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脾气真差。”“咱俩谁脾气更差,你自己心里没数?”啪哒关上门笼门,她再次坐沙发看书学习。没多久,又听见这鸟儿大声嚷嚷:“我饿了。”无可奈何地从书里抬起头:“鸟哥,我半个小时前才给你喂饭。”“我胃大。”“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”听“咱俩谁脾气更差,你自己心里没数?”啪嗒关上笼门,她继续坐沙发看书。。...

“脾气真差。”

“咱俩谁脾气更差,你自己心里没数?”啪嗒关上笼门,她继续坐沙发看书。

没多久,又听到这鸟儿叫嚷:“我饿了。”

无奈地从书里抬头:“鸟哥,我一个小时前才给你喂饭。”

“我胃大。”

“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”听

第六章

2022-06-24

书评(188)

我要评论
  • 顺水的&人,是

    “你说说,像你这种一辈子都顺风顺水的人,是不是很讨人厌?”

  • 客气地&胸骨。

    “你还敢躲?”砸碗的男人抬起脚,毫不客气地一脚踩住她的胸骨。

  • 下来,&鲜的短

    有人听到声响,从破烂到露出钢筋的楼梯下来,一身光鲜的短裙长靴与周遭形成泾渭分明的对比。

  • 他们的&食物有

    阮孑安静地看着五六米外跟他们一样席地而坐吃饭的看守人,不同之处,是他们的食物有荤有素,底下有纸皮垫脏。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