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魏老爷,您息怒…败家子大酒店了被贵宾包了…您别惊扰到了贵宾…”门口的异能者,显然认识了这个老人。“我魏家经营两百年的蓝海星宇,就这么被卖了?你们都给我起开…叫魏锦绣那个死丫头出见我…”魏老爷子眼瞅着进不去,拄着拐杖在狠敲地板。“魏老爷子您“我魏家经营三百年的蓝海星宇,就这么被卖了?你们都给我起开…叫魏锦绣那个死丫头出来见我…”魏老爷子眼瞅着进不去,拄着拐杖在狠敲地板。。...

“魏老爷,您息怒…败家子大酒店已经被贵宾包了…您别惊扰了贵宾…”

门口的异能者,显然认识这个老人。

“我魏家经营三百年的蓝海星宇,就这么被卖了?你们都给我起开…叫魏锦绣那个死丫头出来见我…”魏老爷子眼瞅着进不去,拄着拐杖在狠敲地板。

“魏老爷子您消消火…这蓝海星宇还是您魏家的…只是暂时被客人包下了…”

“这是包下了?那为什么把我栽种的兰花都铲了?还有这橡胶树这很值钱哎…还有这海面是怎么回事?你倒是说啊…”

“哎呀爸…你就别在这丢人了…回家我再跟你说…”魏锦绣看着手下实在拦不住,只好跑出来想劝他老爸回去。

“你你…你看看你穿的这是什么?…跟个土鸡有什么两样?…还败家子异能者租赁公司…死丫头你给我说说,这里到底怎么回事?”魏老爷看到魏锦绣这一身打扮,老脸拉的更长。

“哎呀爸,我求求你啦,你就听我一回吧,客人的要求很高,我这是去了好几趟清云学院,才按那边的设计改的,要配上客人的品味,这么大单生意跑了怎么办?”

“还要求?品味?我的兰花品味就低?你把我的兰花拔了,准备种什么?有什么花能配上,你客人的品味?”

魏老爷子听着他敷衍的话,气氛的质问。

“这里种灵脉碧茶,客人想喝茶就给他泡现成的…”

“咳咳咳”魏姥爷子干咳起来。

“这呢栽朱果,可以给客人做甜点…”

“这里是蛇蝎花、霜颜花、七心花…星光草做草皮…”魏锦绣拉着魏老爷,在这片地方转了起来,光一个花园说出上百种花,这可都是异能界有名的花草,何其珍贵,平常都是拿来入药提升修为…

“这个海面围起来,是为了客人安全,左边建一套完整的游乐场,右边是海洋公园,这沙滩上栽种如意草,让贵宾在海滩上,都可以顺心如意…

还有啊老爸,我打算在这岸边,栽种夜彩枝和烈阳树,这样白天可以遮阳,黑夜可以当路灯…

还有还有,这一片是寒梅花,这一片是春生草,这一片是秋如青,这一片是夏明日…

这样整个酒店在中央,就可以一年四季恒温,还可以在这四周,一天之内享受四季…

到了海边还可以随时享受白天和夜晚…”

魏锦绣已经开始自我陶醉,完全没看到魏老爷子的表情。

“魏无情,你这老不死的快救我…”

忽然海面上传出呼喊声…

魏无情眯着眼,远远的海面上竟然漂着一个房子,房顶上站着一个人,这人是…

“是…炎泷老鬼嘛?…你这老鬼平常最讨厌海…你怎么去海里造房子去啦?”

炎泷已经在海面上,大喊大叫半天,没人打理他,看到沙滩上熟悉的身影,扯着沙哑的喉咙,再次大喊起来…

“魏无情…先别问那么多…快救我上来…在不救我我真淹死啦…”

“锦绣…这是怎么回事?”魏无情一猜就知道,是她搞的鬼。

“那个…客人要整体包下酒店…其他客人给了…两倍到五倍赔偿…都很乐意搬走了…就是他…给他20倍他都不走…还仗着十佬动手打人…我就让人给他扔出去喽!”

魏锦绣撅着嘴,一脸的不高兴,仿佛吃亏的是她。

“哼…还不赶紧…把你炎大伯救上来?”魏无情吹着胡子,狠狠的在敲地面。

“我不去…还有啊…爹…这是我刚铺的玉心百木板…你要敲坏了要赔的…”魏锦绣转身回了酒店。

“玉心百木?”

魏无情一生喜彩墨山水,听到是玉心百木蹲下身,用手轻轻抚摸,仔细的查看纹路,又低头闻了闻确定无疑…

他只有在书房中有这么一块,只有手掌大小,每每作画时都视若珍宝般才拿出来,用笔尖沾上一沾,画到自己的画中,整幅画才活灵活现散发出蓝色的光芒…

“这个败家子!竟然拿这种罕见的宝贝,垫在海滩上?”

“老爸!你最好放下…那块是租的…丢了也要赔的…”

魏无情仿佛被瞧破心思,红着老脸又从戒指里掏出来。

“魏无情…你在不救我…咕噜咕噜…”炎泷最后的声音开始消失…

“嗨呀…!”

魏无情叹息一声,运转异能极速冲入海中,将老伙计炎泷拖上岸边。

“魏无情,你好毒啊…竟敢指使你女儿…将我扔进海里…婚事就此作罢…咱们十佬会上见…哼!”炎泷吃瘪迅速逃离。

“老伙计…你听我解释…”

“我听你解释个屁…三日后…我定与你不死不休…”炎泷的声音回荡在沙滩上。

“这个死丫头,今天我非锤死他!气煞我也…”

魏无情这次拄着拐杖走进酒店,并无人阻拦,怎么前台连个人都没有?一楼大厅内,传出欢呼声,他推开大厅门一条缝隙,声音从里面传出来…

“今天第一天…跟各位员工见面…”怎么会是一个小娃娃的声音?魏无情垫着脚尖,也看不清人影。

“时间也差不多了…开餐吧…先简简单单吃顿工作餐…”

“谢谢,吴老板关爱员工…”

“嗯嗯!咱们的吴老板可发话啦…允许咱们登记的员工在这敞开了吃…不允许带走…不可以浪费…餐饮部的记得做登记…多提宝贵意见…”

“谢谢…魏经理!”

欢呼声后,大门从里面被推开,一辆辆小推车被推进去。

“金鼎百家酿?这可是十佬会的时候,才舍得开一瓶…”魏无情拿鼻子一闻,就知道是什么酒。

“龙须果宝鸡…啧啧啧…这个死丫头这是要吃穷劳资嘛?”

酒推进去一车就算了,这第一盘菜他忍不住了,拄着拐杖走了进去。

“魏老好…”

“魏老好…”

路过的员工纷纷打招呼,让他找回酒店门前吃瘪的自信,大刺刺的来到女儿边坐下。

这张桌子上就两个人,自己的女儿再给一个小孩子夹菜。

“爸,你怎么还不回家吃饭?”魏锦绣转头看了他爸一眼,微微皱眉…

她可是刚把这个小祖宗哄高兴,这家伙大手一挥在这吃饭,还要求给员工做工作餐,给上千异能者点对他们提升有帮助的菜肴,这大手笔…

“哼!哪有让老爹饿肚子的道理?”魏无情说着抬手示意,服务员添加碗筷。

“爸,这里是工作餐,您要想吃什么自己点!”

魏无情鼻子都气歪了,看着自己亲闺女把桌上的菜肴,都端到小孩那边。

“工作餐?给谁工作的工作餐?还不是吃你劳资我的?白养你这么大了!”魏无情尴尬的放下碗筷。

“哎呀爸,我不骗你,真是工作餐,我们现在被公司雇佣了,秋水带我爸去看看!”魏锦绣示意她,赶紧将老爷子带走。

“是,经理,魏老爷子…请您跟我来…”秋水抬手示意。

“哼,我还不信了…”

魏无情站起身,秋水领着他一桌一桌的查看,确实桌桌都一样,再把财务喊过来,这可是他多年培养出来的人。

“魏老爷子您怎么来了,刚才忙没顾上您”一位年龄稍大的财务开口。

“我问你这里是工作餐?”

“对啊!吴老板给员工的工作餐”

“嘶…顾你给开多少钱?”

“都不一样…跟实力有关…只要觉醒异能…一天就能领一滴…觉醒液…”

“一天一滴?”魏无情瞪大眼睛,差点咬了自己舌头…

现在这上京都护府,是最富裕的啦…

清云学院入学要求,也最为宽松…

每年三十岁以下都可以登石阶,只要坚持能上去,都可以在觉醒潭前,修炼一小时…

五小时内爬上去,前百名异能者才能加入学院,并给予每年一滴的觉醒液…

“这哪来的熊孩子?这么败家…不会是其他国家的逃犯吧…”魏无情嘀咕起来。

“魏老爷子,您要没事我去忙工作了…我的打算在…突破一下我的异能…争取在把薪资提高一级…”

魏无情摆摆手,显然没把老财务的话听进去…

“咳咳”魏无情从新走到桌前,看着魏锦绣满脸的不高兴,缓缓开口道,“小家伙,不知你是谁家的孩子?将这蓝海星宇包下来,究竟是何意?”

吴一手看了看魏锦绣,将嘴里的东西咽下去,“家里装修…没地方住…魏老爷子不欢迎的话…我可以选别处…”

“别别别…吴老板…”

“爸啊!你到底想干什么?”魏锦绣连忙将他拉到一边询问。

书评(110)

我要评论
  • 吗?老&海潮,

    被尊称为老祖的人,吹胡子瞪眼道,“无知小辈,看到船舷前方光点吗?老祖带你们去躲避即将到来的虚无海潮,那里的终点正是神匠大人的住所,上一次历经混沌海潮,正是神匠大人的恩惠…”

  • &“我不

    “我不管,师傅你修无情大道,我修真情自我,你放走两位师兄,你这叫横刀夺爱!”秀秀胡搅蛮缠起来。

  • 尊称一&。

    如果经历过轮回的生灵,看到这独特的小船,都会躬身上前,尊称一声:神匠大人。

  • 在下,&这四海

    “正是在下,原来是青云老祖,刚刚与小辈,讲这四海八荒一艘船的故事,让青云老祖见笑了…”太虚老祖笑盈盈的捋着胡须。

  • 须如此&”

    “哎呦呦,这不是老熟人嘛,快起来快起来!何须如此大礼!”

  • 奇才,&脉…”

    “神匠大人一生,收了三名弟子,大徒弟一身魔修天纵奇才,后魔体双修准圣修为,实力可谓后浪推前浪,听说筑六道有成自成一脉…”

  • 浮着一&,船头

    星空下两股力量扭打在一起,形成一个气旋,气旋上漂浮着一搜黑色的小船,船头撑起的桅杆弯曲,探出一只耀眼的灯笼。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