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笑意盈盈,双手奉上果盘:“上次谢谢您你。”十方神色波澜不惊柔和,并没有拂她的意,伸出手将水果递过来:“劳烦。”他上衣是短袖,抬出来时被阮孑有意间看见了小臂非常流畅的线条与青筋,跟她我以为的白面小生像是又有了力量上的差别,略微靠近了间,便有一阵草木清香紧跟随钻十方神色平静温和,并未拂她的意,伸手将水果接过:“有劳。”。...

她笑意盈盈,双手奉上果盘:“刚才谢谢你。”

十方神色平静温和,并未拂她的意,伸手将水果接过:“有劳。”

他上衣是短袖,抬起来时被阮孑无意间看到了小臂流畅的线条与青筋,跟她以为的白面小生好像又有了力量上的差别,稍稍靠近间,便有一阵草木清香紧跟着钻入鼻尖,陌生又十分沁心。

第六章

2022-06-24

书评(460)

我要评论
  • 你这种&顺水的

    “你说说,像你这种一辈子都顺风顺水的人,是不是很讨人厌?”

  • ”砸碗&,毫不

    “你还敢躲?”砸碗的男人抬起脚,毫不客气地一脚踩住她的胸骨。

  • 馊水桶&,运气

    专人送来了食物,他们面前清一色是装在泡沫碗里用菜汁勾兑过的米饭,看着像是馊水桶里打捞上来的,运气好的没有异味,运气差的,只能吃馊的。

  • 扬地踩&,那些

    扫了她一眼,官仰仰趾高气扬地踩着一地灰尘重新上楼,那些人又开始自己做自己的事,没有人留意阮孑。

  • 你还是&”

    抬起染了尘灰的靴子,官仰仰一脚将她踢趴,居高临下地将她蔑视:“进了我的地盘,你还以为你还是学生时代傲视群芳的校花?”

  • 女人起&水。

    三个男人愣了一愣,又是慌神又是愤怒,纷纷把女人起来,擦脸的擦脸,找水的找水。

  • 地与她&对视着

    被叫官仰仰的女人脸色阴沉,上下唇紧抿,阴鸷地与她对视着。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