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意里看过去的的十方面容实时闪现出了一丝白里透红,匆忙将眼神避开。顺手擦去脖子上的水流,她下意识低下头,才骤然意外发现自己领口早已偏斜,一侧内衣带露着,沟壑隐约可探。脸上一讪,慌忙拉正衣领。尬尴——没处他不在,如影随形!她牵强附会地笑了笑:“不好意思,把你闹醒随手擦去脖子上的水流,她下意识低头,才陡然发现自己领口早就歪斜,一侧内衣带露出,沟壑隐约可探。。...

无意中看过去的十方面容即时闪过了一丝红润,匆忙将眼神错开。

随手擦去脖子上的水流,她下意识低头,才陡然发现自己领口早就歪斜,一侧内衣带露出,沟壑隐约可探。

脸上一讪,慌忙拉正衣领。

尴尬——无处不在,如影随形!

她牵强地笑了笑:“不好意思,把你吵醒了。”

第六章

2022-06-24

书评(458)

我要评论
  • 人愣了&神又是

    三个男人愣了一愣,又是慌神又是愤怒,纷纷把女人起来,擦脸的擦脸,找水的找水。

  • 她被拽&的菜汤

    她被拽回角落摁着坐下去,没动过的菜汤饭被男人随脚踢掉:“不想吃今天就饿着吧。”

  • 阮孑在&下去,

    阮孑在这些人身侧跪下来,一头栽下去,大口大口扒着其中一人的煲仔饭。

  • 一眼,&着一地

    扫了她一眼,官仰仰趾高气扬地踩着一地灰尘重新上楼,那些人又开始自己做自己的事,没有人留意阮孑。

  • 的,老&汉抢纸

    “咱们同是靠实力考进的民政学院,同是系里排名前五的,老爸同样是短命鬼,可我那老到腰都直不起来的妈得天天跟恶臭的流浪汉抢纸皮争瓶罐,那双手指甲里还都是令人作呕的污垢。你吃过那样一双手做出来的饭吗?”

  • 难地撑&看守人

    用手艰难地撑起身,她小幅度又缓慢地往看守人的方向蹭。

  • 轻女人&嫂子,

    款款走下的年轻女人来到阮孑面前,那三名男人喊了声嫂子,让开稍许。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