到最后在床底下找出来几个闲置浪费的纸盒,看了看尺寸,仅有一个灰褐色的绒面的盒子很适合。把其他不最合适的通通塞回床底,她拿着那只灰褐色的出来,再打开盖子,里头正好分上下两层卡槽,她将古董小心放进来,竟出乎意料发现出乎意料地相吻合。“????????”满腹疑窦地把一对青花把其他不合适的统统塞回床底,她拿着那只灰褐色的起来,打开盖子,里头正好分上下两层卡槽,她将古董小心放进去,竟发现意外地吻合。。...

最后在床底下找出几个闲置的纸盒,看了看尺寸,只有一个灰褐色的绒面的盒子适合。

把其他不合适的统统塞回床底,她拿着那只灰褐色的起来,打开盖子,里头正好分上下两层卡槽,她将古董小心放进去,竟发现意外地吻合。

“????????”

满腹疑窦地把一对青花瓷锁进衣柜里,她重新

第六章

2022-06-24

书评(158)

我要评论
  • 三人被&脑袋的

    三人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惊了一下,很快反应过来,抢碗的抢碗,打脑袋的打脑袋,扯人的扯人。

  • 如此,&打工,

    “不仅如此,我还要为了那一餐温饱没日没夜地打工,而你吃喝不愁,毕业了还被咱们德高望重的戴老师引荐进市殡仪馆。”

  • &她小幅

    用手艰难地撑起身,她小幅度又缓慢地往看守人的方向蹭。

  • 倒扣,&脏了老

    阮孑上下牙齿稍稍一松,抓着煲仔碗的男人夺回了食物,碗口倒扣,忿气之下一股脑将里头的腊肉米饭从她头上倒下,站起来将碗往她身上上一扔,朝地上啐了口吐沫:“脏了老子的饭。”

  • &硬是不

    阮孑浑身都痛,可就像疯狗护食,咬住了陶瓷碗的边沿硬是不松口。

  • 款款走&让开稍

    款款走下的年轻女人来到阮孑面前,那三名男人喊了声嫂子,让开稍许。

  • 人提议&道:“

    一个男人提议道:“嫂子,不如带上去吧。”他朝楼上使了使眼色。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