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这是将你的快乐……,逐步建立在我的痛苦之上…”刚站站起身,一圈红色的异能了会出现周围。“你干嘛?我…我还没吃…啊…”惨嚎声忆起,为什么没人救我?你们这种露着羡慕嫉妒的眼神是什么鬼?晚上的课程终于等到结束了,昨天吴左手觉得,体内免疫提高不少,么是时间久了,可“你干嘛?我…我还没吃…啊…”惨叫声想起,为什么没人救我?你们这种露出羡慕的眼神是什么鬼?。...

“这是将你的快乐,建立在我的痛苦之上…”

刚站起身,一圈红色的异能已经出现四周。

“你干嘛?我…我还没吃…啊…”惨叫声想起,为什么没人救我?你们这种露出羡慕的眼神是什么鬼?

一天的课程终于结束,今天吴一手感觉,体内免疫增强不少,难道是时间久了,可以对一个人的异能抵御?

趁着炎曦月去打饭,偷偷溜出教室,教室楼已经没什么人,吴一手还是第一次能好好欣赏一下学院。

“吴一手!你往哪跑?”

炎曦月回到教室,发现这小子竟然没在,从窗户里面往外张望,正看到吴一手的背影,大喊起来。

“我去…阴魂不散啊…这要是不跑就是傻子…”吴一手加快脚步,朝着黑影里钻去。

“这个混蛋…”炎曦月秀眉微皱,看来这一天,吴一手都在装可怜,早就盘算好,晚上趁自己打饭就跑路。

“叮”一年级八一班群里,有人发出一张图片。

“炎曦月同学?你这是给实验对象放假了?”

点开上面的图片,正是吴一手一手,拿着几串烤肉正在往嘴里塞,怀里还抱着一个大盘子。

“看样子是,对炎曦月伙食不满意,吴一手同学偷跑了吧…-O-…”

这个混蛋,难怪我在学校找不到,竟然跑到校外。

“坐标…”炎曦月打出两个字,加快脚步奔向校外。

“西港路…小吃一条街…吃饱我就回去…敢来追…我就跑…”

他竟然还敢在群里发信息?惹得群里更热闹。

“吴一手,你死定了…限你十分钟之内回到我身边…”炎曦月字都不打了,直接开语音大骂起来。

“你要这个态度…我还不伺候你嘞…拜拜…”

等炎曦月追到西港路,哪里还有吴一手的身影,在看群里的消息,肺都气炸了。

随着离火医学院熄灯,外面的街道也安静下来,吴一手怯手怯脚的回到101宿舍,里面静悄悄的…

轻轻的打开宿舍门,都睡觉了?

“哈哈哈…今天我自由了兄弟们…”

吴一手举起双手,大喊起来…

“快…跑…”

一个声音低声提醒。

门“砰”的一下碰上,一层淡淡红色光芒将他笼罩。

“这辈子…我炎曦月未突破十级异能前…你哪都别想跑…”

身后传出炎曦月,咬牙切齿的声音。

“你休想…”吴一手在她惊讶的目光中,将她的异能撕开…

“不不不…”炎曦月从惊讶到惊恐,实在想不出办法,硬着头皮飞扑上去…

吴一手接触到炎曦月,眼前一黑昏死过去,脑海中响起系统声音。

“叮,激活随机天赋…一个都不能少…”

这是怎么回事?头晕目眩的感觉,带动着大量记忆,涌入他脑袋里。

“臭小子几点了?还不起床帮忙…”

“爸?”吴一手满含泪水,眼前的正是吴铁锤,猛的爬起来扑进他怀中。

“滚…娘们唧唧的…弄我一身鼻涕…赶紧吃完饭…出来干活…”吴铁锤一把将他推开,嘀嘀咕咕的走出房间。

“这是?”

熟悉的房间,窗外是熟悉的小院,小院已摆好小饭桌…

“师弟,快出来吃饭…”

“百锻秋?”看到他正在向自己招手,让自己出去吃饭。

洗把脸清醒一下,看了看日历,这是竟然是2002年…

做到饭桌前,七八岁的小师妹,正吵着要桌上的茶叶蛋。

“给你…小吃货…师兄你也吃…”一个美丽的身影,坐到自己和师妹中间,将一个茶叶蛋递给父亲。

“谢谢,悠然…”对面的父亲露出傻笑。

大师兄在冲自己眨眼,示意自己赶紧吃饭。

“一手,你也吃…”

“谢谢悠然小姨…”吴一手下意识的开口,眼泪止不住流出来…

“哭什么?是不是你爸又打你了?小姨以后好好说说他,都成男子汉大丈夫喽…要顶天立地知道嘛?”

眼前的悠然小姨,在替自己擦眼泪,余光中的父亲吴铁锤缩着脑袋,闷头吃饭不敢吱声。

“咚咚咚,吴铁匠在家嘛?有你家的信…”

“来喽来喽…”

眼瞅着父亲打开院门,接过信封打开一看,高兴的大喊起来。

“我儿子有出息喽…他考上大学了…哈哈哈…悠然你快看…”

“真的呀…港大还是牙医专业…一手真有出息…”悠然接过录取通知书,仔细的看了看,递给吴一手。

朦胧的记忆渐渐清晰起来,自己出生在港市,父亲铁匠为生,母亲难产生下自己离世,父亲独自无法照顾这个家,他的师妹带着女儿搬进家里…

是了是了,上面有父亲收的徒弟百锻秋,家里还住进别的女人,还带着刁钻的小师妹,自己打小就想离开这个家,这个录取通知书改变自己…

“吃完饭过来帮忙啊!大学生!”吴铁锤带着百锻秋,走进铁匠铺,这一天的忙碌开始了。

“别听你爸的,出去玩去吧!悠然小姨奖励你的…”

“我去陪父亲…”

站起身在悠然疑惑的目光中,走进铁匠铺。

“注意姿势…嗯…呼吸节奏跟上…还行臭小子还没忘…”吴铁锤看到吴一手走进来,在左手边的火炉里,夹出一块铁放到铁砧上,抡起锤子就砸,出声提醒后,连连点头。

吴一手像是在宣泄愤怒,一锤接着一锤,这里只是他的记忆…

整起的敲打声,将手中的铁千锤百炼,再由父亲打造成型,锻造成各种农具。

开学的日子快到了,从鹤嘴出发,也要一天的路程,谢绝父亲想送,悠然小姨不放心,让百锻秋师兄跟着自己。

这两个月已经试探很多次,都没有从小师妹和师兄口中,得到什么有价值的信息。

直到到达港大校门口,百锻秋突然开口,“家里有我和小师妹调查,你负责外面,这里虽然是你的记忆,我和师妹都相信会找到线索…”

“我…百锻秋…你跟师妹藏的够深的…这算什么?又重生回到过去?”吴一手睁大眼睛,望着这位大师兄。

“只是你另一个天赋而已,只要之前跟你有过接触的人,不管今生往世,都会激活这个天赋,而我们三个要做的就是,查出师傅陨落真正的原因…”

百锻秋说着,拍了拍自己的肩膀,消失在原地。

“我靠,你俩爽了带着修为过来,我还是原来的样子?”虽然心中有难以掩饰的喜悦,试了试自己的身体,还是跟激活天赋前一样。

记忆清晰起来,去报道回宿舍,101宿舍原来如此,在看看室友,这是激活天赋的原因嘛?三人显然不是…

直到进入自己的班级,坐到熟悉的座位上,身边坐下一人开口,原来是她?

“吴一手?这里是什么地方?为什么我会来这里?”曦月低声问他。

“会不会是因为,你越界了!”

曦月看着吴一手,面貌身高都没有什么变化,只是头发和着装土了很多,听到他的话更疑惑。

“你说的越界,是什么意思?还有…”

“现在正在上课,后面的同学不要说话…”课堂上正在写字的老师,带着眼睛用粉笔敲着黑板。

两人坐直身子,不死心的曦月,偷偷递过来一张纸条:

“家里的人,一个都不认识,我还有异能,这到底什么情况?”

吴一手看到纸条上的字,瞳孔猛烈的收缩,她也带着异能回到我记忆里?

“下课找没人的地方说…”

曦月看到纸条后点点头,等到下课,两人找到偏僻的地方坐下。

“…我的异能还跟之前一样…马上突破三级…只是身边的人好像都是普通人…”曦月已经急不可耐的,将自己的情况讲了出来。

“我的差不多,先调查一下这个世界,还有就是能来这里的原因…”吴一手搪塞道,他可不想让炎曦月,知道他家里情况,她现在的异能就是威胁。

“嗯…”吴一手强忍着疼痛感,闷哼一声。

“果然你还是可以提升我的异能…”曦月将异能偷偷包裹吴一手,兴奋的喊出声。

书评(107)

我要评论
  • 片海域&么大的

    生面孔初来这片海域,都会咒骂这是谁这么大的口气,敢自称神匠。

  • 同为这&言无不

    “哈哈哈,无妨无妨,你我同为这四海八荒生灵,老朽定知无不言,言无不尽。”太虚老祖引领青云老祖坐下。

  • 青云老&下这才

    青云老祖连忙跟上,见他停下这才敢问,“刚刚听到,神匠大人三个徒弟?怎么只见到这一个女弟子?”

  • 遭人耻&有这通

    “青云老祖莫要孤陋寡闻,遭人耻笑,三界巅峰方为至尊,这一界可大可小,也只有这通天修为,方可将一界存入识海,额头满纹方为九界至尊,不知青云老祖识海存有几界?”

  • ?你大&力拍着

    “你还有脸说?你大师兄六道有成,准圣修为,差点被你逼的跳进这本源星海,他哪里是去历练?分明是去避祸!”神匠摸着满头白发,蒲扇用力拍着摇椅,替大徒弟叫屈。

  • 旋上漂&的小船

    星空下两股力量扭打在一起,形成一个气旋,气旋上漂浮着一搜黑色的小船,船头撑起的桅杆弯曲,探出一只耀眼的灯笼。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