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我以为你男人挣钱很很容易?狗日的我在外面点点头点头哈腰就赚这么点碎钱,你说给你妈就给你妈,当我死了啊?”“他妈啊赔了货,老子怎么就娶了你这么个玩意儿?”一句话随之而来一个耳光,声音惊心又尖厉。阿丽走回来,问她:“干嘛呢你?”阮孑嘘了一声。妻子抖着声阿琳走过来,问她:“干嘛呢你?”。...

“你以为你男人赚钱很容易?狗日的我在外面点头哈腰就赚这么点碎钱,你说给你妈就给你妈,当我死了啊?”

“他妈真是赔钱货,老子怎么就娶了你这么个玩意儿?”

一句话伴随一个耳光,声音惊心又刺耳。

阿琳走过来,问她:“干嘛呢你?”

阮孑嘘了一声。

妻子抖着声

第六章

2022-06-24

书评(347)

我要评论
  • 遍布,&血。

    一名男的应声去检查,掰开她的手指,上头灰尘遍布,可能是刚跌下来时压到了碎片,几根手指头划破了一个口,流了不少血。

  • 男人将&检验一

    男人将阮孑强硬拽起,逐一摸过她的上下身,又粗暴地脱了鞋子抖一抖,谨小慎微地通体检验一遍。

  • 捏得生&参加同

    脸颊被捏得生疼,阮孑眼里凝聚着怒意:“你是参加同学会前就打定了主意绑我,还是在席上临时起意?”

  • ,那三&许。

    款款走下的年轻女人来到阮孑面前,那三名男人喊了声嫂子,让开稍许。

  • 高望重&仪馆。

    “不仅如此,我还要为了那一餐温饱没日没夜地打工,而你吃喝不愁,毕业了还被咱们德高望重的戴老师引荐进市殡仪馆。”

  • 都顺风&?”

    “你说说,像你这种一辈子都顺风顺水的人,是不是很讨人厌?”

  • 又是慌&脸的擦

    三个男人愣了一愣,又是慌神又是愤怒,纷纷把女人起来,擦脸的擦脸,找水的找水。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