阮孑双手环胸向下瞥过:“你自己心里没数儿?信不信我也把你搞成标本一个快件给你送博物馆去。”这鸟儿猖狂气焰随着这一句威胁突然间持续下降,又低头来,若无其事地去啄笼子托板上的香蕉。一群人立即被逗笑,戴老师哟了一声:“这眼力见比阿琳都很厉害。”阿琳不很愿意这鸟儿嚣张气焰随着这一句威胁忽然下降,低下头来,若无其事地去啄笼子托板上的香蕉。。...

阮孑双手环胸向下瞥视:“你自己心里没数儿?信不信我也把你弄成标本一个快递给你送博物馆去。”

这鸟儿嚣张气焰随着这一句威胁忽然下降,低下头来,若无其事地去啄笼子托板上的香蕉。

一群人当即被逗乐,戴老师哟了一声:“这眼力见比阿琳都厉害。”

阿琳不乐意了:“骂谁呢?”

第六章

2022-06-24

书评(452)

我要评论
  • 甲里还&人作呕

    “咱们同是靠实力考进的民政学院,同是系里排名前五的,老爸同样是短命鬼,可我那老到腰都直不起来的妈得天天跟恶臭的流浪汉抢纸皮争瓶罐,那双手指甲里还都是令人作呕的污垢。你吃过那样一双手做出来的饭吗?”

  • “你说&一辈子

    “你说说,像你这种一辈子都顺风顺水的人,是不是很讨人厌?”

  • 仰一脚&将她踢

    抬起染了尘灰的靴子,官仰仰一脚将她踢趴,居高临下地将她蔑视:“进了我的地盘,你还以为你还是学生时代傲视群芳的校花?”

  • 款款走&嫂子,

    款款走下的年轻女人来到阮孑面前,那三名男人喊了声嫂子,让开稍许。

  • 在坑洼&,不动

    她被重力压得往后倒去,上半身遮住了被反绑着的手,在坑洼的地上摸索着,摸到了一小块碎碗,不动声色地藏在了手心里。

  • 来,看&:“想

    女人单脚蹲下来,看着她满头满脸的米粒,抬起手来捏住对方的双颊:“想吃好的?那你得点头听话才行。”她的手镶满了水晶钻,长长的指甲尖锐地在阮孑的脸上凹下五道深刻的印记。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