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从廖叔他们撤出,陵园的生意越发差,十里八乡的都说这里不吉利汽车,宁可埋到其他地方或是尸体火化,他的好邻居也牵走大半。幸好从涂六那里坑了一大笔钱,才让师徒二人不至于饿肚子。这天看见米面不多,前去镇里采购,吃碗面的功夫遭人暗算,这碗面吃的比往年都香,还好从涂六那里坑了一大笔钱,才让师徒二人不至于饿死。。...

自从廖叔他们撤走,陵园的生意越来越差,十里八乡的都说这里不吉利,宁肯埋到其他地方或者火化,他的好邻居也牵走大半。

还好从涂六那里坑了一大笔钱,才让师徒二人不至于饿死。

这天看到米面不多,前往镇里采购,吃碗面的功夫遭人暗算,这碗面吃的比以往都香,吴一手吃完就晕倒在地上。

郭三胖一点事都没有,发现异常把他送往医院,查半天钱都花光了,也没查出个所以然来。

看到师傅钱包里的名片,上面写着重要俩个字,这是师傅的笔记,郭三胖掏出电话,按照上面的号码打了过去。

等到吴昌盛再次醒来,耳边响起涂六的声音。

“臭小子…叫你小心点…你这是遭到永春门暗算了…还好我去的及时…将这毒性止住大半…”

“暗算?永春门?中毒?”吴一手揉着脑袋,想下床走动,差点栽倒床下,辛好涂六接住他。

看着缩短一半的腿,这是被截肢了?抬起手也短了一半…

“涂六大哥,我这是被截肢了?”开口的吴一手,发出奶声奶气的声音。

涂六递过一面镜子。

“我靠,这是返老还童?”

“狗屁的返老还童,你的身体机能正在流失,要不阻止,你最后也就变成,足球那么大的肉球…”

涂六开始咒骂永春门的阴损。

吴一手在这家医院住了一阵子,体内的毒素,完全被制止住才出院。

来接他的是涂六,把他安顿住郊区的别墅里,吴一手提到自己徒弟为何没事,涂六的解释是,这种毒药只对异人有效。

“这是手续,我申请了一个临时名额,你签字后就属于公司员工了,有任务的话我跟你一起…”

涂六拿出一堆文件放在桌子上。

“我师傅,这样还能出任务?你们公司还缺人不?你看看我行不行?”郭三胖抬起胳膊,在秀自己的大胖肉球。

“你一边去,我在问你师傅呢!”涂六一脸鄙夷这个胖子。

“待遇怎么样?毕竟我现在身体年龄,也就像五岁,难度高的去不了!”

吴一手开口就问道钱,这是涂六预料之中的,“待遇放心五险一金,出差加班公司统一报销,咱们就是处理一些,见不得光的事,比如像这种永春门…”

听到涂六说的永春门,吴一手毫不犹豫的就签字,他加入的要求就是,将这个永春门连根拔起。

“公司对新员工有个培训,回头我过来接你,这是专用电话”

涂六留下设备,和一笔加入公司奖金就走了。

“师傅,你是不是把自己卖了?这么多钱,哈哈哈”郭三胖一脸财迷的样子。

“在这安家吧,最起码比义庄稳定…”刘一手说着,将钱带回房间锁起来。

“切…师傅…钱都在你那里…我怎么办?”郭三胖一脸委屈。

吴一手想了一下,给他一套吃饭的家伙事,让他先到小区里发展客户。

还好郭三胖别的本事没学到,嘴皮子上忽悠人的本事到学了不少,很快就接了一单生意。

“师傅,生意接了我处理不了”

听到郭三胖打来的电话,吴一手示意他将人带过来。

吴一手身体缩小,锻体境界还在,来到别墅里的是一位,油头粉面的大胖子,一身打扮就是有钱人的主。

“郭师傅,您带我来找你师傅看,你师傅人呢?”

“咳咳”吴一手咳嗽两声。

“我修的是天机术,受到反噬才成这样,你要是求财求势就走吧,要是驱赶,饶你不得安宁的邪物就留下”

这人先是一愣,然后扑通一声跪倒在地,“大师救我…我叫朱运来…这一年来也不知怎的…夜不能眛…现在白天也开始恍惚…”

“朱运来,你这不是夜不能眛,精神恍惚,你这是缺德事干多了,被东西缠上了”

“这这这…大师可有解救之法?”朱运来更加相信,因为知道这件事的人少之又少,何况跟这个孩子头一次见面。

“你可愿捐出一半家产?”吴一手继续开口。

“愿意愿意,哪怕全部捐出我也愿意…”显然纠缠朱运来的东西,十分厉害。

“走吧,带我去你家的客房”

“大师,全靠您了,事成之后必有重谢”朱运来现在已经百分之百信了。

他的别墅离这里不远,几步路就到了,进门的装潢就让郭三胖,口水都流出来了。

朱运来站在客房外都不敢进去,这已经是他换了,不知道多少地方,这才安静俩天,又开始被这玩意缠上。

小区里他看到,一身装扮古怪的郭三胖,从一间别墅走出来,这才一拍即合。

推开客房,吴一手已经看清,是一团笼罩整个房顶的黑气。

“有什么执念您就说吧”吴一手开口,没把朱运来吓死。

“他强拆迁你家不给钱款,这才逼着你跳楼申冤?”

朱运来越听越逼真,已经瘫软在地。

“好吧,你的要求我知道了,我先跟他谈谈,我要是谈不成你们自己再谈”吴一手说完走出客房,将门带上。

来到别墅客厅坐在沙发上,朱运来毕恭毕敬的将茶,端到吴一手跟前。

“茶水就免了,你也听到了,这事纯粹就是你自找的…”

“是是是,朱运来我真不是个东西,我以后绝对不敢,在挣这种昧心钱,我愿意捐出一半家产。”

“让你捐出一半家产,是弥补的功德我才愿意出手,毕竟我不想在被反噬…”吴一手开始点拨他。

“是是是,我先捐出一半家产,还请大师出手…”朱运来何其精明,连忙答应下来。

“其实很简单,你先去安顿他的家人,在去料理他的后事,他的怨气就消了大半…”吴一手剥开一个橘子,放入口中。

“我答应…我这就去办…这就去办”朱运来连连点头。

“我再给你一盏长明灯,你早中晚沐浴更衣,供奉七七四十九天,到时候如若,你真心诚恳悔改,他自然消散…”吴一手站起身就往外走。

“大师…敢问您尊姓大名?…”朱运来送到门前,先塞了一个大红包给他们。

“吴一手,前面别墅就是我家,我喜清净,见你家乌云盖顶,特遣徒儿前来查看…”吴一手迈了一步好奇。

“大师大恩…来日再谢…我先将答应的这几件事一一招办”朱运来连连作揖。

“朱运来,切记欲速则不达,一切看你诚心”

“是是,一定谨记大师教诲。”

回到别墅,吴一手给了郭三胖一切钱,让他出去置办物品。

“师傅,你这是想给我留下一张长期饭票嘛?”郭三胖笑呵呵的问起来。

“这是朱运来太缺德,给他的惩戒,他可不单单这一件事,回头买回来油灯,你先给他送过去,让他先点个七七四十九天,让他知道这天道有轮回。”吴一手也在用朱运来的事情,教诲郭三胖。

“是,师傅,徒儿明白了,回来就好好跟着师傅学本事”郭三胖通过最近这种种事件,现在对他这个师傅,很是信服。

过了没两天,再次有人登门,这次来的是一个女人…

“大师您好…我是朱运来介绍来的…我叫张梅梅…我这时常夜里虚脱…还请大师帮忙看看…”

“咳咳”吴一手咳嗽两声。

“朱运来我是,直接直言不讳的告诉他,小姐,你这是…”

“大师也请直言不讳!”张梅梅一听略显紧张。

“施主,这一身财气全靠借来,最近更是借来一笔,一生都用不尽的财富…”

“大师…我…我这可还有救?”张梅梅被戳中心里,更加紧张起来。

“我要看一下行程安排,毕竟你二人各有所需,你取他钱财,他扰你清梦…”吴一手隐晦的点破她。

这时他已经收到,朱运来那边的经验和积分,看来缠着他的执念已经消失。

“吴大师,这是我的名片,只要您行程上有时间,我愿散尽这家财,还请大师出手救我…”张梅梅说着递上一张名片,朝着吴一手拜了一拜,退出别墅。

涂六两个月的时间,再回家来通知吴一手,公司培训时间安排,他的别墅前已经排起长龙,远远的看到大门院内,放着一个大香炉,里面香火昌盛。

想回家被认为是插队,差点被这群大爷大妈打死。

书评(479)

我要评论
  • 人耳边&我不把

    “肾虚子,青皮头,给老子滚过来!”两人耳边响起一声炸雷,查看四周只有他二人听到,说话的方向正是神匠大人的位置,正当他俩东张西望时,耳边声音再次响起,“你俩在编排老子,看我不把屎给你们锤出来。”

  • 神匠阻&关闭,

    “这个逆徒”神匠阻拦已然来不及,眼睁睁的看着裂缝关闭,一拍脑袋,“我千辛万苦打造的空间梭…

  • 这反问&实孤陋

    青云老祖被他这反问,略显尴尬,“还请太虚老祖赐教,方才出言唐突,确实孤陋寡闻…”

  • 海分为&域、本

    生灵公认的四海分为:混沌海域、虚无海域、本源海域、吞噬海域。

  • 知神匠&不会这

    “哈哈哈,你要知道知神匠大人,是通过何法成圣,就不会这么问了”太虚老祖大笑起来,看到青云老祖递来询问的眼神,这才神秘的低声说道,“肉身成圣”

  • 无情大&!”秀

    “我不管,师傅你修无情大道,我修真情自我,你放走两位师兄,你这叫横刀夺爱!”秀秀胡搅蛮缠起来。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