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家很彼此默契地看向拖鞋男,后者看一看这人又瞟瞟那人,最后目光定在阮孑身上:“所以你一直这样吧,你拿这么多东西,都抵一个小孩了。”这话一出,当事人立刻气得白眼一翻。她原本就累,目下更是急燥,便冷不防地嘲讽回家去:“你有病啊?”“哎,你丫的怎么说话的呢?”这话一出,当事人立马气得白眼一翻。。...

大家很默契地看向拖鞋男,后者看看这人又瞟瞟那人,最后目光定在阮孑身上:“应该你下去吧,你拿这么多东西,都抵一个小孩了。”

这话一出,当事人立马气得白眼一翻。

她本来就累,现下更是急躁,便冷不丁地嘲讽回去:“你有病啊?”

“哎,你丫的怎么说话呢?”男人立即竖起眉头抬手

第六章

2022-06-24

书评(422)

我要评论
  • 三天,&。

    这是阮孑被关在这又脏又破的厂房里的第三天,她尝试过逃,仅一次,便见识到了这些人的凶戾。

  • 气:“&牙俐齿

    她深吸了一口气:“要不是看你还算盘靓条顺,你以为你能当个全的卖?还能在这跟我伶牙俐齿?”

  • 险,手&她的肌

    盯紧她,女人眼神危险,手上加了力,指甲嵌进她的肌肤,深深地凹下去。

  • ,很快&打脑袋

    三人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惊了一下,很快反应过来,抢碗的抢碗,打脑袋的打脑袋,扯人的扯人。

  • 烂到露&与周遭

    有人听到声响,从破烂到露出钢筋的楼梯下来,一身光鲜的短裙长靴与周遭形成泾渭分明的对比。

  • 二十几&,而我

    “为什么是你?”她呵呵笑了两声:“你说你这二十几年人生多顺坦啊?老爸虽然走得早,但留下的遗产就够你们娘俩舒舒服服过完这一辈子了,还有爷爷奶奶疼爱,外加一大帮亲戚朋友帮衬,而我呢?”

  • 聊天吃&及这些

    那些人聊天吃饭,不亦说乎,暂时无暇顾及这些‘货物’。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