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都闪开,让我来!”嘉靖年一惊,天空再度几道身影降临,看清楚来人嘉靖年,更是都忍哈哈大笑出来。“哈哈哈…哪来的娃娃…还没断奶后吧…从哪来的滚回去去吧…”抬锤就轮过去的。“吴老板…这是吴老爷子遗物…你俩打…我先瞅瞅…”太玄子一身道袍缓缓地降临,硬生生的“哈哈哈…哪来的娃娃…还没断奶吧…从哪来的滚回家去吧…”。...

“都让开,让我来!”

万历年一惊,天空再次一道身影降下,看清来人万历年,更是忍不住大笑起来。

“哈哈哈…哪来的娃娃…还没断奶吧…从哪来的滚回家去吧…”

抬锤就轮过去。

“吴老板…这是吴老爷子遗物…你俩打…我先瞧瞧…”太虚子一身道袍缓缓降下,硬生生的将万年历,轮过来的铁锤抢去,端详一下退到吴一手身后。

“太虚子…你竟然也来趟这趟浑水?”万年历吃惊的看着自己空空的右手。

“不不不…你们打…你们打…吴老板说了…都让开…他自己来…”太虚子摇晃着铁锤开口。

“哼…小兔崽子…看我不捶死你…”万历年见太虚子不在插手,抡起另一柄铁锤,准备先解决这碍事的小家伙。

“吴老板…这确实是吴老爷子的遗物哎…”青云子也站到吴一手身后,手中拿着另一柄铁锤,正在和太虚子比较。

“青云子…你…”万历年心里咯噔一下,这三人哪个都不好惹,隐隐把眼前的小家伙护卫起来。

“哼,青山不改…咱们后悔有期…”万历年后退两步,拱手作揖一副老相识的架势,转身就跑。

“你回去…其余人都给吴老板让开…”一人一剑落下,拦住万年历的退路,将还在争斗的异能者推开。

“你…”万年历看清来人,圣清七子之一…

现在他的修为可惹不起,调转方向准备要跑…

“都给吴老板让开…”

天空剑雨落下,每个雨点都是一人一剑,异能者被这剑影击退…

“圣清宗…圣道宗…圣体宗…你们…你们…都来了?”

万历年看着清出的场地,在看到半空中笼罩的人影,蓝星没有灵气,但这漫天的修仙者,他再傻也明白过来,这三宗必是将仙门都搬来了。

“哈哈哈…你们可知此地结界的厉害?你们出不去了…永远出不去…只有我得到了传承…也只有我能出去…”万历年犹如疯了一般,在清出的场地转圈。

“那你说说这传承是什么?看看跟我的是不是一样?”

吴一手抬手,华阳针法的封字决已经用出。

“雕虫小技…”万年历黑袍一抖,已将击射过来的针打落,“小娃娃,你到底是谁?”

“我吴家的血脉传承,你还能继承?”

吴一手双手连翻,根本不给万年历喘息机会。

“你是吴铁锤之子?不可能…绝对不可能…我已经将你轮回之身封印…你不可能复活…更不可能在得到传承…”万历年黑袍翻飞,驱赶这讨厌的银针。

“我不光的到传承…这不是还活的好好的…你看…”

吴一手渐渐拉进距离,在万历年身前突然打开空间,浓郁的灵气吸引他的目光。

“这是?…”万历年被眼前堆积如山的圣晶所惊讶…

“走你…”吴一手一脚,就将他踢进空间内,怕拍手笑眯眯的也跟了进去。

“这么多圣晶?发财了…发大财了…哈哈哈…我万历年终于有出头之日啦!”

万历年扑进圣晶的海洋,在里面傲游,完全一副都是他的,一切都是他的模样,抓起一把…

“嗯?怎么回事?为什么会消失…不不不…别走…圣晶别走…”

“行了…别做梦了…你过来咱俩好好聊聊…”

吴一手向着万历年招手。

万历年不自觉的,飘到吴一手身前…

“这…这里竟然是另一个空间…”万年历剧烈的挣扎,环顾四周这才发现中了圈套。

“说吧!你怎么会有我爹的铁锤?”

“我捡的!”万历年眼中闪烁,正在想怎么逃出这里。

“这么巧?你看?我也捡到了…”吴一手抬手,将自己老爹的遗骸招过来。

“这不可能…你怎么也有吴铁锤的遗骸?…就连他师妹的遗骸你也有?…这不可能…绝对不可能…你的是假的…对对…你的绝对是假的…”万历年先是疑惑的仔细看看,在端详一翻,开始更猛烈的挣扎。

“我的是假的?难道你也有?”

吴一手招招手,把万年历的乾坤袋取下来。

“什么情况?两个爹?…”

将乾坤袋里的东西全倒出来,两具遗骸跟他手中的一模一样,吴一手心神一震。

“你拿去玩吧!拜拜…”

万历年趁机十指一抓,一道裂缝撕开,临走贪婪的还想把圣晶都卷走。

“给我死…”

秦秀秀从震惊中回过神来,抬枪就扣动扳机。

“咔”的一声,没子弹。

裂缝关闭,万历年的惨叫声,响彻整个空间。

“大师兄,这是怎么回事?”秦秀秀转头问百锻秋。

“不清楚…这种情况太诡异了…从没听说过师傅凝炼分身…秀秀你母亲有没有凝炼过分身?”百锻秋将一对,一模一样的尸骸比对,连连摇头。

“没有!我跟母亲一样,都是世界种所化,无法凝聚分身…”秦秀秀摇摇头也是一脸的疑惑。

“吴老板…这事定有蹊跷…你父亲的遗物你收好…”太虚子也是被眼前的事物所震惊,将铁锤递给他。

“吴老板…刚刚在外面…万历年也说什么传承…难道…”青云子将另一柄铁锤,递给吴一手,提醒他道。

“不可能…太虚子…青云子,劳烦二位处理这里…我三人先行回去…”吴一手说完退出空间。

“走…”

秦秀秀大喝一声,与百锻秋带起吴一手腾空而起。

太虚子与青云子二人对视一眼,开始安排救死扶伤,将郭三胖他们几个救回来。

眼瞅着大势已去,炎泷将炎龙扶起,悄悄的退走。

“多谢诸位出手!”涂六好了八成,站起身连连作揖,这几人他在吴一手阁楼见过,没想到个个这么强。

“后面自己处理没问题吧!”

看到涂六点头…

青云子飞身踏剑而去…

“走吧!三胖…”太虚子抬手将郭三胖抓起…

“走…”

红黑相见的身影,纷纷跃上飞剑,在郭三胖一个走字说出,犹如一群引火虫,被前面两个白影吸引,顷刻间消失不见。

“变天了!”魏无级望着冉冉升起的太阳喃喃自语,他已经从魏锦绣空中得知详情,又从后来的魏锦鲤口中证实。

“确实变天了!魏老爷子…这里的事我要抓紧汇报公司…建议你别放手这条线…”涂六走到魏无级身前,意味深长的低语,又暗地里指了指魏锦绣。

魏无级看到魏锦绣一身打扮,点点头已了然于胸,“涂六一表人才,老爷子做主,定当面重谢涂定山…”

“职责所在!重谢就不必了…涂六告退…”涂六潇洒转身,招手示意所有员工撤离。

“魏锦鲤…”魏无级轻轻开口。

“爹…”魏锦鲤正在纠结,这是走是留拿不定主意。

“去吧!为公司多出力!”魏无级一副,一切都看开的容貌。

魏锦鲤终于松了一口气,与父亲拜别,转身跟上涂六的队伍。

“炎家…哼哼…”魏无级攥紧拳头。

“大伯…我有个提议…”魏锦绣趴在魏无级耳边低语。

“哈哈哈…妙啊…魏无情…你这宝贝女儿可以当家了啊!咱们老魏家后继有人…”魏无级捋着胡子大笑起来。

“大哥…你要是想退休…那我也退…”魏无情拄着拐杖,轻轻的敲着地面,又指着满地废墟,一脸的肉疼。

“哈哈哈,走吧!咱们一起去看看老二老四,这里就交给后辈吧,咱们老喽…不服老可不行啦…”

魏无级一夜之间,仿佛又苍老了十几岁,勾起魏无情的肩膀,向着后山方向走去…

“二师兄…你看出什么门道没有?这都一个月了!”

秦秀秀趴在桌上,好奇的用她的大眼睛,盯着从空间出来的吴一手,只见他坐在桌前光顾着吃。

“师弟!你要是看出什么来,就说呀!天天这样一声不吭,真急死人啦!”

百锻秋一把夺过,他手中的圣果仁,一副你不开口,休想在吃的架势。

书评(345)

我要评论
  • 上前,&匠大人

    如果经历过轮回的生灵,看到这独特的小船,都会躬身上前,尊称一声:神匠大人。

  • 完了完&躺下,

    “完了完了完了…六界大乱…唉…孽缘啊!孽缘!”神匠从新躺下,一副眼不见为净的表情。

  • &老祖连

    “难怪夜辰白昼两位至尊,也有所忌惮…”青云老祖连连点头。

  • 拽起来&矩懂吧

    两人有点蒙圈,神匠将两人拽起来,“去吧!今天我心情好,房费我就不收了,规矩懂吧?”说着一人给一把钥匙。

  • &壮实的

    “哼”壮实的身体走出船舱,躺在船头的摇椅上,捋着胡须小辫,摇着蒲扇不搭理她。

  • 祖?”&悠长的

    “可是太虚老祖?”悠长的声音响起,一道白光已经闪现到船头。

  • ,悦耳&个大字

    远远的灯笼十分扎眼,悦耳的锤击声,响彻本源海域,漆黑的小船摇摆着,一面旗带着两个大字,神匠,随着气旋舞动。

  • 锤,轮&着铁砧

    船舱内老人赤裸上半身,双手各持一柄铁锤,轮番敲打着铁砧上的金属,飞溅的火星,弹射进六面金属挡板消失不见,白嫩的小手捏着火钳,将金属翻了一下。

  • &、吞噬

    生灵公认的四海分为:混沌海域、虚无海域、本源海域、吞噬海域。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