血泊之上,赵莼视之大惊:“蒙师兄!”

此人身材高状,生得一副黑脸凶相,正是与她熟识的蒙罕。

“她抓你进来了?”蒙罕脸色惨白,观其身上,竟是丹田被破,受得重创!他见赵莼进来,忙开口问道,又见赵莼身上完好无损,疑道:“师妹你不曾受伤,可是……可是秋剪影已被掌门拿下?”

赵莼凝眉摇头,悲道:“掌门已经故去,秋剪影得了掌门相助,晋身分玄后,抛却宗门,已是离开灵真,宗门现受壬阳教之祸,有灭宗之危……”

“倒也是……她能干出来的事情。”蒙罕性命垂危,强撑着坐起,窥见赵莼手中玉简,扯开嘴角道:“你看过了?不想我二人竟成了帮凶。”

赵莼一时无言,久才劝道:“师兄不必做此想法,人要为恶,百般难阻……”

献上邪术于宗门,为的是避免更多无辜之人,被此术所害,如今,却是与初时念想背道而驰,世间因果牵连,于善恶面前,徒增荒谬可笑。

洞内陷入极静,小双默然站在一旁,眼中难掩挣扎之色,忽地抚上胸口沾了血污的玉牌,开口道:“不怪两位恩人,她早与那恶人相识了。”

章一 远行

2021-09-15

章二 途中

2021-09-15

章三 问心

2021-09-15

章四 引灵

2021-09-15

章五 见闻

2021-09-15

章六 观书

2021-09-15

章七 矛盾

2021-09-15

章八 变故

2021-09-15

章九 照灵

2021-09-15

章十 安置

2021-09-15

作者叨叨叨

2021-09-15

书评(88)

我要评论
  • 赵莼不&王城良

    赵莼不接她的话,赵棉比她好些,虽然难受但还算精神,抱着行李说:“这才到哪儿啊,听说到王城良驹日夜不停也要跑上三天,按咱们的速度,恐怕得小半个月。”

  • 岁,人&月光从

    她才十岁,人生不过刚开了个头。赵莼翻身对着墙壁,月光从窗外洒进来,白茫茫一片,零星能看到几只飞虫上下起舞。走一步是一步吧,赵莼缩进被子里,强迫自己清空脑袋,明天还有许多事情要做,得养足精神才是。

  • 越多,&。”她

    赵夫人劝他:“都是王上的命令,我们也只好照做。这几年王城里行走的道士越来越多,不是王上看重他们,怎么会如此?说到底,不过是年纪大了,开始求长生了。”她的儿女早已长成,这次征召和她倒没什么干系。

  • 理了她&里之外

    “喏”赵莼把书合上给她看了眼封面,又打开翻回原处,继续读起来。路途那么远,这种年纪的小姑娘理了她一次,就时时刻刻都缠着你,赵莼不想自找麻烦,干脆给自己立一个自闭寡言的牌子,拒人于千里之外。

  • 呢,城&张小脸

    “我还没坐过这么简陋的车呢,城里的路都是铺平了的,哪像外边,都是烂的。”赵月倚在靠枕上,一张小脸被颠得发白。

  • 去修道&。”这

    “要真的能长生,天下人都去修道了。嘴上说着求超脱,还不是冲着富贵来的?王上老来昏庸,倒是被他们迷了心智。”这番话,便也只是讲给赵夫人知道,不敢朝外散播。

  • 习武的&一个赵

    至于赵莼,她并不是武士的料子,实际上,就算是在这样全民尚武的风气中,女人习武的也是少数。同父异母那么多姐妹,就出了一个赵念,能跟着哥哥们耍枪弄棒的,可见走武道的女子有多稀缺。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