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个激灵,活生生一个人被吓得猛然往前后退。它的喙横穿过笼子的缝隙伸出,冲着阿丽粗声粗气地喊:“吵死了吵死了。”当事人一颗心扑通扑通怦怦:“我去,鸟儿除了准时起床气?”阮孑见怪不怪,窝在沙发上点早餐:“我都觉得我供了位祖宗。你吃什么?”拍了拍胸口,它的喙穿过笼子的缝隙伸出来,冲着阿琳粗声粗气地喊:“吵死了吵死了。”。...

一个激灵,活生生一个人被吓得猛地往后倒退。

它的喙穿过笼子的缝隙伸出来,冲着阿琳粗声粗气地喊:“吵死了吵死了。”

当事人一颗心扑通扑通乱跳:“我去,鸟儿还有起床气?”

阮孑见怪不怪,窝在沙发上点早餐:“我都感觉我供了位祖宗。你吃什么?”

拍拍胸口,她朝这该死

第六章

2022-06-24

书评(406)

我要评论
  • 她的肌&肤,深

    盯紧她,女人眼神危险,手上加了力,指甲嵌进她的肌肤,深深地凹下去。

  • &阮孑浑

    阮孑浑身都痛,可就像疯狗护食,咬住了陶瓷碗的边沿硬是不松口。

  • &嫂子,

    款款走下的年轻女人来到阮孑面前,那三名男人喊了声嫂子,让开稍许。

  • 话,多&!”

    阮孑抬头:“官仰仰,你记住一句话,多行不义必自毙!”

  • 清一色&汁勾兑

    专人送来了食物,他们面前清一色是装在泡沫碗里用菜汁勾兑过的米饭,看着像是馊水桶里打捞上来的,运气好的没有异味,运气差的,只能吃馊的。

  • 来的同&几分薄

    “咱俩好歹也是民政学院出来的同学,但凡你能知趣点,我多少给你几分薄面。”

  • 遍布,&到了碎

    一名男的应声去检查,掰开她的手指,上头灰尘遍布,可能是刚跌下来时压到了碎片,几根手指头划破了一个口,流了不少血。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