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见信息这一刻,她身上的气息不会产生了不足挂齿的变化,淡淡地拢上一圈有心无力感。顶着压力,她直接回复过去的:(真的不好意思,我上午有什么事。)环视一圈周围,她提步进一间便捷店,在货柜拿了一个素的三明治,又站在冰柜前,原想拿瓶奶,视线触碰下方的价目——6元。疑虑了顶着压力,她回复过去:(实在不好意思,我下午有事。)。...

看到信息这一刻,她身上的气息产生了微末的变化,淡淡地拢上一圈无力感。

顶着压力,她回复过去:(实在不好意思,我下午有事。)

环顾一圈四周,她提步进一间便利店,在货柜拿了一个素的三明治,又站在冰柜前,原想拿瓶奶,视线触及下方的价目——6元。

打消了念头,取了一瓶小瓶装

第六章

2022-06-24

书评(233)

我要评论
  • 要不是&算盘靓

    她深吸了一口气:“要不是看你还算盘靓条顺,你以为你能当个全的卖?还能在这跟我伶牙俐齿?”

  • 阮孑安&荤有素

    阮孑安静地看着五六米外跟他们一样席地而坐吃饭的看守人,不同之处,是他们的食物有荤有素,底下有纸皮垫脏。

  • 得点头&,长长

    女人单脚蹲下来,看着她满头满脸的米粒,抬起手来捏住对方的双颊:“想吃好的?那你得点头听话才行。”她的手镶满了水晶钻,长长的指甲尖锐地在阮孑的脸上凹下五道深刻的印记。

  • 的煲仔&,又移

    “好。”手下们应声,逐一将碎裂的煲仔碗收起,她的目光落在堆成堆的碎片上头,又移到阮孑身上。

  • 这是阮&的厂房

    这是阮孑被关在这又脏又破的厂房里的第三天,她尝试过逃,仅一次,便见识到了这些人的凶戾。

  • 是装在&只能吃

    专人送来了食物,他们面前清一色是装在泡沫碗里用菜汁勾兑过的米饭,看着像是馊水桶里打捞上来的,运气好的没有异味,运气差的,只能吃馊的。

  • 倒扣,&忿气之

    阮孑上下牙齿稍稍一松,抓着煲仔碗的男人夺回了食物,碗口倒扣,忿气之下一股脑将里头的腊肉米饭从她头上倒下,站起来将碗往她身上上一扔,朝地上啐了口吐沫:“脏了老子的饭。”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