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了班的阮孑赶往咖啡店,葡萄了先到一步预先点好了单。她一进屋,冷气迎面扑来而来,击溃身上阳光留下的的余温。这个点还更早,店里就几桌客人零零散散地坐着,她一坐下去,就被葡萄使眼色挥手示意朝左边那桌看。循势望去,两米之隔的那一桌坐着一对男女,阮孑并没看她一进门,冷气扑面而来,击退身上阳光留下的余温。。...

下了班的阮孑赶赴咖啡店,葡萄已经先到一步事先点好了单。

她一进门,冷气扑面而来,击退身上阳光留下的余温。

这个点还很早,店里就几桌客人零零散散地坐着,她一坐下来,就被葡萄使眼色示意朝左边那桌看。

循势望去,两米之隔的那一桌坐着一对男女,阮孑并没看出什么,遂不明所以地

第六章

2022-06-24

书评(197)

我要评论
  • 遍布,&刚跌下

    一名男的应声去检查,掰开她的手指,上头灰尘遍布,可能是刚跌下来时压到了碎片,几根手指头划破了一个口,流了不少血。

  • 开,漫&不经心

    片刻,却突然将她松开,漫不经心地吩咐:“把她嘴里的饭挖出来,一粒都不要剩。”

  • &深地凹

    盯紧她,女人眼神危险,手上加了力,指甲嵌进她的肌肤,深深地凹下去。

  • 女人脸&唇紧抿

    被叫官仰仰的女人脸色阴沉,上下唇紧抿,阴鸷地与她对视着。

  • 阮孑安&不同之

    阮孑安静地看着五六米外跟他们一样席地而坐吃饭的看守人,不同之处,是他们的食物有荤有素,底下有纸皮垫脏。

  • 不如带&眼色。

    一个男人提议道:“嫂子,不如带上去吧。”他朝楼上使了使眼色。

  • 这是阮&,便见

    这是阮孑被关在这又脏又破的厂房里的第三天,她尝试过逃,仅一次,便见识到了这些人的凶戾。

  • 起身,&蹭。

    用手艰难地撑起身,她小幅度又缓慢地往看守人的方向蹭。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