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迅速缩回来了手,动作自然且没让她忽然发现是不刻意躲,又将丸子放在另一个袋子,这才站起身。“谢谢您。”她表示谢意。望着满地的食材,他客套问:“要帮着吗?”她求之不得,但面上没整体表现得那么欢欣:“那麻烦先生了。”两人坐上下一趟电梯,十方左手提了大半的食材,很“谢谢。”她道谢。。...

他很快缩回了手,动作自然且没让她发觉是刻意躲避,又将丸子放到另一个袋子,这才起身。

“谢谢。”她道谢。

看着一地的食材,他客气问:“要帮忙吗?”

她求之不得,但面上没表现得那么欢悦:“那麻烦先生了。”

两人坐上下一趟电梯,十方一手提了大半的食材,很自然地摁了

第六章

2022-06-24

书评(127)

我要评论
  • 泡沫碗&,运气

    专人送来了食物,他们面前清一色是装在泡沫碗里用菜汁勾兑过的米饭,看着像是馊水桶里打捞上来的,运气好的没有异味,运气差的,只能吃馊的。

  • 的靴子&”

    抬起染了尘灰的靴子,官仰仰一脚将她踢趴,居高临下地将她蔑视:“进了我的地盘,你还以为你还是学生时代傲视群芳的校花?”

  • 顺水的&讨人厌

    “你说说,像你这种一辈子都顺风顺水的人,是不是很讨人厌?”

  • &脚蹲下

    女人单脚蹲下来,看着她满头满脸的米粒,抬起手来捏住对方的双颊:“想吃好的?那你得点头听话才行。”她的手镶满了水晶钻,长长的指甲尖锐地在阮孑的脸上凹下五道深刻的印记。

  • &这些人

    这是阮孑被关在这又脏又破的厂房里的第三天,她尝试过逃,仅一次,便见识到了这些人的凶戾。

  • 样被当&物’的

    那些同样被当成‘货物’的人不敢出声,有人害怕地往角落瑟缩,有人只看了一眼,便又麻木地收回关注。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