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依言照做,他用纸巾的一角轻轻地擦去上面的血迹,看见舌头表面给刮破了一小块。多次反复沾了几下,纸巾红了几处,出血后速度才减慢下去。一开始,谁都也没意外发现彼此之间的距离近到能使呼吸的节奏相互交错,一直到阮孑特别注意到那枚高高隆起的喉结,视线下意识下移,从非常干净刚毅的下巴,最后反复沾了几下,纸巾红了几处,出血速度才减缓下来。。...

她依言照做,他用纸巾的一角轻轻拭去上面的血迹,看到舌头表面给刮破了一小块。

反复沾了几下,纸巾红了几处,出血速度才减缓下来。

起初,谁都没有发现彼此之间的距离近到能使呼吸交错,直到阮孑注意到那枚隆起的喉结,视线下意识上移,从干净坚毅的下巴,最后在一双抿起的嘴唇停住。

第六章

2022-06-24

书评(480)

我要评论
  • 往她身&脏了老

    阮孑上下牙齿稍稍一松,抓着煲仔碗的男人夺回了食物,碗口倒扣,忿气之下一股脑将里头的腊肉米饭从她头上倒下,站起来将碗往她身上上一扔,朝地上啐了口吐沫:“脏了老子的饭。”

  • &头划破

    一名男的应声去检查,掰开她的手指,上头灰尘遍布,可能是刚跌下来时压到了碎片,几根手指头划破了一个口,流了不少血。

  • 头:“&!”

    阮孑抬头:“官仰仰,你记住一句话,多行不义必自毙!”

  • &将她松

    片刻,却突然将她松开,漫不经心地吩咐:“把她嘴里的饭挖出来,一粒都不要剩。”

  • 三人被&,很快

    三人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惊了一下,很快反应过来,抢碗的抢碗,打脑袋的打脑袋,扯人的扯人。

  • “进了&代傲视

    抬起染了尘灰的靴子,官仰仰一脚将她踢趴,居高临下地将她蔑视:“进了我的地盘,你还以为你还是学生时代傲视群芳的校花?”

  • 子抖一&抖,谨

    男人将阮孑强硬拽起,逐一摸过她的上下身,又粗暴地脱了鞋子抖一抖,谨小慎微地通体检验一遍。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