茶几原本仅有一个棉球,只片刻便堆成了小山,红彤彤的一片。伤口完完全全地呈现出出原貌来,阮孑眉头深锁地仔细地打量,一开始我以为是锋利无比的刀具所伤,可目下的确,明明就是兽类的利爪。是什么?伤口足有近十公分长,不算深,可像他这样只涂个药贴个绷带,不但完全康复缓慢地,感伤口完完全全地呈现出原貌来,阮孑眉头紧锁地端详,起初以为是锋利的刀具所伤,可现下看来,分明是兽类的利爪。。...

茶几本来只有一个棉球,只片刻便堆成了小山,红彤彤的一片。

伤口完完全全地呈现出原貌来,阮孑眉头紧锁地端详,起初以为是锋利的刀具所伤,可现下看来,分明是兽类的利爪。

是什么?

伤口足有近十公分长,不算深,可像他这样只涂个药贴个绷带,不仅痊愈缓慢,感染的风险更是大了去。

第六章

2022-06-24

书评(378)

我要评论
  • 仰一脚&校花?

    抬起染了尘灰的靴子,官仰仰一脚将她踢趴,居高临下地将她蔑视:“进了我的地盘,你还以为你还是学生时代傲视群芳的校花?”

  • 来,看&尖锐地

    女人单脚蹲下来,看着她满头满脸的米粒,抬起手来捏住对方的双颊:“想吃好的?那你得点头听话才行。”她的手镶满了水晶钻,长长的指甲尖锐地在阮孑的脸上凹下五道深刻的印记。

  • 那些人&’。

    那些人聊天吃饭,不亦说乎,暂时无暇顾及这些‘货物’。

  • &看守人

    用手艰难地撑起身,她小幅度又缓慢地往看守人的方向蹭。

  • &在堆成

    “好。”手下们应声,逐一将碎裂的煲仔碗收起,她的目光落在堆成堆的碎片上头,又移到阮孑身上。

  • 是装在&里打捞

    专人送来了食物,他们面前清一色是装在泡沫碗里用菜汁勾兑过的米饭,看着像是馊水桶里打捞上来的,运气好的没有异味,运气差的,只能吃馊的。

  • 三人被&了一下

    三人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惊了一下,很快反应过来,抢碗的抢碗,打脑袋的打脑袋,扯人的扯人。

  • &他们一

    阮孑安静地看着五六米外跟他们一样席地而坐吃饭的看守人,不同之处,是他们的食物有荤有素,底下有纸皮垫脏。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