课间休息一年级八班,吴左手同学如同被凭吊遗体,看见他在吃早饭,同学们不好意思的,又从后面回去。窗户外面,如同在可观赏大熊猫,辛好有护栏挡着,吴左手真怕自己,被揪着头发扯回去。“你怎么这么磨磨唧唧,赶快吃!”炎曦月也看不一直这样了,她这个当后桌的,居然也没窗户外面,犹如在观赏大熊猫,辛好有护栏挡着,吴一手真怕自己,被揪着头发扯出去。。...

课间一年级八班,吴一手同学犹如被瞻仰遗体,看到他在吃早饭,同学们不好意思的,又从后面出去。

窗户外面,犹如在观赏大熊猫,辛好有护栏挡着,吴一手真怕自己,被揪着头发扯出去。

“你怎么这么磨叽,赶紧吃!”炎曦月也看不下去了,她这个当同桌的,竟然没有近手楼台,一直在摩拳擦掌跃跃欲试。

“你们有没有人性?没看到在吃早饭嘛?昨天就被饿着肚子折腾一天,今天一大早又来…”吴一手偷偷往嘴里塞石头,没这玩意现在身子骨,都有点吃不消。

“哈哈哈,看到没有妙人苓心,吴一手现在,在主动消耗圣晶了…”秦秀秀在空间里,笑的眼泪都出来了。

“可是他太可怜了,要不要吃饭的时间,把他接出来?”白妙人提议道。

“晚上接出来也行啊!”夜苓心也说出自己的想法。

“不行不行!这样对他修行没好处,他这不是一个月有三天假期嘛?等假期在接他…”现在系统的操控权在秦秀秀手中,她直接来了个一票否决。

吴一手逃了一节课间,第二节课刚下课,就被他的同桌捷足先登。

“啊…!”红色的异能不顾他的惨叫,将他包裹起来。

“嗯…不错…确实是个好的实验对象…都别跟我抢啊…自觉点排队…”炎曦月大喊起来。

一连半个月,大家有了默契,给吴一手留出吃饭时间,晚上熄灯后才将他放回去,早晨,早早的就候在他宿舍门前,一日三餐都在教室吃…

他也想着抵抗逃跑,但是受到天赋影响,他的体质现在还没产生出,足够的抗性,始终从一个泡泡中,到另一个泡泡在轮换。

“实验对象是大家的,不能你们一年级八班独占!”

吴一手吃完晚饭,准备等她们整完就回宿舍,教室外吵闹声,吸引他的目光。

教室外是几名高年级的学生,强悍的异能,已经将拦在门口的同学推开。

“嘿嘿,听说一年级八班,有个很好的试验品,小子你最好识相点,我们可是离火十大恶人,分筋、搓骨两兄弟。”

“对!臭小子,你能当我大哥的实验品,是你八辈子修来的福份,大哥你先来…我再来…”

“好…”

刚站起身,一层褐色泡泡将他笼罩,吴一手这几天积攒的火,腾就起来了。

“试验品?”伸出双手就把,褐色的泡泡徒手撕开,一拳就楔在对自己释放异能的人脸上。

“大哥…你找死…尝尝我搓骨的手段”闫搓将自己异能,施展到吴一手身上。

“搓骨?”吴一手再次徒手撕裂异能,掏出自己好久不用的针,一人先给他们来一下。

“当我软柿子啊?”

吴一手质问着,又是一人一针,专找他俩脾上扎,大穴也不遗漏。

两人犹如泄气的皮球,异能完全发挥不出来,犹如普通人,开始连连惨叫。

已经排好号,准备对他释放异能的同学也是愣住,原本乖巧的吴一手突然曝起…

将高年级的同学放倒,还是以一敌二,不由得开始后退。

这分筋错骨两兄弟,也是凶名赫赫,老大叫闫锦,异能柔和无法进入战斗系,在离火医学院学了两年,另辟蹊径用异能进入人体内,专找脆弱的筋脉下手。

而闫锦兄弟闫搓,通过他大哥教他的方法,可以对人的骨头,从内造成损伤…

离火其他同等级异能者,见到哥俩都绕道走…

跟在他哥俩身后,高年级的同学也傻眼,要是论辅助能力,哥俩纯属渣渣,可是战斗的爆表的两兄弟,分分钟被传闻中的试验品,还没觉醒的垃圾按在地上摩擦,这场景还一时无法接受。

“闫锦闫搓是吧?分筋错骨是吧?还是十大恶人?说说你们哥俩排第几?”吴一手已经将两人定在墙上盘问。

“不敢…不敢…”

看到吴一手又掏出一把针,闫锦连忙回答…

“我排第九,我弟排第十,仅次于秦雨老师…”

“啧啧啧,我这实验对象!也是拜秦雨老师所赐啊!改天我去好好谢谢她,毕竟我才是离火十大恶人之首嘛!”吴一手笑眯眯的,又给他们填上几针。

“啊…你…你是败…?”

闫锦惊恐的瞪大眼睛,结结巴巴的话刚开口,另一个声音响起。

“听说你要找我?”

眼前透明的泡泡亮起,吴一手手一哆嗦针掉一地,刚想开口解释,泡泡已经猛的收缩,将他包裹起来。

看着毫无反抗能力的吴一手,秦雨满意的笑笑,指着墙上两人开口,“去把闫锦闫搓弄下来带走,告诉你们再敢来我班里捣乱,不用我出手…知道嘛?”

“知道…知道了秦老师…”

高年级的同学,把两人从墙上抠下来,连连点头才带他俩去治疗。

“轮到谁了继续!”秦雨开口。

“哦…我我…谢谢秦雨老师…”一位同学举起号牌。

“开始吧!以后谁来班里捣乱,你们就放开吴一手,就说秦雨老师说了,他可以往死里锤!就当他给咱们班,当专实验对象的奖励。”秦雨说完转身离去。

“这秦雨老师是什么意思?”后面继续排队的同学开始议论。

“吴一手应该跟闫锦闫搓差不多…”

“他不是没觉醒嘛?”

“应该是其他种类的修炼,他来这里应该是找方法觉醒,光他对战闫锦闫搓两兄弟,战斗力很强…”

“可是他俩也用了异能,咱们也是用异能,看他怎么像是毫无抵抗力?”

“这很奇怪,应该跟秦雨老师留下的考题有关…”

“嗯,毕竟秦黎副院长,好多年没受过徒了…看来咱们要加油了…”

这一切炎曦月都看在眼中,也听到同学们之间的议论,轮到她释放异能,果然吴一手还是毫无抵抗能力,这个家伙到底有什么秘密?觉醒还能这么强?可以碾压两名五级异能者?

时间很快结束,教室灯熄灭,这是提醒休息的信号,早有准备的同学打开手电,带着吴一手回宿舍。

“四弟啊!你可算回来了…”

舍友听到敲门声,接回吴一手,开始日常检查,他是不是还活着。

“唉!一手啊你这是何必呢!”

高亚图在门后,今天的日历上划了一个勾。

“兄弟们加油,努力修炼,救回咱们的舍友…”

“嗯,加油!”

他们三人被分到不同的班级,虽然也是实验对象,但比起吴一手堪比享受了。

“今天早晨奇怪了,怎么没有砸门声?”

吴一手收拾好出门,开门的一瞬间仿佛见鬼一样,从新又将门关上。

“吴一手,你要是还不出来,我可就用异能了!”门外是炎曦月的声音。

“嘿嘿…别别…不是说好的,留给我吃早饭的时间嘛?”吴一手挤出笑脸将门从新打开。

“走吧,饭我已经替你打好了…跟我回教室…”

吴一手小心翼翼的接过盒饭,连连点头。

“班里的同学,昨晚上开了个会…”

“开会?”吴一手满脸问号。

炎曦月拿起手机,继续开口,“我把你拉进群里,咱们班同学已经商量过了…以后一人一天…班里一共27人…每月一号从新轮…”

“叮”吴一手掏出手机,看到自己已经被拉进一年级八班群里,再次疑惑的看着炎曦月。

“今天我排第一天,你这一天时间都是我的,轮到谁谁管你吃喝…”

“你们把我当要饭的了?”吴一手下意识的开口,“还有这规矩谁定的?能不能改改?比如集体来一次,让我休息半个月什么的?”

“呸!你休想…赶紧吃…吃完我就要开始了…你要是敢偷懒…我晚上跟你练通宵…”炎曦月举着拳头示意。

“这么练有用吗?”吴一手无奈的摇着头,继续往嘴里送饭。

“很有用,我感觉我马上突破三级异能…”说到这里炎曦月沾沾自喜。

书评(143)

我要评论
  • 匠修为&为”

    “这神匠修为虽是圣人,识海已存一界,传闻其巅峰实力,识海存有六界,独战夜辰,白昼两位七界至尊完胜,后不知为何,境界衰退至圣人修为”

  • ,准圣&神匠摸

    “你还有脸说?你大师兄六道有成,准圣修为,差点被你逼的跳进这本源星海,他哪里是去历练?分明是去避祸!”神匠摸着满头白发,蒲扇用力拍着摇椅,替大徒弟叫屈。

  • 影,低&“懂个

    “懂了?”太虚老祖看着飞走的人影,低声咒骂起来,“懂个屁,等着挨坑吧!”

  • 琢磨能&云老祖

    “大道?轮回?神格?三界?天道?阴阳?五行?九尊?”青云老祖默默的念叨着,仔细琢磨能把这种东西当物品,“嘶…我懂了,多谢太虚老祖指点!”青云老祖一拍大腿,起身行礼,转身化作一道白光而去。

  • &不搭理

    “哼”壮实的身体走出船舱,躺在船头的摇椅上,捋着胡须小辫,摇着蒲扇不搭理她。

  • 不会这&青云老

    “哈哈哈,你要知道知神匠大人,是通过何法成圣,就不会这么问了”太虚老祖大笑起来,看到青云老祖递来询问的眼神,这才神秘的低声说道,“肉身成圣”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