因为未来的一个星期阮孑都下3点,下午时分接了葡萄的电话,说是客户送了一箱大闸蟹,约她来家里吃。中午晚上下班,她便趋车前去,经过一家餐馆,再打包了蛤蜊跟炒米粉,又买了两杯饮品。人到达时海鲜刚出锅,被主人戏谑:“你是闻着味儿到的吧?”“你男朋友没来吧傍晚下班,她便驱车前往,经过一家餐馆,打包了蛤蜊跟炒米粉,又买了两杯饮品。。...

未来的一个礼拜阮孑都下4点,中午时分接到了葡萄的电话,说是客户送了一箱大闸蟹,约她来家里吃。

傍晚下班,她便驱车前往,经过一家餐馆,打包了蛤蜊跟炒米粉,又买了两杯饮品。

人抵达时海鲜刚刚出锅,被主人揶揄:“你是闻着味儿到的吧?”

“你男朋友没来吧?”她一边换鞋,眼睛

第六章

2022-06-24

书评(364)

我要评论
  • 官仰仰&必自毙

    阮孑抬头:“官仰仰,你记住一句话,多行不义必自毙!”

  • 三个男&纷纷把

    三个男人愣了一愣,又是慌神又是愤怒,纷纷把女人起来,擦脸的擦脸,找水的找水。

  • 方起身&地一声

    这张嘴脸使阮孑无比反胃,她怒目而视,趁着对方起身之前,张嘴呸地一声,一口饭悉数喷到她脸上。

  • 开,漫&不要剩

    片刻,却突然将她松开,漫不经心地吩咐:“把她嘴里的饭挖出来,一粒都不要剩。”

  • 仰仰的&。

    被叫官仰仰的女人脸色阴沉,上下唇紧抿,阴鸷地与她对视着。

  • 她深吸&要不是

    她深吸了一口气:“要不是看你还算盘靓条顺,你以为你能当个全的卖?还能在这跟我伶牙俐齿?”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