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异能可分两种…”涂六缓缓地张口,“其一为,天生血脉中具有异能,这种人凤毛麟角,天之骄子所完全掌握的异能,莫不是天尊之能…”涂六望着,面无表情的吴一手,再次张口,“另一种,通过先天修练机缘直接点燃血脉,例如我涂家拜入圣清宗,从金刚无相经中领悟出,这金刚“呦呵?被你瞧破了?这异能本就是沟通体内五行之力,燃其血脉方可得以为己用,所以又回到第一点,先天血脉觉醒金属性的强者,比我这靠后天修炼,才点燃血脉的异能者,根本不能用等级来衡量…”。...

“异能可分两种…”涂六缓缓开口,“其一为,天生血脉中带有异能,这种人凤毛麟角,天之骄子所掌握的异能,无不是通天之能…”

涂六看着,面无表情的吴一手,继续开口,“另一种,通过后天修炼机缘点燃血脉,比如我涂家拜入圣清宗,从金刚般若经中领悟,这金刚浮云手和这千斤坠,在这上京都护府,算得上小有成就…”

“点燃血脉?”吴一手抬手感应,涂六释放出的异能,“这有点像燃烧自身气血,将体内所蕴含的金属性,附加在这手臂之上。”

“呦呵?被你瞧破了?这异能本就是沟通体内五行之力,燃其血脉方可得以为己用,所以又回到第一点,先天血脉觉醒金属性的强者,比我这靠后天修炼,才点燃血脉的异能者,根本不能用等级来衡量…”

涂六故意停顿了一下,点上一根烟,继续开口…

“公司每年都有培训,年龄三十岁以下者都可参与,成绩优异者可在圣父面前,修炼一个小时,到时候有机会从新点燃血脉,这也是我给你争取,培训名额的原因…”

涂六说到这里,吴一手一愣,连忙抬手作揖,“多谢涂六大哥,给争取的机会…”

“不过…现在我感觉多余,一手说说你是怎么修炼的?既不是先天血脉,又没有后天点燃血脉,别说你这吸收香火之力,骗人的鬼话…

后天异能有很多,比如这永春门,之前也是上京都护府辖区内,登记的正常异人组织,近几年发展迅猛,要不是你发现他们在盗尸,提炼尸毒用以修炼,整个上京都护府都蒙在鼓里

像虫生门就被异能界认可,他们有特殊的法门,养虫御虫以虫修炼自身血脉气血…你这倒像是虫生门的气血虫,不释放异能时跟平常人无疑,想运用异能时,以气血虫为引点燃血脉…”

“虫生门?像这种门派有多少?”吴一手一脸疑问。

涂六眉头一皱,难道他不是虫生门的人?是了,他能将纸人幻化,难道是圣道宗的门人?自家这外门弟子身份起不泄漏?

“异能界门派多不胜数,三大宗门,分别是圣清宗、圣道宗、圣体宗,这三宗从不问世,管理异能界是十佬会,公司代表龙国出面协调,禁止异能者扰乱普通人生活…像这永春门修炼法门,为异能界不耻,以被十佬会除名,并与公司合作在全力清缴…

难道你的修炼法门,是圣道宗传人?”涂六指着桌上的纸人,继续追问。

“这世间,只有先天血脉,和后天点燃血脉,这两种修炼嘛?”

吴一手问完,看到涂六在点头,继续开口,“那我这华阳针法,应该属于后天点燃血脉…”

华阳针法的引字决用出,距离太近涂六根本无法躲避…

“你…”涂六被封住穴道定在桌前,头上已是大汉淋漓。

“涂六大哥不避紧张,我只是实验一下这华阳针法…”

“别胡闹…我感觉我体内血脉仿佛要炸了…快…”涂六浑身仿佛被煮在锅里,气血翻涌,血脉早已被点燃。

“封字决…”吴一手收针

涂六刚能行动站起来,再次被定在原地,“臭小子,不带这么玩人的啊…”

“涂大哥莫生气…”看到涂六一脸要吃人的表情,吴一手连忙解释,“这本华阳针法本是医书,偶然被我修炼出异能,现在感觉怎么样,有没有先天血脉的感觉?”

“你有本事别放开我,看我不把你的屎锤出来…先天血脉个屁…你这分明就是在耍我…”

吴一手连忙收针…

涂六金刚浮云手运起一掌劈下,想给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一点教训…

吴一手直接被这掌,劈的坐在地上,凳子造秧被拍碎…

“铛”的一声,涂六犹如徒手敲钟,金刚浮云手被反震的力道散去异能。

“你这也是金刚般若经?”涂六吃瘪的揉着手掌,没想到这小子比自己还硬。

“我要说是洗精乏髓修仙之法…”

“我呸!你少忽悠我,我看你就是用这张嘴忽悠人,还修仙?你怎么不说成神?我这给你讲异能界的事情,你小子比我还能胡扯…”

涂六气急败坏的上楼,被这小子试针,分明是在试探自己的实力,这小子比刚见到他那会儿,强大了不少。

“师傅!你教我修仙呗…涂六大哥不信你…我信你…师傅你要不教我…我求…两位师娘…教我也一样…”郭三胖已经趴在桌上,开始求两个纸人。

“刷碗去…忙完今天…跟我一起去培训…什么劳资的圣父点燃血脉…师傅带你去看看…”吴一手给了郭三胖一脚,让他干活。

“真的嘛?太好了…”郭三胖兴冲冲的收拾。

忙活一天,贴出告示,两大一小上了公司的车。

“涂六大哥,还生气呢?永生门的事解决完了嘛?等培训完给我留点,让我出出气…”吴一手看到还在阴着脸的涂六,笑眯眯的开口。

“哼,永生门哪有那么简单,明面上的势力,已经清缴的差不多了,现在全力在找他们老巢…

哎…我说吴一手,你不想去我可以理解…但你这去培训…带着你这个普通徒弟…我很匪夷所思哎…”涂六瞧着,这一路师徒二人,没见过世面的样子,疑惑的问道。

“咳咳!我要带他成为异能者”吴一手还是一副,笑眯眯的样子。

“对,我也要成为异能者…”郭三胖兴奋的举着拳头。

“真当异能是大白菜啊?”

清云学院为上京都护府最高学府,普通人眼中这是一所人才的摇篮,但它被异能者,称之为觉醒的摇篮。

这所学府依山傍海,前往观摩的人络绎不绝,山脚下涂六他们,每人交了280元门票,才进入上山的道路。

“这是来旅游的?”吴一手看着周围,都是旅游打扮的人群。

“这前山是归旅游局管,清云学院前半部分,是普通人的大学学府,咱们要去后山…”涂六带着他们,直奔后山的路。

“啧啧啧,这里真是风水宝地,香火气一定很足…”

前面正走的涂六,听到他这话一个趔趄,回过头警告,郭三胖怀中的吴一手。

“你别在这给公司丢人,这里可是异人界的圣地,要是敢在这吸收,你所谓的香火气,被公司除名我可救不了你…”

“我就是说说而已,我可舍不得离开公司,公司待遇这么好,什么也不用干,工资…”

“哎呦!小祖宗,我求你了还不行?我费劲给你申请,临时工名额,你可别把我卖了…”涂六连忙捂住吴一手,胡说八道的嘴。

“浮云手涂六?公司又带新人来充数啊?”一个面带笑容,白面书生打扮的青年,竟然在直呼涂六大名。

“咳咳,笑面虎许飞,你这是又皮痒了?”涂六转身,看到身后的人,晃动着拳头问道。

“哈哈哈,涂六,过去这山崖,我也是参与培训的人员,你要出手就快点!”笑面虎打趣道。

“你…”

吴一手看到涂六难得吃瘪,开口问道,“看这人软绵绵的,你打不过他?”

“他的异能本质属性是水,寻常也能打个半斤八两,但这许飞拜入八卦门,一手行云流水,专克我这金刚浮云手”涂六下意识的,看了看自己的手掌。

笑面虎许飞见涂六没有出手的打算,笑盈盈的一摇扇子,踩着浪花已经跃过山崖。

“咱们也走吧!”郭三胖在涂六的惊讶目光中,就这么一步一步的走过去,如履平地。

等到涂六跳过来,看到跑进吴一手怀中的纸人,这才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。

“各位异能者,请来这里登记,青云学院共设一百间住房,今夜12点未入住的异能者,明年再来吧…”带着清云学院勋章的人,在旗下大喊。

“就这?”吴一手登记完,回到涂六身边疑惑的发问。

“真正的清云学院在上面,只要你能走上去,就能在圣父面前修炼一个小时,前一百名走上去的异能者,可以进入清云学院学习…”涂六缓缓开口,一副不着急的表情。

书评(262)

我要评论
  • 把这种&太虚老

    “大道?轮回?神格?三界?天道?阴阳?五行?九尊?”青云老祖默默的念叨着,仔细琢磨能把这种东西当物品,“嘶…我懂了,多谢太虚老祖指点!”青云老祖一拍大腿,起身行礼,转身化作一道白光而去。

  • 云老祖&匙打开

    太虚老祖大喜过望,拉着青云老祖连连叩首,这才将船收入怀中,领着青云老祖走进船舱,用钥匙打开船底的房门,进入另一片世界。

  • 气的牙&。

    “你这是欺师灭祖!”神匠气的牙痒痒,这小徒弟被自己宠的,越来越无法无天了。

  • &老祖拱

    “太虚老祖,在下也受祖辈指引,前往躲避这即将到来的虚无海潮,聆听到神匠大人的传说,一时心痒,还请太虚老祖莫要见笑!”青云老祖拱手行礼。

  • “我想&,藏进

    “我想嫁给大师兄不成,当你儿媳妇也不成,我不管,你要不让我去,我就天天在这喊,你偷偷把六界,藏进吞极兽的眼睛里,师兄们根本没去历练,分明在这六界里”秀秀说着,指向桅杆上的灯笼。

  • 道,我&这叫横

    “我不管,师傅你修无情大道,我修真情自我,你放走两位师兄,你这叫横刀夺爱!”秀秀胡搅蛮缠起来。

  • “刚刚&见到这

    青云老祖连忙跟上,见他停下这才敢问,“刚刚听到,神匠大人三个徒弟?怎么只见到这一个女弟子?”

  • 片海域&生存。

    在这四片海域四周,分布着八片星星点点的漩涡,生灵大多在漩涡上星球内生存。

  • ,正当&起,“

    “肾虚子,青皮头,给老子滚过来!”两人耳边响起一声炸雷,查看四周只有他二人听到,说话的方向正是神匠大人的位置,正当他俩东张西望时,耳边声音再次响起,“你俩在编排老子,看我不把屎给你们锤出来。”

  • &海分为

    生灵公认的四海分为:混沌海域、虚无海域、本源海域、吞噬海域。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